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梁京:中国走国际舞台 测问题重重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7

梁京:中国走国际舞台 测问题重重

转发此新闻:

在最近刚结束的第十一届亚洲安全会议上,美国防长帕内塔宣布,尽管美国将在未来十年大幅削减防务预算,但美国将改变东西两岸海军的力量配置,把太平洋和大西洋战舰对比,从原来的5比5,提升至6比4。


虽然帕内塔否认这一调整是针对中国,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地地道道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对于中国来说,最难以下咽的事实是,美国的这一战略调整并非单边冲动,而是对东南亚国家要求美国重返亚洲的积极响应。其中,带头呼吁美国重返亚洲的恰恰就是受到中国领导人格外推崇的李光耀。

另外一个令中国当权者不愉快的事实是,他们无意像美国那样称霸世界,对周边国家也不抱以强凌弱之心。但中国的善意显然没有得到认可。周边国家对中国虽然笑脸相迎,私下里却依然是不安和不信任。中国外交失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许多人认为,中国迅速增长的军力是一个主要原因。这固然不错,但我认为中国人,包括官方和民间,在和外部打交道时掩饰不住的虚骄和暴发户心态是更直接的原因。人与人之间的直接交往,是相互判断诚意最重要的途径。



中国的邻居们在与中国人的直接交往中所感觉到的东西,与中国的官方话语差距极大。


而在大量的私下交往中,包括中国官员与外国官员的私下交往中,中国人充分暴露了自己得意忘形的真实心态,他们凭借经济的强势,急于获得一种低级和廉价的心理满足,这不仅让对方反感,而且不断滋生对中国的不信任。

中国人对外交往的这种心态,实际上是国内日益恶化的政治和社会生态的直接反映。而外国人对于中国内部的这种严重趋势,也有了越来越深入的了解。



中国近二十年来经济崛起的真正秘密,就是对本国人民,尤其是对农民的剥夺。这种剥夺的规模之大,程度之深,是史无前例的。中国的权贵们从中大发横财,对于不公平和不公正已经习以为常。这种心态不可能不本能地反映在对外交往之中。


虽然中国政府常施恩惠来讨好外国和外国人,但这种“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态度,只能让外国人更加不安。因为旁观者清:这样的国策无以为继。


中国内部的腐败和不公平带来的社会危机,要么逼著中国走向类似法西斯的选择,以民粹主义来强化极权,把国内矛盾转化为国际矛盾,重庆模式印证了这个倾向的存在,要么就是走向一次大规模的经济崩溃和社会动乱,殃及周边和全球。

无论哪一种情况发生,外人都不能不防。这是美国在东南亚国家支持下重返亚洲的一层原因。另一层原因,就是经济崛起的中国,并没有政治领导力来支持建立一个更公平的国际秩序。



这也是必然的,因为中国的权贵们,从内心里完全不相信公平正义,他们自己就是不公不义的既得利益者。


他们内心的价值取向在国际政治中的反映,要么是伪善的风头主义,要么就是急功近利的机会主义。前者主要体现在一些全球性问题上,后者则更多地体现在区域性问题上。

南海之争之所以给美国重返亚洲带来机会,除了东南亚国家与中国有权益之争外,中国当权者缺乏现代国际关系理念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南海岛屿的主权之争,既涉及当事各国重大的国家利益,也涉及到整个国际贸易秩序的稳定。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坚持采取一对一的策略企图分化对手,并不是一个高明的选择。因为一对一的策略企图回避建立一个大家共同遵守的基本秩序和行为准则问题,而这在南海之争中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事实上,南海争端的解决,必须在确立共同行为规则的前提下才可能,否则,就会给全球带来不可接受的风险。

中国当局回避这个问题的结果,是导致自己的被动。中国以为自己可以通过在双边谈判中让利就既能化解争端,又能争得面子,这种思维在全球化的时代已经过时。



大国如果没有能力主持公道,再有实力也得不到尊重。但中共的要害问题是,它在国内社会没有能力主持公道,又怎么可能在国际社会主持公道?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