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未普:谁能争得“平反六四”的 政治资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07

未普:谁能争得“平反六四”的 政治资源?

转发此新闻:

23年来,海内外要求为六四正名的呼声从未间歇过,就连中共党内也不时发出这种声音。今年六四尤其特别。自二月份起,连接发生王立军、薄熙来、陈光诚三波政治冲击,举国民心思变,党心浮动。


薄熙来被隔离审查后,一度传出温家宝提出平反六四的小道消息,与此同时,大陆的百度搜索对六四敏感词松绑,虽然只有短短两天,却好似一只春燕,在民间燃起了希望。

然而中共这个沉重的政治体制和庞大的官僚集团,要稍微改变一下它运转的方向,却是极为艰难。不可否认,薄王案的震撼是一种历史契机,但它已被中共高层的集体意志定性为“个别事件”,而且将按刑事罪的思路去结案。


再说,薄王案的冲击怎也比不上23年前波澜壮阔的八九民运,那时岂止天下民心都要政改要民主要自由,就连党内的意见分歧都到了接近分裂的地步,但最后仍然被枪炮坦克血腥镇压下去。正如鲁迅所说,在中国凡言改革,都是要流血的。

如果说今日的中共权力架构和23年前有所不同,那仅仅在于当年强人的威权尚在,加上“八老监国”,老人政治余威正旺。现在老人政治的掣肘不能说完全没有,但比当年已大大弱化,同时最高决策者的权威也大大弱化;



中共的体制进入了后威权时代,强人的终极拍板和老人监国,变成了九常委和地方诸侯的互相掣肘,他们各自代表不同的既得利益集团,前几年当局提出的所谓“二次土改”,即农民土地自由转让的决策,就被各种权贵利益集团全力阻止,导致胎死腹中。

问题在于平反六四,地方诸侯没有特别的利害考量会出来反对,这一代封疆大吏几乎都与六四镇压没有关系,但在九常委里就很不容易通过了。首先胡锦涛的这双手就不干净,他是因为拉萨戒严和武力镇压而得到邓小平青睐而上位的。



只要读过李鹏的《六四日记》回忆录就明白,李鹏把当年党内同僚的态度言行清清楚楚地写出来,其中胡锦涛和李长春立场最为鲜明。胡锦涛绝对没有意愿,没有魄力去平反六四,连起码的悔悟之心都不会有。

另外,胡锦涛的政治理念也使平反六四成为不可能。从赵紫阳开始,中共领导人访问英国再也没有去城朝拜过马克思墓了,但胡锦涛却在访问俄罗斯时特别参观列宁的母校喀山大学,还深情款款地凭吊列宁坐过的书桌,这和外交姿态没有关系,因为俄罗斯已抛弃了列宁主义,这种举止完全是胡锦涛内心认知的流露。



还有最近重新掀起“学雷锋”运动,也是来自胡锦涛的指示,不难想像,就连另一个保守僵化至极的官僚、主管意识形态的李长春对“学雷锋”都不会有太大兴趣。由此可见,胡锦涛的头脑始终停留在早年共青团政工干部的水平。要他出头平反六四,实在没有指望。

但平反六四确实是一种政治资源,中共内部谁能争得这份资源,谁就可以获取政治加分。别看现在六四还是烫手山芋,党内依然避谈这个话题。



但肯定不止一个人会去争取这份政治资源,据北京风传的小道消息,薄熙来就想过要以有限度平反六四来拉拢民心,他有意把八九民运重新定性为“反腐爱国运动”,动机之一,就是避开爱国民主运动这个定义,因为他掌握大权之后也不可能赐予人民以民主;


动机之二,薄熙来攻击胡温,以及将来篡夺最高权力,都需要高举反腐大旗,“反腐爱国运动”的名词正可以拿来造势。薄熙来的父亲在六四镇压时是犯下深重罪孽的,但薄熙来在文革斗争会上连亲生父亲都拳脚交加,依他这种性格,为达政治目的,他完全可以不必顾忌父亲在六四时说过什么做过什么。

然而另有一个习近平,对于平反六四,则更有道德优势,首先他自己和六四镇压毫无瓜葛;其次,他的父亲习仲勋当年是反对整肃胡耀邦的,对六四镇压当然也持反对态度。在赵紫阳去世时,习近平的母亲齐心献上花圈,花圈的挽联写明是她和全体子女敬挽,自然包括习近平。



还有一个优势就是,等到习近平上位,江泽民那一代老人应已纷纷凋谢,以胡锦涛为代表的第四代,他们在位时已经缺乏权威,退下来后将会比江泽民那一代影响力更小。


以习近平为代表的第五代,没有一个人和六四镇压有牵连,虽然不能说习近平要平反六四就完全没有压力,但政治本身就是一种利害得失的衡量,如果平反六四得到的比失去的更多,他为什么不去做?

话也说回来,归根到底平反六四并不是权力者的专利,如果人民没有给中共压力,统治阶层也不会去做。只有人民拒绝遗忘,并勇敢地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个历史血案才有昭雪的那一天。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