中国茉莉花革命: 袁红冰: “共产党是一个不能够被宽恕的犯罪集团”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1

袁红冰: “共产党是一个不能够被宽恕的犯罪集团”

转发此新闻:

罪犯没有资格平反自己犯下的罪行
李旺阳的事件其实是已经持续了23年的六四悲剧的又一个新的表现,最近我们看到有一些人在谈论希望中共平反六四、给六四翻案等等,这样的说法在我看来是很不恰当的,因为中共暴政本身是六四屠杀人民的一个犯罪集团,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平反六四,罪犯怎幺可以给受害人平反呢?
中共现在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彻底的瓦解,退出历史舞台,然后就他们所犯下的所有的反人类罪行接受中国人民的审判。
对六四而言,根本不存在需要共产党平反的问题。六四是整个中国历史上一次极其英武悲壮的民主运动,是具有深刻意义的全民反抗,正是这次中国人民的全民反抗,引发了1990年的前苏联和东欧地区的人民的全民起义,造成了前苏联共产帝国的崩溃;
所以就六四本身而言,它是一个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事件,是中国人民的骄傲。所以不需要共产党进行所谓的平反。共产党根本就没有资格来平反。
有的人说现在的共产党领导人和六四镇压的时候的领导人不一样了,已经换人了,这种说法也是没有道理,因为胡锦涛现在既然继承了共产党的权利,他当然也就继承了共产党的罪责,而且共产党也不是哪个派别、哪一个人,而是一个整体的邪党,共产党本身是一个整体,从这个意义上讲,共产党就是一个不能够被宽恕的犯罪集团。
要求人民“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虚伪的举动
对于中国如何走向民主自由社会,长期以来主张“暴力革命”与所谓“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论调形成分明的对垒,对此,袁红冰认为对被剥夺一切反抗手段的人民讲“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可笑且虚伪的举动。
他谈到:对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说法至少有两点看法,第一点就是,这种所谓对人民发出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呼吁,叫做牛头不对马嘴,风马牛不相及,因为在现在的中国,真正掌握国家暴力的而且是国家恐怖主义性质暴力的,只有中共犯罪集团,而人民几乎被剥夺了一切反抗的手段。
在所谓的敏感时期,人民连买菜刀的权利都要受到限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不仅掌握了全部的国家暴力,而且他们总是在毫不犹豫的运用这些暴力,对中国人进行镇压的情况下,要求人民“和平、理性、非暴力”实在是一个很可笑的、很虚伪的举动。
我们都知道最近半年以来,将近40个藏人自焚而死,也就是说中共暴政把国家恐怖主义发挥到极致的情况底下,逼迫藏人只能通过燃烧自己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自由民主的追求,来表达他们对共产党的文化性的种族灭绝政策的反抗。
也就是人民已经被剥夺了一切反抗的可能性,只能用最后的方法,也就是自焚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求受到中共统治的人们进行所谓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极其虚伪、极其缺乏针对性的要求。
专制者的行动决定了人民反抗的力量
第二点,无论从历史来看,还是从现在正在进行的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来看,一次社会大变革,它的激烈程度不是由人民决定的,而是由专制者决定的。
比如说:在埃及,埃及的独裁者穆巴拉克,最后对人民妥协,没有用国家暴力大规模的镇压人民,于是整个埃及的民主变革就进行得比较平稳、比较平和;在利比亚,卡扎菲动用整个国家的力量,用飞机、坦克、大炮镇压人民,那人民就只能够组成反抗军进行正当防卫,历史上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所以说呢,一次社会大的变革,它的激烈程度不是由人民决定的,而是由专制统治者决定的。如果下一次当中国人民重新举行人民反抗和全民起义的时候,如果中共暴政再次像六四那样动用军队把人民的反抗淹没在血泊中,人民当然有权利进行正当防卫。
李旺阳事件是中共湮灭罪证的手段
袁红冰指出,中共千方百计想让人忘记六四血案,23年来他用各种方法去这样做,那幺通过今年在香港这样大规模的纪念六四的活动可以发现,中共所有这种企图让人民忘却六四的努力都是失败的,包括这次李旺阳事件,更说明中共的恐慌。
联系到不久前薄熙来事件、王立军事件等等,这一切迹象都表明中共暴政已经走到了自己最后的时期。
我相信未来的三、五年内,中国很可能再次爆发像六四那样的全民反抗,像前苏联地区人民那样的全民起义。而中共暴政将在下一次的中国人民的全面反抗中走向坟墓,我相信这个历史的规律是不可改变的,而中国共产党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都将在他们崩溃之后受到人民的审判,就像埃及的独裁者穆巴拉克被关在铁笼子里接受人民的审判一样。
李旺阳的事件,就我的推测很可能在六四犯有血案的那些犯罪人、共产党的官员们,为了毁灭证据,为了毁尸灭迹执行的一次暗杀行动。一个是不希望对媒体曝光更多的东西;
另外23年以来,这些官员对李旺阳先生经过了多次的酷刑,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很可能就以谋杀李旺阳先生的方式来消灭人证。但是他们所有这些想要湮灭罪证的作为,最后都不可能成功的,因为你只要做了,就会留下痕迹。
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