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纪念「六四」死难者离世23周年——天安门母亲公开信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1

纪念「六四」死难者离世23周年——天安门母亲公开信

转发此新闻:
今年,是「六四」死难者离世二十三周年。今年秋天,中共将要召开十八大。
回顾十年前,在中共的十六大上,确立了所谓「胡温新政」。我们作为「天安门母亲」,曾郑重地向新一届中共中央委员会发出过如下的呼吁:
「我们真诚呼吁贵党新一届中央委员会,以解决『六四』问题为契机,平复民怨,化解危机,达成民间与政府的和解,从制度上防止大规模社会动乱的发生。
「如果贵党不是在口头上,而是在实际上承认民主、人权是现代文明人类追求的普世价值;如果贵党不是在口头上而是在实际上承认民主、人权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必由之路,那么,我们作为中国公民就有理由期待贵党新一届中央委员会,拿出对国家、民族长远利益负责的胆识和魄力,重新评价『六四』,果断地结束一党专制的陈旧体制,以此推动并着手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领域的全方位改革。」
可惜!时过境迁,十年一场南柯梦。
十年前,民主、人权至少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口头上还承认是人类的普世价值,而在今天,国内的主流媒体和互联网,已把「普世价值」扫进了垃圾堆,更不用说把民主、人权视为实现中国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六四」问题的公正解决,也变得遥遥无期。人们对于未来感到极度的无奈和迷茫。
人们还发现,当年「天安门母亲」所提出的问题一个都没有减少,反而迅速地递增、激化了。中国对人权和公民权的侵犯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中国的贫富悬殊急剧拉大,中国的制度性腐败一发不可收拾,人们的道德底线几近崩溃,社会的突发性群体事件此起彼伏……。「维稳」成了中国当前保持执政党政权稳固的第一要务。这十年给中华民族带来的巨大制度性伤害无法估量。
在胡温任期内,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本来可以为启动政治制度改革、公正解决「六四」遗留问题提供大好时机。但是,以胡锦涛为首的因循守旧僵化官僚白白放过了这十年和平转型的历史机遇。
在如此沉闷、停滞的时局背景下,温家宝独自一人,重提政改要求,说改革只能前进,停滞和倒退都没有出路。他甚至重申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不改革开放只能是死路一条。」
今年两代会期间他又说:中国假如不进行政治改革,经济改革所取得的成就就会付诸东流,中国就大有可能重蹈「文化大革命」那样的大动乱的覆辙。其言凿凿,其情切切,既令国人敬佩,又让人感到重言轻诺。
好像是故意「背书」。英国《金融时报》320日接着又报道:说近年来,温家宝已在中共高层的秘密会议上,于三个不同的场合表示过「平反六四」的建议,但每一次均遭到同僚们的封堵。此类传言也令人顿生疑窦。
温家宝关于「平反六四」的谈话无从证实,但愿像他政改的要求一样是真的。但即使是真的,又能实行得了甚么呢?
现行的政治体制盘根错节,牵一发而动全身。当今中国的特殊利益集团,不是凭任何一个大人物可以动摇得了的。这个集团的利益已经最大化、凝固化、网路化。
就像《红楼梦》里的《护官符》所说的四大家族一样,这四「连络有亲,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扶持遮饰,皆有照应」。在人们眼里,即使温家宝真的提出「平反六四」的建议,一碰到这样一道《护官符》,也只能退而却步,充其量只是图个身后不坏的名声而已。
不出人们之所料,在今年两代会的记者招待会上,温家宝哀叹改革之艰难:「任何一项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人们的支持、人们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这无异于告诉民众,改革靠共产党的上层靠不住,靠党内个把青天大老爷也靠不住,只有靠广大的民间力量,靠民间的压力和推动。
历史的经验早已表明,中国民间曾经经历过1989年暴风雨般的觉醒,天安门广场上百万民众显示出的史无前例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业已载入史册。凡是当年的亲历者,对于那时的情景都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事实是民众的觉醒、积极性和创造精神都被强权者的坦克、机枪碾得粉碎,随后又迫使民众淡忘,渐渐从记忆中抹去。我们认为,今日的执政者唯有救赎与弥补以往的罪错,除此别无他途。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一如既往。只要这个群体存在,我们的抗争就不会停止;只要有抗争,「真相、赔偿、问责」这三项理念,就依然存在,不会放弃,也不会改变。
愿「六四」死难者的亡灵早日得到安息!
天安门母亲 

(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