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重庆爆发民众 柔性持续抗议 双桥宛若死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0

重庆爆发民众 柔性持续抗议 双桥宛若死城

转发此新闻:




六四天网负责人黄琦 / Huang Qi

重庆市万盛区等地近日连续发生规模不等的群众自发柔性抗议,有人称之为“占街”或者“散步,抗议形式令当局很难控制。


事件起因较复杂,有的针对重庆现任领导张德江,另外也不乏同情薄熙来的声音,不过大量则是当地民众多年积累的民生宿怨。


*抗议持续数天*


重庆部分地区六四前后出现的群众街头抗议活动,断断续续持续到北京时间9日凌晨。中国民间维权网站“六四天网”6月9号的消息说,8日晚上10点仍有大批民众在重庆万盛区法院附近的梅园小区聚集。


有人喊出“打倒黄奇帆,还我万盛”的口号。警方出动便衣和着装武警,手持警棍到场维安,并且动用催泪瓦斯。事件次日凌晨结束。重庆居民王先生说:“重庆双桥地区那边据说有几万人聚集,万盛地区这边一直在闹,后来平静了一段时间。”


*柔性抗议形式:占街和散步*


在此之前,重庆上述地区也发生大规模群众上街游行事件,当地居民罗女士对美国之音说,确切地讲,重庆民众近期抗议活动不叫游行,而叫“占街”行动:“所谓‘占街’,就是抗议者一群一群地聚在那个地方,占(据)着街(道),那些武装人员则在旁边堵住抗议者,最后武装人员赶抗议者走,行不通就开始打他们。”


报道说,部分抗议群众被警方驱散后地面上留有血迹。报道还说,许多商户参加了罢市,当地马路上一度出现“人山人海”的“散步”人群。


*抗议行动背后多因素*


六四天网的黄琦说,重庆部分地区爆发群众自发柔性集结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万盛事件的原因,是中国政府执政以来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没有得到充分解决,引起民众的抗争,例如工资等问题。


薄熙来下台以后,也不排除民众当中有对薄熙来有良好看法的朋友们也一起参加了这次抗议活动。万盛事件中,民众谈的都是最小最简单的事情,因此共产党找不出‘颠覆国家政权’之类的理由进行打压,群众的斗争艺术越来强。”


*挺张德江 去薄熙来*


谈到近日重庆地区民众参加抗议活动的心态时,当地居民王先生说,有民众认为,张德江政绩应予正面肯定,许多人对薄熙来时代似乎并不留恋,他对美国之音说,薄熙来时代的许多标语口号已经消失,代之以张德江带来的新政治气候。


他说:“张德江也说,重庆的民营企业要发展,他说,哪里的民营企业多,哪里才有财富,很明显,张德江没有走那种打压民营企业,没收别人财产,走那种带有共产性质的路子。”


*记者采访受限*


报道说,重庆部分地区的民众自发柔性抗议,令当地政府非常紧张。一些进入当地采访的记者,包括香港记者,受到严格限制。


他们的采访器材,例如相机,录音笔,计算机,手机等被扣押,机内信息被当局复制留档。记者的手机通讯信号还受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新型干扰。VOA


-------------------
重庆再有万人示威 警放催泪弹镇压
RFA


重庆市万盛区居民反对合并,周四晚再爆发大规模镇压。政府施放催泪弹驱散上万名示威者,过程中不少群众被武警殴打受伤,更传闻有人死亡,但消息未获证实。商店连续两星期罢市后,部份店主周五已恢复营业。(林静报道)

万盛区四月发生大规模骚乱,政府一度施放催泪弹镇压后,在周四晚,催泪弹的烟雾和气味,再次于万盛区人群中肆虐。

市民方先生接受本台访问时候指,上月底有传一名学生被警方打死,将民众怒火推至高峰,参与街头“散步”的民众越来越多。政府不敢松懈,上周五派来大批武警戒备。警民之间每晚在街上对峙,到周四晚九时左右,万盛区法院一带终于爆发冲突,警方手持警棍殴打示威者,并施放多个催泪弹驱赶,市民纷纷走避,有多人被打伤。

方先生说:很多群众都看到当时的情况,警方就追起来,市民就跑走了,跑不赢的就给捉,楼上有人看的警察也冲上去捉。市民昨晚没有喊口号,是有放催泪弹但没有开枪。
记者问:听说有人受伤了吗?
他说:是有很多人受伤,听说给打死的都有几个。

方先生指,冲突过后电视或报纸只字未提,他形容万盛区现在被当局搞得人心惶惶,经过周四晚的冲突,担心四月的大规模骚乱再次上演,当局随时再调来军队镇压,因此晚上绝不敢外出。

参与罢市的宾馆负责人霍女士说,周四晚听到街外群众呼喊声始起彼落,就知道警方镇压行动又再开始了。她说:“昨天晩上根本不知道发生甚么事,总之是放了催泪弹我们没有出去看。广场那边昨晚是很多人,闹得很厉害,警察多得很,拉来了一车车的武警,听说是有打伤人,具体的我们不知道。”

霍女士指,现在万盛区根本无秩序可言,为安全计晚上绝不外出,只有早上才敢探头外看。她说,虽然经过周四晚的催泪弹驱赶,反而周五却陆续有店铺开门,她分析不少店家已经挨不住无了期的罢市,家长亦迫不得以送学生们上课。她说:“早上跟平常一样算正常,该做生意的会做生意,不少店铺今天也开门做生意了。孩子们有上学,但是这个情况我们当然不放心,只好接上接下课,唯有这样。”

