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状告北京税局 警方阻止艾未未出庭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21

状告北京税局 警方阻止艾未未出庭

转发此新闻:
Film "Ai Weiwei - Never Sorry", der diese Woche (KW 24) in den Kinos anläuft: Ai Weiwei bei der Arbeit; Copyright: Filmverleih DCM***Das Bild darf nur im Rahmen einer Filmbesprechung benutzt werden

发课公司状告北京税务第二稽查局的案件开庭。发课公司指定的代理人艾未未却被警方控制不得前往。艾未未在推特上写道:这片神奇的国土,可升入太空,但没可能以1522万买回一个陈述清白的席位。
"我作为发课公司指定的代理人,原定是与三位律师一起出席今天我们状告北京税务第二稽查局的开庭。但是警方阻止了我的出庭。"620日,艾未未在家中接受了德国之声的电话采访。
201111月,北京市地税局第二稽查局认定北京发课文化有限公司偷税,并对其作出补罚1522万元的决定。随后一周,3万多名网友协助凑齐900万元借款作为纳税担保金,使发课公司获得复议诉讼资格。
"澄清自己的名声,是维护国家法律的尊严"
620日,艾未未在Google+发文,指出整个发课税案过程中,执法部门处处违法。在问及他原本想在法庭上作怎样的陈述时,艾未未说:
"我们还是根据一些事实依据,来帮助政府的机构来遵法、守法,也就是说按照中国的法律和中国对司法程序的要求。地税局在处罚北京发课公司的税务案中,在它的每一个动作、或者每一个层面上都具有严重的错误。指出这些错误,是一个纳税人、也是一个公民最基本的权利。我们从来认为,一个公民在澄清自己的名声和维护法律最基本的权益的时候,是维护了一个国家法律的尊严,同时也是维护了一个法治社会的稳定。放弃、或者说忽视这种努力,都会造成社会的极度不稳定和不具有信任感。那么这样,受到伤害的仍然是最广大的公民。"
 A security camera to watch the main entrance of Chinese dissident artist Ai Weiwei's home is decorated with a Chinese lantern amongst the autumn colors in Beijing, China, Monday, Nov. 7, 2011. Thousands of people have sent more than 5.3 million yuan ($840,000) to Ai, some tossing cash folded into airplanes over his gate, he said Monday, to help him pay a tax bill they see as government harassment. The Beijing tax bureau was demanding that he pay 15 million yuan ($2.4 million) in back taxes and fines. (Foto:Ng Han Guan/AP/dapd)
艾未未家门外的监视摄像头


"我们赢的只是年轻人的心"
艾未未在Google+发文写道,这是"以经济犯罪为理由打压持不同政治观点、清肃言论自由的经典案件"20114月,艾未未在北京首都机场失踪,警方对他实施81天的秘密关押,其间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对他进行审讯调查。两个月后,新华社称艾未未实际控制的发课公司涉嫌巨额偷漏税。
620日下午,发课公司诉税务稽查局的案件在朝阳区法院开庭。艾未未则在家中。但他说,他在家里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对案件的审理"没什么好等待的"
"因为到目前为止,经过了很多、很多步,不是一步走到今天的。那么每一步,--从对我的非法关押、到释放、到税案,甚至我们往前说,从5·12四川地震调查时警方对我的暴力,上海对我工作室的拆除,都从来没有一个说法,我们都做过巨大的努力来申诉,也是这种申诉将我们带到越来越困难的状态。所以我们在这条路上已经走得很远了,在这条路上我们从来没有赢过,我们赢的只是一个社会公众的舆论,赢的只是年轻人的心和他们对公平和正义的一种期待。"
"不会辜负每一个人为我所做的努力"
艾未未在推特上有超过15万名"关注者"。有推友表示,已前往朝阳法院"围观"。据他们描述,现场有很多辆警车,还有外国记者被警察带离现场。
艾未未说:"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邀请。只是我也有义务把这个通知公开化,因为究竟关心这个案子的人非常多,我有3万多个债主和900万的欠债。那么我觉得我有义务让他们知道这个案情的发展,和我在这个事情上所作的努力。我觉得我不会辜负每一个人为我所做的努力。我既然是被选择的,那么我会在这条路上奉陪到底。"
 A Chinese police officer, right, and a security guard stand outside the entrance to Ai Weiwei's studio in Beijing Sunday, April 3, 2011. China blocked Ai Weiwei, one of its most famous contemporary artists, from taking a flight to Hong Kong on Sunday and police later raided his Beijing studio, the man's assistant said. (AP Photo/Ng Han Guan)
艾未未的大门外


