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陈维健:砍头也不回头的 民运义士李旺阳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2

陈维健:砍头也不回头的 民运义士李旺阳

转发此新闻:

6日,当人们还沉浸在纪念“六四”的悲哀中,传来了“六四”义士李旺阳,被 警方宣布在医院自缢身亡的消息。
李旺阳1989年在邵阳组织“工自联”,声援北京学生运动而系狱十三年,后从事维权运动,又再度判刑十年,在狱中遭受酷刑折磨,致双目失明、双耳失聪,但出狱后依然不言后悔,“六四”前夕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以“我就是砍头也不回头”的豪言,表达继续为中国民主奋斗的意志。
人们无法相信,一个在狱中遭受百般折磨,坚毅地度过二十三年铁窗生活的铮铮硬汉,会因厌世而自缢,而其死亡的“现状”完全与自缢不符。
在人们质疑之时,警方不但不予解释,反且控制了李旺阳的亲属,让呼吁者失踪,并迅速对尸体进行火化。中共当局这一赤裸裸掩盖真相的暴行,激起了一场少有的全民抗争运动。
在“关于要求严肃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的紧急呼吁”发出后,仅一个小时,就有千人以上的人联署签名。海内外几乎所有的异见人士和团体,都发出了抗议。李旺阳的死也震惊了港人,各大媒体连篇报导,30多个团体,发起“六月飞雪,李旺阳冤死”大游行,“六四”烛光晚会刚刚散去的港人,又集结起来,为这位义士冤死,寻求真相。
周日抗议示威的民众,冲破警方多重封锁来到“中联办”,人数竟达二万五千人以上,人们不但高呼结束一党专政等口号,更有焚烧国旗,场面如此激烈,为多年来罕见。
李旺阳,作为湖南地方上的一个工人,投身于中国的民主运动,就象所有低阶层的民运人士一样,由于没有知名度,少有国际社会的关注,当局往往下手特别狠毒,无所顾忌。
他们无论在狱中,还是在狱 外,由于社会关系大都是社会的底层,没有办法在关系上的通融,经济上贿赂,境遇十分悲惨。从照片上看到出狱后的李旺阳,双眼深凹,牙齿脱落,头发稀疏,形销骨立,活脱脱是一个从纳粹集中营出来的囚犯。
一个人被折磨到这个样子,然而依然是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他的家,不是自家,而是他家,是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这样的家,他希望她能坚持到“六四”平反的那一天。
他的国事是中国的民主自由之事,“薄王事件”后他思考民主之路如何走法,他的天下事,是风起云涌的阿拉伯的民主革命,这样一种山河大地,人伦世道一担装的境界,是非大英雄,大丈夫所不能为之。
然而李旺阳在当局眼里不过是一个工人,一个屁民,算什么东西,也敢搞民主谈自由与政府作对,这是自寻死路。“六四”李旺阳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无疑触怒了当局,这应该是李旺阳“被自杀”的原因。
近年来,无数异见人士“被 失踪”,现在进一步“被 自杀”,这不是中共做不出来的事,只是表明中共进一步的疯狂而已。一个以杀人起家的政权,在行将灭亡时,也必然以杀人作陪。
著名异见人士余杰爆料“国安”扬言活埋二百个异见人士,李旺阳的“被 自杀”说明此话并非“戏言”。李旺阳之死惊醒了异见人士,他们感 到一场看不见的屠杀正在悄然临近,胡佳与一大批异见人士,纷纷发出“我不自杀”的声明,在表达面对暴政的非凡勇气的同时,为自己可能来临的“被 自杀”留下一份证据。
李旺阳生时撼山,死时动地。这些年来,人们看多了异见人士被迫害的生生死死,人一个一个地走了,挥一挥衣袖,发几声叹息。二十三年来还没有象李旺阳之死,爆发出那样强烈的悲愤,形成如此的怒潮。
六月中国大地又飞雪,感天动地的李旺阳,他为“六四”而死,死在“六四”,他的死正在形成一个新的“六四”,它的霹雳之声,将是前所未有。
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