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陈维健: “六四”不平反 只有推翻共产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1

陈维健: “六四”不平反 只有推翻共产党

转发此新闻:


    201226日,“六四”难属轧伟林,经二十三个风霜雪雨,不胜悲痛与绝望,终于自缢身亡。遗书“冤屈未得申雪,决意以死抗争”。一个人从50岁起熬至73岁的老人,他的痛苦,他的期盼,他的绝望是我们这个民族二十三年的共同心历。
     今年“六四”前夕,中共破天荒地传出,温家宝曾多次在党的高层会议上提出解决“六四”问题的消息,虽然不能确证消息的真伪,但是,从中共将“六四”定性“暴乱”“事件”到“风波”来看,除出淡化“六四”以外,也透出了中共在“六四”镇压问题上已有认识。
     因此,温的信息也并非空穴来风。但从当今的政治气候来看,中共正处在89“六四”以来所没有过的政治动荡,党内暗藏杀机,前景晦暗不明,为时局平添了一股肃杀之气,但此时也是剑走边锋,为“六四”平反的大好时机。
    “六四”经二十多个年头,经历了二代领导人的替换,“六四”当事人不但 离开了政治舞台,也大多作了古,“平反六四”在人事上,政治上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最大的障碍应该是领导人的决心。
     抱着“传花击鼓”死也不作为的胡锦涛一拨来说,自然不会有平反之心,有平反之意的温家宝一拨,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有人在宦海,身不由已之感。但是如果能把眼光放到社会,放到民间,就会有无穷的力量。
    戈尔巴乔夫能够转动整个苏联共产帝国,靠的是苏联社会已经成熟的改革力量。
    蒋经国开放党禁、报禁,是他知道时代变了,台湾内部反对的力量已经是暗潮澎湃,他是顺势而为。而当今中国社会呼唤“平反六四”,要求改革不亦如此。君不见每年香港几十万人的“六四”烛光晚会,年年此时“天安门母亲”泪湿墓台;
    今年,更有各地人士抱着拘捕坐牢的决心,公开举行的“六四”纪念,更有来自全国的访民,破天荒地在北京举行“六四”纪念演唱会,君不见那字字的血,句句的冤,声声的呼。那情那景天哭人落泪。见此,尚还不能对“平反六四”痛下决心,仍然囿于利益的得失,最终只能与天安门的会子手们,一起押到历史的审判台上。
    台湾的“二二八”对“六四”是一个很好的参照。“二二八”事件有一万多人死于镇压,十万人遭拘捕刑讯,所牵连的人当在百万以上。以当时的台湾人口来说,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当时国民党政权还未完全迁台,人口仅六百万左右。其牵涉面之广,对台湾社会影响之深远,远大于“六四”对中国的影响。
    然而,国民党的有识之士认识到,“二二八”是台湾进步的一堵血墙,只要这堵墙,还堵着台湾的人心,台湾就不可能有任何进步。时至95年李登辉 以中华民国总统身份,正式为“二二八”平反,向全国人民道歉,化解了血仇,民愤,也挽救了国民党。否则,国民党政权必为台湾人民所推翻。
    台湾解决“二二八”为共产党解决“六四”提供了一个珍贵的版本。如此涉及全台湾的血海深仇,都能得以化解,如此深入骨髓的伤痛都能得以抚平。“六四”又何不可。一个专制政权能否得到原谅,不是看他作恶多少,而是看他能否弃恶从善。
    “六四”和“二二八”一样,也是堵在国人心里的一堵血墙,这堵血墙只要一日不化解,中国就一日不会有进步,改革也无从谈起。国人的等待不会是永远,轧老先生以死抗争,岂非警钟。
    当人们对“六四平反”断念绝望时,心里就剩下推翻共产党了。民主是滾滾的长江之水,历尽百年奋斗,虽然专制依旧,但世界民主浩浩荡荡,环顾左右,中国已成孤岛,政权难以维续,当政者的穷凶极恶,不是强大,而始于其心惶惶,其力孱孱。
    世上没有千秋万代的江山,只有兴亡轮替的政权。堂堂大清皇朝历时276年,在时势逼迫之下也不得不宣告退位,中共还有何妄想可存,到不如学学皇太后隆裕退位之仁厚恬淡:“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以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是用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归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
中共正当此时,还待何时。
------------------------
放下一人一家之考 重评六四利国利民

博讯
   一直被称为23年前六四镇压正指挥的陈希同也跳出来为自己辩解,他断然否定自己是正指挥,澄清自己没有误导邓小平,撇清自己是继李鹏之后的四六二号屠夫。


   六四现存的头号屠夫李鹏处于半死状态,但他前几年还是推出了为自己定位的《关键时刻》,这两位六四的受益者与屠夫当时都是镇压六四的功臣,也以此为荣。李鹏拉下赵紫阳后,满心欢喜,以为自己会更上一层楼,但却被上海的江泽民捷足先登。

   而陈希同之所以被江泽民拉下来,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居功自傲,认为江泽民在六四中并没有“立功”,却抢夺了胜利果实,他不把江泽民放在眼里。出人意外的是,23年前以镇压六四为傲的两位人类的败类,今日竟然不约而同为自己撇清关系。可见六四不但在民众与正义之士心中有了定论,连那些屠夫与败类,也不愿意同镇压沾边。


     可是这样一个“六四”,却至今不能重评。据博讯消息,1997年邓小平去世后,江泽民试图对六四进行重新评估,收拢人心,确立自己的历史地位,他的设想并进入到操作阶段,可在接下来的两年中,中美对峙(轰炸大使馆为标志)与镇压法轮功相继让他失去了主动权与政、道德的制高点。胡温时代,尤其是过去几年,温家宝一直在为重评六四做努力,但都无结果。
    另据北京消息成称,重评六四的阻力是多方面的,但来自李鹏与邓小平家属的阻力不可小觑。李鹏认为平反六四最终会导致对自己家族的清算。这些年他一直在誓死捍卫中共对六四的镇压。
    邓小平家属虽然并没有主动阻碍平反六四,但一直没有松口,1997年江泽民曾经咨询家属意见,但没有结果。小平家属认为重评六四会影响到对老爷子的定位。
    就是这样两个家族,竟然成为阻扰平反六四的主要阻力。平反六四不但可以拨乱反正,而且可以给未来的改革注入新的活力,凝聚体制内外之共识。李鹏应该识时务,六四后,他的儿子成为省长,女儿李小琳成为过着奢华生活的大富商,官商通吃,他已经够本了,也捞够了,难道还要挟制十三亿人的中华民族,同他一起进入坟墓?至于邓小平家属,应该认识到,小平的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了翻天地覆的变化,功不可没,但镇压六四的罪责即便再拖一个世纪,也是无法消除掉的。
    “六四”一定要重评,“六四”一定会平反,但由谁平反却会有完全不同的效果与结果。执政当局应该有这样的远见卓识,有这样的心胸来处理23年前遗留的问题,给民众一个交代,也给自己的一个交代,这是利国利民的事,不能因为极少数人,更不能因为一人一家之顾虑,而阻挡历史的车轮。再说,重评六四,历史留给你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