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夏小强:神九上天与《人民日报》给力雄文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21

夏小强:神九上天与《人民日报》给力雄文

转发此新闻:

《人民日报》是中共的党报喉舌,它几十年如一日的发出党需要的声音,强奸民意。但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人民日报的社论或是文章,在不同历史阶段的内容和观点往往大相迳庭,其原因就在于中共用不断变化的立场和原则,来维持它永远都不会改变的目标:维持统治。
「我们再不应该以为,只要船坚炮利就能算是强大的国家。我们必须看出,民主本身就是一个力量。一切财富,一切国防的武器,只有和民主结合在一起,才能算是真正强大的力量。」
「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如果这两段话出现在现在中国的任何一家报刊和网站,都会被视为「敌对势力妄图颠覆国家政权」的言论而遭封杀或是整肃。
但是,这两段切中时弊的文字,却出自中共自己的机关报——《新华日报》,也就是《人民日报》的前身,只不过印刷时间分别是194435日和1939225日,针对当时的国民党政府战时特别状态所作的批判。
近日,中共的宣传媒体开动马力在大力报导神舟九号发射「成功」的新闻,但是,看看下边《人民日报》在197723日的一篇文章,就可以知道,《人民日报》是如何强奸民意的。
那怪网友撰写对联讽刺中共:上联: 国家干部干国家,下联:人民日报日人民。横批:旱。这表面看起来和「马勒戈壁」一样低俗的语言却准确地表达了民众的心声。
不过,如果把下面这篇文章中所有的「苏修」换成「中共」的话,这篇文章就是一篇超级给力的雄文。
附:
人民日报:卫星飞太空,人间苦难重
(人民日报197723日)
卫星飞太空,人间苦难重,这是当今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写照。不过苏修自己并不这样认为,而美其名曰「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 说「发达」,倒也「发达」。
看一看太空,苏式飞船和卫星的确为数不少。可惜,飞船卫星虽多,究竟不能当饭吃,当衣穿。为了和美帝争霸太空,近几年来,苏修叛徒集团不惜投下重资,引起苏联人民的强烈不满。
早在一九七五年间,就有读者投书苏修报刊,要求缩减用于空间的拨款,「腾出资金」用来「提高人民的物质福利事业」。结果招致苏修《新时代》杂志御用文人的痛斥。
它指责苏联人民的这一正当要求是「错误的观点」,甚至给写信人扣上企图「使生产陷入僵局」,「使经济陷入停滞状态」等等大帽子,妄图以此封住苏联人民之口。 然而,苏联人民的不满情绪并没有因此而平息,这使苏修一小撮人颇为作难。
最近,《新时代》杂志又一次披挂上阵,进行辩解。所不同的,这一次是抬出来了一位苏联宇宙飞行员向读者进行现身说教。 这位太空人承认苏联宇宙研究的确是「非常费钱」,然而,据说「宇宙研究不仅能补偿所消耗的费用,而且会带来利润。」
这就是说,苏修的所谓「太空作业」竟是一桩一本万利的买卖。但是,人们不禁要问:「利润」从何而来呢?莫非真有「月宫宝盒」一类的玩艺儿等待着克里姆林宫的冒险家去打开吗?显然不是那幺一回事。
苏联的科学家也曾承认,宇宙资源的开发还是一个遥远的事情。 尽管如此,这位「宇宙飞行员」还是要苏联人民相信,发射卫星是有利可图的。「利润」不是来自天上,而是来自地面。他说:「通过在宇宙空间所拍摄的照片,可以发现地球深处所埋藏的财富。已经发现了地下水库和矿床。」
在这里,他尽管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却在无意之中供认了,苏联在太空搞那幺多飞船、卫星,目的之一是为了搜集经济情报,攫取地球上的矿藏、财富。这真是一语泄露了天机,只不过他还是故意回避利用间谍卫星收集别国的军事情报这一重要事实。而后者同样是苏修在国外攫取最大利润所必不可少的。
谁都知道,苏修的「克格勃」遍及世界各国,他们伪装成外交官、商人、海员、学者、记者、游客等等,到处大搞间谍活动,虽说狡猾多端,还是经常失风、被捕、被逐。
现在又飞到太空去搞间谍勾当,来个天上、地上,双管齐下,端的是安全可靠! 通过苏修御用舆论工具这一喋喋不休的说教,能否堵住苏联人民之口,是十分可疑的。不过,这却道出了苏修大搞所谓太空研究的一点「秘密」,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自我揭露,这也未尝不是好事。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