海外网站中国苿莉花革命报导,在六四事件纪念日,由于警力不足,万盛区政府从重庆市急调20部装甲车、防暴车、水炮车前来戒备。由于不满政府把万盛区与綦江县合并,造成万盛的经济下滑,以及削减民众福利。万盛区民众曾于4月中连续两天上街游行抗议,当局派出数千员警到场镇压,期间警方施放催泪弹,示威者则投掷石头还击,双方发生流血冲突。其后数日,万盛多处出现零星冲突,警方展开拘捕行动。

政府其后推出八大经济优惠试图安抚群众,但民众未有接受。至上月中,当地气氛又趋不稳,区内近九成商户罢市,每到傍晚民众到街上聚集,以“散步”方式持续抗争。

另外,同样不满跟大足县合并的重庆市双桥区群众,继周三于205国道近郊处,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后,周四、周五均有上千群众仍在国道周边聚集,警方亦派出大量武警戒备,双方表现克制,暂时未再造成流血冲突。RFA

----------------------
满街武警公安 双桥宛若死城


中国时报


「这么多武警、公安,双桥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杜师傅是重庆人,从市区开车到双桥,在大邮公路分岔进双桥的路口,他立即嗅到不寻常的气氛:

多辆警车停在路边;岔路口的小山坡上站着十多名警察;十名公安组成一个小队,持盾牌在街上穿梭巡逻。

车子再往镇上开,迎面驶来数十辆由警车、小货车、大巴士组成的车队,荷枪实弹的武警分站在小货车两侧,以犀利的眼神盯着街道两旁的动静,车队还不断广播,「市民朋友们,我们是武警的子弟兵,我们来双桥是来保护你们的。请大家不要聚众闹事,不要听信谣言!」严肃的口吻令双桥市区气氛显得风声鹤唳。

虽然是周六,但市区却安静的出奇,百业萧条宛若死城。市场摊贩、路边餐馆虽然照常做生意,但街上空荡荡的几乎看不到行人,商家门可罗雀,人都究竟去哪里了?餐馆老板透露,「前两天打得厉害,商店都关门歇业,倒是医院的生意可好了!」但究竟有没有人死亡?老板说「只是听说而已。」

双桥区的一座体育馆,许多妈妈送小朋友来才艺班跳舞。和大人攀谈,询问为何路上这么多警察,对方立即换上一副警戒的眼神,装做听不懂;就算问小朋友,也是反呛「你不会自己看喔?」

除了警车巡逻,路边常可见到停了外地的游览车,一辆车牌「川R」开头的大巴,显示来自双桥北方两百公里外的南充,车上坐满正在休息的警察和士兵。民众说,「异地出警,和民众彼此不认识就没有顾虑,动手更干脆。」

在市区广场上有一座电视墙,重复播放着当地官员的讲话,强调双桥经济开发区是国务院中央支持的项目,并要求民众「不信谣、不听谣、不传谣、不围观。要相信政府会帮民众解决问题。」

但市民不满的说,如果政府有诚意解决问题,民众还会上街示威吗?

-------------------
薄熙来留隐患 社经问题连爆


中国时报 
 ▲重慶市雙橋區騷亂平息後,9日上午仍有大批武警荷槍實彈上街巡邏,不斷廣播警告群眾不要聚眾鬧事。(藍孝威攝)
重庆市双桥区骚乱平息后,9日上午仍有大批武警荷枪实弹上街巡逻,不断广播警告群众不要聚众闹事。
     继万盛区后,重庆双桥区六月六日也发生万人上街,并和警方发生肢体推挤冲突事件。自薄熙来去职之后,重庆周边区县群众事件频仍,薄熙来昔日施政作为的后遗症一一浮现,其中包含强制拆迁带来的大批不满民众,还有打黑留下的一大批冤案受害者,更有如万盛区、双桥区等不满行政区域重划的民众走上街头,对担任救火队的重庆市委书记张德江来说,「维稳」成为首要工作。
     薄熙来去职后,中共政治局委员张德江被紧急调往重庆。张德江空降重庆后,发现大量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尽管外调五十七名司局级官员前来助阵,但要解决薄熙来留下的隐患仍是困难重重。
     在六四事件廿三周年纪念日前后,重庆万盛区连续多日出现万人游行,藉「敏感日」给当局施加压力,抗议政府强迫该区和綦江区合并,且有许多商户罢市。马路上人山人海,重庆政府紧急调派各种防暴车和防暴员警到当地戒备。
     事实上,四月十日重庆万盛区就有数万民众举行大规模示威,抗议万盛与綦江并区。重庆当局出动数千名警力镇压,军民发生大规模冲突,传出有人伤亡,但官方彻底封锁消息。
     受万盛区居民游行抗议的影响,双桥区数千居民在六月六日也上街示威,抗议双桥区与大足县合并,造成大邮公路严重堵车。当地民众形容,「早上还是群众攻击警察,下午就变成警察殴打群众。」
     双桥区民众表示,薄熙来去年十一月强行把双桥区和大足县合并为大足区。合并后,双桥区经济下滑、居民福利减少,很多双桥区的低保户被取消资格,引起民众强烈不满。为了兴建经济开发区,原双桥区民众遭征地拆迁并获承诺将发给补偿金,但新成立的大足区政府却拒不认帐,令拆迁户群情激愤,「这是什么政府?根本是官逼民反!」
     除了社会问题,经济问题也很棘手。坊间传闻,重庆市政府实际上已经破产,总债务高达人民币五千亿元,是重庆市年财政收入的五倍。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