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本月早些时候连续第五年组织悼念“六四”的聚会讨论活动。美国之音此前报道了贵阳维权人士糜崇膘公开举行宣传“六四”的活动,糜崇膘已经在5月30日被警察带走。


*山东民运人士连续5年聚会纪念六四*


山东大学管理科学系退休教授孙文广最近向媒体透露,他于5月6号在济南组织了一次聚会,悼念“六四”。孙教授对美国之音表示,之所以提前这么多天举行活动,是为了避免当局封锁活动有关人员。


孙教授说,参加聚会的有维权农民、工人,有在读的大学生、退休教授,也有在“六四”事件中被判刑的人员。


孙教授从2008年开始一共举行了5次这样的活动。这次聚会的参与者认为,“六四”是个大冤案,应该平反,应该给“六四”的受害者正名,使他们过上正常的生活。“六四”是中国改革的一个瓶颈,这一关过不去,下面的改革都无从说起。孙教授还在聚会上提到中共高层改革派可能出现了为“六四”平反的迹象。


*孙文广:纪念六四的宽松环境依靠民众争取*


孙教授说,民运人士参加这类聚会的恐惧感已经比以前有所减轻。参加2008第一次活动的人很快被警察找上家门,受到威胁、恐吓,他们后来担心国保警察的打压,就不再参加以后的活动。孙教授说: “六四最后能不能平反,依赖于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共高层,再一个是民间的表达。实际上中国很多人都认为六四是一个大冤案,是当局镇压民众的行动,早晚应该平反。之所以不敢讲、不敢出来参加活动主要是心存恐惧。但是宽松环境的出现也依赖于大家的争取。”


*民运人士讲述生活困境*


这次活动在因“六四”被判刑六年的谢金玉的烧烤摊上进行,共有20人参加。谢金玉被释放20多年后一直没有正式工作,今年46岁,刚结婚成家,为了生计摆了个烧烤摊。孙文广教授说,大家来聚会也是支持谢金玉的生意;谢金玉的生活困境,是“六四”参与者悲惨遭遇的写照。


参加悼念聚会的邵凌才因“六四”被判刑4年,他对美国之音记者讲述了他的处境:“我和许多被释放人员一样,无一例外,都是被开除公职。我曾经是一名教师,也被开除公职,开除公职之后而且不得录用,在中国这个体制之内,很难这辈子再走上讲台。这十五六年来,我一直干过很多的杂役和杂活,聊以生计,处境很难简单地用悲惨两个字来形容。但是我不会为此感到沮丧和后悔。”


这次聚会还讨论了当时刚从美国大使馆出来的陈光诚的一些情况。


孙教授说,他从5月15号开始就被24小时全面监控,他住所外面有一辆车、两个人轮班监视,他要上监控人员的车才能出行。他不清楚这样的监控是因“六四”临近、还是因为他此前举办了那次聚会。孙教授说,参加聚会的其他人员目前还没有受到特殊处理。 


*贵阳糜崇膘夫妇被警方带走*


另外,维权人士糜崇膘在27和28号两天,在贵阳发起纪念“六四”的活动。他在一个广场上拉起横幅,播放有关“六四”的录像。当天的活动没有受到官方阻拦。但据维权网报道,5月30日当天晚上8点多,贵阳市警察将糜崇彪夫妇从家中强行带走,并没收了两台电脑主机。维权网引用糜崇膘的儿子糜祖恒的话说,糜崇膘夫妇被分别关押。美国之音记者拨打了该辖区贵阳三桥派出所的电话询问此事,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不知情;负责国保的派出所教导员胡万里在得知记者身份后以听不清为由挂断电话,随后就不再接听电话。


参加这次纪念活动的另一名异议人士雍志民在5月30号下午被贵阳国保警察带走。目前仍然下落不明。糜崇膘昨天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如果不受干涉,他将坚持在周末搞宣传“六四”的活动,并要在“六四”当天公开举行纪念活动。

视频:孙文广等在聚会上讨论“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