工作室摄像被扭伤
艾未未说,620日,他住所门前出现数十辆警车和很多警员。艾未未工作室的摄像出门去记录,警察企图将他带上警车,并抢夺他的摄像器材。摄像在保护自己器材的同时被扭伤,照相机镜头和他的眼镜也被公安收走,后来在艾未未的交涉下予以归还。
"我觉得我们做到了让公众能了解这个案件,我们也做到了告诉做出这种非常不明智决定的人:用经济或者其它问题来抹黑一个对他们持有不同意见和不同观点的人,这是很愚蠢的,这样做他们必然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失去整个社会对他们的信任,和他们失去了伦理道德上面的一个位置,这样来说对一个社会更加危险。"DW


-------------------------

北京法院开庭审理艾未未地税案但本人被禁止出庭

2012年6月20日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艾未未地税案。艾未未支持者和记者被警察和便衣警察阻挡在法院门外,禁止进入旁听。
2012年6月20日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艾未未地税案。艾未未支持者和记者被警察和便衣警察阻挡在法院门外,禁止进入旁听。
(图片来源:路透社/David Gray)

作者 瑞迪 RFI
北京朝阳法院今天开庭审理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工作室发课公司地税案。但是,作为原告代理,艾未未本人却被警方控制在家中,不得出庭。而许多计划前往旁听的艾未未的支持者也都遭受同样待遇。

根据艾未未支持者通过推特微博发出的消息,周三,开庭审理艾未未发课公司地税案的朝阳法院门外如临大敌,近40辆警车停靠在法院附近,前往旁听的朋友和支持者,以及记者都被拦在门外。


艾未未本人也已被控制在家中,不得出行。艾未未在推特上表示:“这片神奇的国土,可升入太空,但没可能以1522万买回一个陈述清白的席位。旁听席没有一个留给原告,正义一方永远缺席的现实”。


艾未未去年4月一度在北京机场被秘密带走,失踪数日之后,方有外交部面对中外媒体反复追问,声称艾未未涉嫌税务舞弊。


艾未未被秘密关押81天后,取保候审,但被限制行动自由。税务部门随后责令他交付数额高达一千五百万元人民币的税金。艾未未为此起诉北京税务局。今天在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的正是艾未未的起诉。


周三,艾未未的妻子路青作为发课公司的法人代表在蒲志强等三名律师的陪同下,得以进入法庭,但其他友人则在开庭决定宣布当天就被告知已经没有旁听席位。


近二百人只得法院外围观,但律师江天勇、王荔蕻等人则已经像艾未未本人一样被控制在家中,不得出行。艾未未的朋友刘晓原律师则被带到北京郊区怀柔。


艾未未发课公司地税案朝阳区法院开庭之际,一部讲述艾未未故事的书著《艾神》周三在香港上市发行。


这本传记作品由北京媒体人杜斌完成,以第三人的视角记述艾未未的人生,包括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公民及他个人与专制进行搏斗的故事。


艾未未取保候审的期限明天也将到期。届时,艾未未是否可以真正获得自由尚有待观察。


有人认为,朝阳法院在艾未未取保候审期满前两天开审发课公司税案,极可能是当局要以艾未未作为重要当事人涉及未审结案件而以“合法”的理由限制其出境。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