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姜维平: 处理薄熙来案 不要心慈手软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1

姜维平: 处理薄熙来案 不要心慈手软

转发此新闻:


不了解薄熙来的人,难以想象他的凶残,卑鄙,虚伪和贪婪,他有点像一个在宫廷里自小惯坏了的孩子,在其父的伞荫下,可以得到生活中一切物质利益,可以把暗杀,关押和欺辱别人当成儿戏,爹在之时,动辄躺在地上打滚和哭闹;


爹死了之后,有点收敛,但还没走出“爹护”的阴影,所以,谷开来杀死海伍德,是出于薄熙来家族的一种担忧:怕他人知道多年贪腐的内幕,而枉法追诉和肆意妄为则加速了他们的灭亡。

右,大连龙王塘外企老板程国贵。左,作者,姜维平
与其说有政敌精心导演了对薄熙来的围剿,不如说是他自己机关算尽太聪明,多行不义必自毙,也许中南海高层担心骨牌效应,有意淡化薄熙来家族的贪腐和枉法罪行,有很多惊人的细节永远成谜;


但事实就是真相,从上个世纪的大连文字狱,到2011年的“一坨屎”案,从谷开来捞钱的民俗文化研究会,到本世纪的昂道律师事务所,;


大连中法副院长的刘晓滨案到重庆法官的乌小青案,从大连嘉信国际酒店的董事长韩晓光,到重庆希尔顿酒店的老板彭治民,等等,不能一一尽述的许多案件都表明了,薄熙来是一个热衷于名利双收的贪官,他是“黑红通吃”的当代的和珅。

海外媒体有消息说,日前有官员披露,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共涉及11件命案,中共高层未来将会择机一一公布。来自一位刚从北京市委党校受训结束的官员透露,目前查清薄熙来共涉及11件命案,现在曝光的只是英国商人海伍德(Neil Heywood)命案;



另有10件,会选择适当时机一一曝光。他透露,中共中央的传达是:薄熙来不仅要让“文革复辟”,更要“另立党中央”,涉及叛变。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已提供“有效的证据”。

对此我不感到震惊,早在金县,他就直接参与了“虎豹”的黑社会团伙,利用他管理金县,而“虎豹”邹显卫能杀人而判死刑,薄熙来及其死党故意用“立功表现”改判其死缓,并一路减刑而很快获释,他出狱后再次杀人,最终不得不处死,此案足以说明薄熙来就是“保护伞”,只不过别人的“伞”是地方牌子;



他的伞是北京名牌,叫“薄一波”。2007年他爹死了,他的贪腐和枉法的累累罪行,就堆成了一个高台,终于他站到了台子上,不必担心公开审判他会民心躁动,误解来自于媒体的谎言,如果真实地披露薄熙来家族的黑幕,他就成了方迪笔下的“一坨屎”。

现在,“臭屎”外面的红色包装正在打开,一种声音说要开得彻底,一种说只开一半为宜,不管怎样,它的臭气已经毒化了人们的心灵,原来,鼓吹“大下访”的官员,已掠夺了老百姓的巨额财富;渲染“廉租房建设”的大贪官,已在海外拥有了房产;高喊“唱红打黑”的家伙,他比谁都黑;



鼓噪“民主法制”的官员,把良民们打成了600多个黑社会,使重庆的公检法司全姓“薄”;强迫别人读“红色经典”的骗子,自己一肚子男盗女娼;骚扰重庆沃尔玛的“爱国贼”,却让儿子在哈佛尽享富贵荣华,等等,当王立军精心设计“红雨衣”时,就预示着重庆的腥风血雨即将来临,现在流血的恰恰是人格分裂的薄熙来自己。

也许形象的比喻不如明晰的事例,薄熙来的胡作非为在大连比比皆是,2000年上半年,我参加过一个由副市长南昌明组织的外商坐谈会,有一个旅日老华侨向大家投诉大连国安特务对他财产的公开掠夺;



他叫程国贵,他在大连旅顺的龙王塘办了企业,多年来其巨额财产被当地书记王某和国安人员勾结而蚕食,而国安肆意妄为的领导,就是薄熙来的秘书车克民,上个世纪,车克民在薄的保护伞下,带领郑义强,王富选等人,不仅徇私枉法,而且贪腐成风;


