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经济学人》独生子女政策的后果:母亲的危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21

《经济学人》独生子女政策的后果:母亲的危机

转发此新闻:

核心提示:成千上万的微博博主表达了他们的反感、厌恶。"计生官员是人吗?为何他们能干出这种没有一点人性的事?中国建国60多年了,现在国家到处都是野兽"。当局随即删除了那些帖子。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N.D.
发表时间:2012616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校对


当郭美莲(音)再次怀孕时,她首先想到的是去做人工流产。在中国东部浙江省生活的郭美莲当时32岁,在生了两个女孩之后,1991年,在地方计生委组织下,她被强制结扎。她本应该不会怀孕的。

所以此次怀孕显得非常奇怪。但郭美莲最担心的是计划外生育可能会带来的灾难性罚款。不过,在她准备人工流产之前,她的朋友劝说她做了一次超声波检查,得知自己怀着一对双胞胎儿子。她说:"我的家庭知道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带到这个世界上。"但这将是条荆棘之路。

在中国,违背独生子女政策将会面临高额罚款。上海的父母们要为超生的孩子支付所谓的"社会抚养费"SMF),这部分钱占到上海居民平均年收入的3-6倍。独立学者、同时也是计划生育政策批判者的何亚福估计,政府自1980年以来,所收取的"社会抚养费"已超过2万亿元(3140亿美元)。

何亚福的估算基于中国每个"计划外"出生的孩子(约2亿)缴纳1万元罚款,这是种保守估计。根据上海人均年可支配收入,上海的一对夫妇为生第二胎每人须缴纳11万元,为第三胎共须缴纳43.5万元。最近,在东部富裕的浙江省,一对夫妇为他们超生的女儿交了130万元(20.5万美元)"社会抚养费",上了头条。
如未能缴纳罚金,则会带来严重的后果。第二个"黑孩子"无法注册户口,而户口与如教育这样的基本权利息息相关。但反抗的后果则更加严重。当郭美莲的兄弟拒绝缴纳"社会抚养费"时,计生官员毁了他的房子,拆毁了房墙、毁掉了家具。

本周,计划生育最黑暗的一面显露出来。在中部省份陕西省,一幅照片引发了当地媒体强烈愤怒,照片里,27岁的冯建梅平躺在诊所病床上,旁边放着她死去的7个月大的胎儿(图片恐怖)。冯建梅有个五岁大的女儿,当她的家庭无法支付4万块(6,280美元)社会抚养费时,她被强制引产。614日晚,当地政府对冯建梅道歉,涉及此事的计生官员也将被免职。

在新浪微博(中国版的twitter)上, Huangsong999 说,"这纯粹是谋杀",成千上万的微博博主表达了他们的反感、厌恶。"计生官员是人吗?为何他们能干出这种没有一点人性的事?中国建国60多年了,现在国家到处都是野兽"。当局随即删除了那些帖子。

杨支柱是少数公开批评"社会抚养费"的人,他称其为"恐怖费"。杨支柱和他的爱人最初拒绝为他们的第二个女儿缴纳"社会抚养费"。这次违法行为使杨支柱丢掉法律教授的工作。今年4月,他妻子账户上的240300元被人提走。杨支柱在网上发起"要饭"运动作为抗议。他解释说,"这更像是为了教育人们认识到计划生育的残酷性而进行的行为艺术。我被强盗抢劫了。"

政府为"只生一个孩子"炮制出许多激励措施。最好的学校更乐于接收那些持有"独生子女光荣证"的学生。这些只生一个孩子的父母每年可以获得特别津贴,此外还有退休补助金。

但是执行一个漏洞百出的政策非常困难。(考虑到中国十分危险的低生育率及快速老化的人口,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将雪上加霜。)2007年,计生官员估计计划生育政策只适用了不到中国40%的人口。如果头胎是个女孩,农村地区夫妇通常还可以再生第二胎。其他许多规则似乎都是任意的。在上海,如果夫妻至少有一方从事渔业工作,出海五年,夫妇则可以生育二胎且没有惩罚。

另外一些人则寻求更有想象力的招数来规避"社会抚养费"33岁的董锋(音)来自南京,他通过提供"假丈夫"的服务,实现一对夫妇要第二个孩子的心愿。董锋在利用计划生育政策的另一个漏洞:如果新婚夫妇中的一方没有孩子,而另一方以前的家庭有孩子,那么计划生育政策允许生第二个异父同胞(异母同胞)的孩子。董锋自己没有孩子,他现在正帮助一个当过一次母亲的妇女完成心愿。他将因此获得2万元的收入(比大多数"社会抚养费"少),这需要登记结婚、申请准生证,最终为孩子上户口。互不干涉彼此的个人生活是他唯一的非现金要求。

对于郭美莲和她的双胞胎儿子来说,"关系"最后帮了她大忙。起先,考虑到结扎失败,她被要求缴纳2万元,打了对折。之后她恳求与其兄弟一起上过学的镇长帮忙,于是进一步打折,最终只象征性地交了1000元。

郭美莲说,"但是我还是感到愤慨,抚养孩子已经是很大包袱了,政府不提供任何帮助,还要从我们这要钱。在我看来,他们就是贼。"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