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锒铛入狱犹有官威 只能治得住人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1

锒铛入狱犹有官威 只能治得住人民?

转发此新闻:

内地官员的无耻,再添新榜样。《法制日报》消息称,湖南某监狱的狱警透露,一位落台的王姓官员,在服刑期间,因为看到有生病的狱友每天能领到两根黄瓜一个鸡蛋,因此向狱方递交了一份报告,称:「我是一名副厅级干部,申请享受与此级别对应的营养餐。」
而且狱中时常出现的一种现象是,由于一些服刑人员曾经是上下属关系,入狱后,「领导」还会循例指使「下属」为自己服务,如「下属」须将自己更好的床位让给「领导」等。
之所以蹲大牢的官员不把自己当罪犯,根源在于,经过多年的集体腐败与合作,官员已成为凌驾于人民、法律、法制、道义、伦常之上的特权阶级,获得了拥有可以无法无天地滥用特权的无上享受。
近年连环爆发的官员「嫖宿」幼女案,就是特权凌驾法律的标志性动作,当官的奸污了未成年少女,只要给了钱,就不是强奸了,是属于性交易范畴的「嫖宿」 。
在中国当官,唯一的弊端在于,因为每一个人都迫不及待地上位、滥权,为谋求整个官员阶级的动态平衡及可持续发展,必须达成一个共识,即:到一定的年龄之后,必须以「荣休」的方式告别政治舞台,为后来者让位。
享用了权力的盛宴之后,失去权力的痛苦也是无可复加的。为了稍稍缓解这种失权的痛苦,官员们将唯一可以终身享用的权力──「待遇」,设计到了极致。
例如可能是全球独创的「某某级别医疗待遇」,意即,假设一名副部级官员失权后,在车辆、住房方面只能享受原有待遇,但在医疗方面,如病房安排、药费报销金额等,跟部长待遇一样。
因为这样的待遇不是人人可以争取到的,因此在新华社通稿里,涉及退休官员时,常会以括号形式出现副部级享受正部级医疗待遇的标注。
对权力的贪婪与执着,令官员们时刻提醒自己,应当而且必须享用官的待遇,以维持自己的威仪,即使锒铛入狱,亦放不低身段。那位服刑时不忘自己副厅级身份的王姓官员,要的不是鸡蛋,而是滥权的快感。他敢于索要这份快感,恰恰说明,官员们在狱中的各种快感,基本上可以得到保证。
看来,中国不仅治理不了正当权的官员,连身处狱中的落台官员都治理不了。难道他们只能治得住人民?
太阳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