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茉莉: 吁北京实施人道 尽快放吕加平保外就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3

茉莉: 吁北京实施人道 尽快放吕加平保外就医

转发此新闻:

作者 流芳
中国自由作家吕加平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于20115月获判10年重刑。目前在湖南邵阳监狱服刑的吕加平已年过70,身患重疾。今年525日,网络上发起呼吁吕加平保外就医的签名活动
吕加平的亲属透过网络呼吁中国维权人士与网友积极支持这一活动,希望能够在614日前,征集1000个签名,作为吕加平的生日礼物。
今天正好是614日,我们在本节目中请来旅居瑞典的中国学者茉莉女士。茉莉女士力主维护吕加平的权利并积极参与了征集签名活动。
614日,吕加平将在监狱中迎来了自己的生日。请你首先向我们介绍一下,呼吁吕加平保外就医的签名活动是否取得成功,有没有征得预先期盼的1千个签名?
这个签名于528日在网上发布。一开始情况非常热烈。仅三天时间,就收到5百多签名。而且70%以上都是实名签署。吕加平的亲属和朋友都希望能够带着1千个声援他的签名、带着这个好消息去监狱里探监、去送给吕加平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让吕加平在狱中也能够感受到一丝人间的温暖。
活动发起三天之际,就已收到530个签名。到了530日,我继续与吕加平的亲属联系,联系他的签名邮箱,却不再能够得到回音。我很怀疑是当局采取了查封手段,让他噤声。
现在,营救吕加平的网站仍在运行,在网上,推特上的许多朋友在签名。到了531日零点的时候,签名声援吕加平保外就医的人数达到了670人,其中有40个来自推特。
签名活动还有一个发起人张先生,他仍在继续这项活动。但是,由于征集签名的个人邮箱已经没有回音了,因此,我估计,吕加平的亲属很难在14日把1千个声援名单带到监狱里去。他的家属好像已受到当局控制,被禁止发生了。非常遗憾,这份礼物很可能送不到。
签名的大概有哪些人?这么多人的签名支持能否构成足够的压力、迫使有关当局考虑对吕加平实施保外就医?吕加平目前的身体状况究竟怎样?
参加签名的有海内外的维权人士、有的使用的是实名、有的是网名、还有的是推特上的签名。我发现有得签名者还带着自己推特上的头像。
吕加平现在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他71岁了,长期患有心脏病还有股骨头坏死症,在监狱服刑期间,又查出胆结石、胆囊炎、支气管扩张、糖尿病等七种疾病。在2010年底时,他曾心脏病发作。
被带到监狱去看病时,还戴着手铐、脚镣。就在今年的516日,也就是半个月前,吕加平的太太于钧艺女士再次探监。
她披露说:吕加平的身体很不好,经常是一口一口地吐血。晚上睡觉骨头痛、睡不好觉、坐不稳、站不稳、也不能走,一走就摔跤。曾经在监狱里摔倒过。情况非常危急。所以希望这些千名能够促使当局允许吕加平保外就医。
吕加平当时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判决的依据是什么?
吕加平被判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际上就是过去反革命宣传罪的翻版。这是一种以言治罪、用残酷的刑法来惩罚不同观点的人。我们在网上看到北京第一中级法院的判决书上,吕加平的罪状主要是三篇文章。
第一篇:《共产党一党执政体制的由来》、第二篇:《二十多年中共执政党的领导地位和核心作用存在吗?》、第三篇:《「特別动议」方式是中国具体实行政治民主化改革的利器》。
根据判决书,这三篇文章均属煽动性的文章。因此,他以电子邮件和网站的方式传播就构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什么叫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呢,我们看看中国宪法第35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自由。其实,上面几篇文章,吕加平都只是在行使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只是表达政治观点。
要构成扇动罪,需要许多具体的条款、要素。根据这些要素,煽动者不仅仅表达思想,他要讲述具体的做法,推动别人去行动。被煽动者也要有行动,才能证明煽动的结果。
被煽动者的行动要构成犯罪,才能证明煽动者本人有罪。但是,吕加平的三篇文章都是大实话,讲出一种观点而已,我们看不到任何他要别人去具体做些什么,也看不到任何煽动的结果。而且,即使被煽动的人有看法,他也没有构成犯罪,因此也不能证明吕加平有罪。
吕加平的这些文章讲的都是大实话、批评共产党的腐败、批评现行的政治体制、批评共产党凌驾于国家最高权力之上。这些观点,首先没有煽动他人的行为;
第二,他是批评共产党,并没有批判国家政权;我们要搞清楚:国家政权不是执政党。在中国的宪法中,国家政权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吕加平批评的只是一个党,他没有批评国家。所以,颠覆国家政权这一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判决吕加平是一个严重的违宪行为。
实际上,吕加平在2011513日就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但这一消息却是在一年后才为人所知;你对此作怎样的解读?
我知道有的人做了其它的解读,政治方面的。在我看来,因为我跟吕加平是老乡,据我了解的情况,其实就是因为他的审判是秘密审判,当局对家属进行了威胁造成的。吕加平是在20109月以后就失踪了。
一直到20122月,人们才看到北京法院的判决书。就是说,被判了一年多,人们才知道他已被判刑。家属遭到了什么样的威胁,不能说出来呢?首先看他的太太。他的太太原来是学音乐的、拉小提琴的。很有风度的一个人,现在也有71岁了。
他太太也被判刑三年、缓刑五年。虽然没有坐监,却不能公开发声了。另外,他的两个儿子长期以来都受到牵连。大儿子大林,原来在北京清华大学中学工作,后因父亲的原因被学校除名、失业了;小儿子栗子是青年歌手、音乐制作人,他在北京从事音乐工作,很有成绩了。
但是,因为帮助父亲反映情况,也被公安追捕。他的两个孩子和太太都承受着很大压力。这是吕加平被判刑却迟迟不为人所知的原因。
现在,在吕加平的家属都被禁止发声的情况下,我们应该继续为他呼吁。要促请中国当局实行一点人道主义,尽快放吕加平先生保外就医。rfi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