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林忌﹕廿三年来的六四创伤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7

林忌﹕廿三年来的六四创伤

转发此新闻:

每一年的六四,都是牵动人心的时刻;以往六四在华人圈子当中,著重为「爱国民主运动」,以爱中国的民族主义,诉动著千千万万中国人的心;


然而在此以外,六四的意义却远不止于此,1989年是地球自由的黎明,八九民运激起千层浪,最终拉倒了柏林围墙,解放了东欧的铁幕,六四的鲜血,解放了千千万万的人,可是最悲哀的,莫过于中国人至今仍然活在水深火热,自由民主在中国,仍然遥遥无期。

八九六四对香港,存在多层的意义;首先香港是一个移民城市,绝大多数的人口都是来自中国,当时多是为了逃离中共的虎口的政治、经济难民;


在八十年代中英谈判之初,几乎没有香港人愿意被中共兼并统治,当时绝大多数的香港人,对「毛主席、无米食」、「毛泽东、裤穿窿」仍心有馀悸,几乎每一个港人,对国家民族的事,都已经上过一次以上的当,在香港找到新的家,又有谁愿意走回头路?如果有选择,又有谁愿意再上多一次当?


人心惶惶的香港,根本没有共同的意识,也没有共识的基础,最贴切的形容,就是「借来的时间,借来的空间」。

就在1989年,香港人见到了希望,在一个绝望国度,大家误以为天国近了!全香港人异常团结,百万人上街游行声援八九民运,演艺界全体动员「民主歌声献中华」,每一个人都以为胜利就在望,大家都以为大陆要变天了,君不见所谓「人民子弟兵」,都已经开始动摇了吗?君不见挡坦克的烈士王维林,能够令用个人的力量,去制止坦克的前进了吗?

一夜枪声,打破了一切的希望;血洗屠城,把看似已经到手的所有,全部输了回去;中国人民已经很勇敢,可是人肉长城仍然无法克服机关枪与坦克车;中国的知识份子已经很有良知,可是良知在廿三年当中渐渐不敌牛油与面包。



我们距离天堂,曾经只有过一步之遥,看看柏林围墙如何倒下吧!看看罗马尼亚的寿西思古如何被枪决吧!可是这一步的距离,却这么近,那么远,就在看似要跨过之时,人们倒卧在血泊之中,民主、自由、人权的大门,啪的一声呯然关上;


伤心、洒泪、落寞,剩下的,只有无尽的黑夜,无限的沮丧。无耻的中国共产党,选择了丧尽天良的血洗屠城,洪洪大火,伴著学生百姓的哀号,漫漫的黑夜降落,从此寂静无声。

六四的鲜血,洗涤了香港人的政治意识,点燃了香港人政治醒觉的道路;就是因为了六四,前所未有的香港主体意识才成形,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这四大支柱,第一次成为香港人心中良好政治制度下的必要条件。



因为六四,香港人才第一次团结起来,要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保护香港的自由;也因为有了六四,零三七一才有了先例可援,令香港人得以团结一起,对抗廿三条的暴政。

这一夜,全人类都应该团结在一起,为建设民主的地球而奋斗。无论大家心中的香港或者中国,究竟是应该怎么模样,六四都是香港人的共同起点,让我们连结一起,去抵抗暴政与命运的挑战!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