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方: 食品安全问题 该归咎于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21

北方: 食品安全问题 该归咎于谁?

转发此新闻:


陈君石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是中国食品毒理学学科的创始人之一。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君石是中国食品毒理学学科的创始人之一。他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食品安全是(企业)生产出来的,不是政府监管出来的。如果企业不讲诚信,政府投入再大人力物力,也监管不过来,而目前的社会舆论是任何事情都该由政府负全部的责任。(据6月18日《新京报》)
如果说,陈君石是在打靶,那么他有点儿打错了对象;而如果说他是在立论,显然其论点与论据都是存在着问题的。首先,食品安全是企业生产出来的,这是实话,但食品安全离不开政府的有效监管,以企业不讲诚信,而觉得政府“管不过来”,很冤,有一点儿为政府开脱责任的嫌疑。因为政府的公共管理者职能和食品安全最后防线性质,决定了政府负有部分食品安全的责任,这一点走到哪个国家,都否认不了。
其次,民众的意思表达或者说社会舆论并非是觉得“任何事情都该由政府负全部责任”。消费者非常清楚,问题食品的出现,不良、无信企业才是罪魁祸首。因此,单纯指责消费者批评政府、希望政府监管工作做得更好的态度,是不公允的。
以笔者之见,事实上陈君石院士没有搞明白两个问题:一是他可能有意忽略了企业和资本的本性。企业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为目的,而资本的本性,马克思早在140多年以前,就说得很明白了:资本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充满着血与肮脏的东西;又说: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以上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在这样的语境中,单纯依靠企业诚信而实现食品安全,无疑于与虎谋皮、缘木求鱼。
二是陈院士可能没有明白政府监管与企业诚信以及与食品安全的关系。食品安全从何而来,答案是从企业的诚信中来,这一点是肯定的。但企业诚信从何而来?又显然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市场自发机制的约束,比如国产奶事件频发之后,消费者纷纷用脚投票,因此才有了中国乳企的整改,有了暂短的“历史最好”;另一个则无疑是政府监督和法律约束力为企业设置的“雷区”,让企业和资本有所顾忌,不至于真的去“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这个情况下,单纯强调企业诚信,而淡化政府监管责任,显然与事实、与社会、与大众的期望不符。
“食品安全是(企业)生产出来的,不是政府监管出来的”。如果处在企业的角度,这话很容易让人想起,窑街煤电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人志(正厅级)和妻子解亚玲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李人志的忏悔中有这样一句话:“如果纪委、检察院能够定期不定期地对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进行预防腐败、廉政警示谈话,我就可能不会犯罪,即使犯了也会有所收敛,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种严重程度。”
对照此话,企业也完全可以说,我用问题食品害人甚至伤命,是政府没有好好监管所导致的。而政府也完全可以说,企业要是讲诚信,又何必我来监督?
如果企业和政府都有了这种互相推卸责任、踢皮球的态度,岂不能令人更加悲催与无语了?
BBC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