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平: 中共底下 城市吃地皮 乡村吃肚皮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4

李平: 中共底下 城市吃地皮 乡村吃肚皮

转发此新闻:

陕西农妇冯建梅怀孕七个半月被强迫堕胎,再度曝光中国地方官员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时的灭绝人性。


虽然当局将强征超生费改为社会抚养费,虽然大批令人毛骨悚然的计生口号被铲除,但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官员追逐政绩、追逐超生费「分红」心态不变,「城市吃地皮、乡村吃肚皮」的现状不变,虐待孕妇、虐杀胎儿的事件就不会杜绝。
网上传闻称,当地官员因向冯建梅索取4万元超生费不果,才强迫她堕胎。
按照陕西省的规定,超生二胎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为上年人均收入的三至六倍,以去年陕西农民人均收入约5,000元计,冯建梅如生育第二胎将被罚款1.5万至3万元。如果冯建梅和丈夫缴得出这笔罚款,或许不难生下第二胎。
暴力口号铲除 官员心态未变
内地不时传出计生暴力事件,问题在于官员不只想升官,还想发财。一方面,地方官员要面对「计划生育、一票否决」政策的压力,即辖区内一旦未完成计生任务,主要官员就不能晋升。
为保仕途,官员无所不用其极,「打出来,流出来,堕出来,就是不能生下来」、「宁可血流成河,不准超生一个」、「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等震惊海内外的口号,其实也是地方官员的行动准则。
为免继续损害中共形象,当局自2007年起着手在全国铲除计生暴力口号,但官员心态并未随之改变。
另一方面,征收超生费已成乡村官员奖金的一大来源,而非按法律规定上缴国库,因此有「乡村吃肚皮」之说。朱镕基担任总理时签署发布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于20029月开始实施。
始于1980年代的超生罚款,在1990年代改名计划外生育费,至此又改名社会抚养费,但并未改变多数收费沦为官员额外奖金的实质。
内地媒体曾披露,全国一年征收的超生费逾200亿元,但去向成谜。广西博白县2007年更因滥收超生费,引爆酿成严重伤亡的官民冲突。
苹果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