他们还参与了大连新型企业集团孙某的行贿案,没有薄熙来的帮忙,设在赤峰的中纪委专案组不可能释放孙老板,而孙的父亲正是薄熙来死党一手扶持起来的民企名人;


他的企业是比徐明还大的薄家“钱袋子”,他能给赤峰的市长徐某一栋别墅,就能同样贿赂薄及其死党,孙某某的另一儿子因分赃不均而死亡,也与车克民有关。


因此,简单地说薄熙来涉及十一起命案,实在是太少了,表明披露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或者有意淡化薄的案件。

报道说,5月下旬,有消息称中央高层准备于6、7月处理薄熙来案,以减少薄案对年底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大的冲击。上述官员说,中共中央已把薄熙来事件定位为“路线斗争”,但必须以“刑案”来处理。在去除薄熙来的“文革路线”后,中共中央将选出18大新的接班人选,届时会有“破格任用”的人选出现。最后他还透露,党校政治教员在上课时称,现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是“不查贪腐会亡党亡国,查了贪腐也会亡党亡国”。

依笔者之见,对薄熙来的处理既是路线斗争,也是刑事案件,说他是前者,是因为他代表一部分企图分裂中国,回归文革的社会势力,应合老百姓对两极分化的不满,他仿照毛式革命想建立“薄二世”,“薄三世”的家族封建统治,掩盖其正是社会分配不公的受益者和根源之一的本质;



说其是后者,是因为多年来在大连,沈阳,北京,重庆,薄熙来贪污受贿,敲诈勒索,枉法追诉,已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2007年以后的重庆文革地方性复辟已显示了他的政治野心和警示了中国人民,谁放过他,谁就是东郭先生,谁就是姑息养奸。


根据事实和法律对他的审判是人民的期待。该处死一定要处死,他倒台了,无数个冤魂才能安宁。他倒了之后再进行政改,就不能亡国,也未必亡党。

有迹象显示薄瓜瓜的海外巨款正在凝聚舆论的力量,不仅混淆读者的视听,而且成为企图分裂和搞乱中国的大本营,胡温不要象薄熙来对待文强那样株连九族,但也不能心慈手软,薄瓜瓜必须交出中国人的血汗钱;



必须回去向专案组讲清其母与海伍德的恩怨,至于处罚可以依据事实和认罪态度宽大为怀,绝对不能任其成为海外分裂中国和制造动乱势力的“钱袋子”,如果十八之后,习李过于宽容和心慈手软,有可能给薄家父子以起死回生的机会,他一旦翻案,那件“红雨衣”罩住的就不仅仅是重庆,就可能是全中国。

所以,不要书生气,不要学东郭先生,一是要彻底地清算薄家,谷家的所有贪腐枉法罪行,特别是没收和追缴他们所有的海内外的不义之财,同时严查与其有关的富豪和“钱袋子”,摧毁他有可能东山再起的经济基础;



二是参与他非法活动的死党要斩草除根,不留一点隐患,包括大连和重庆,特别是军队里的余党,该撤职的务必撤职,该判刑的务必判刑,即彻底摧毁他的组织基础;


三是严查他的一大批梁效式的海内外吹鼓手,彻底揭露他金钱收买,黑白颠倒,复辟文革,搞阶级斗争的反动本质,摧毁薄熙来的思想理论基础,总之,面对已经冻僵的毒蛇要果断斩断,不必理会庸人之见。

因此,不要低估胡锦涛力阻薄熙来的深远意义,不要以为中南海高层仅仅在争权夺利,在中国人不选择急风暴雨式革命的情况下,自上而下的渐进式改革是付出代价较小的社会转型;



而薄熙来的倒台提供了最好的历史契机,汪洋的“乌坎之光”,已照亮了前进的方向,海内外,体制内外的中国人,举起胡耀邦的大旗,一起摒弃薄熙来的文革争斗思维,把台湾民主,香港法制,大陆经济奇迹等中华民族之精华凝聚,提升起来,共同努力,就能建设一个富强民主的新中国。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