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维稳机制 出现动摇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1

中国维稳机制 出现动摇

转发此新闻:




姚监復(左)与高瑜(右)成功争取来港
姚监復(左)与高瑜(右)成功争取来港
照片:麦燕庭提供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中共十八大秋天召开,维稳工作空前紧张,连从未被劝阻离境的姚监复和1989年时出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的高瑜,亦受规劝,但不少异见人士表示,中国维权人士的应对维稳能力已大幅提高,并会与当地国保公安博奕,甚至调侃或愤怒,有传媒人更指出,自陈光诚和周永康等事件出来后,北京国保有消极怠工现象,甚至主导打压维权的政法委亦有可能被削权,十多年来政法委书记成为政治局常委(入常)的惯例可能中断。

因八九民运而入狱的《经济学周报》副总编辑高瑜详述与公安争取来港经过时指出,5月已决定来港出席研讨会,6月7日早上,派出所所长与居委会主任等人来她家,希望她不要前往香港,甚至表示可以报销已购买的机票;高即大骂,并指她有权利到香港旅行,对方凭什么不让她去。


她续称,明白当局是因为前总书记赵紫阳智囊姚监复撰写北京前市长陈希同的六四事件口述而来找她麻烦,但她只是评论该书,若阻她,便是与陈希同穿同一裤子,她不接受,若真的不让她到香港,便在机场开记者会。


她续称,事后,有治安巡逻车在她家前亮灯摆岗,居委会主任和一些便衣人员也没下班,直至晚上十时许,车才撤走。她估计,这是放行的信号,中央应是考虑她态度强硬,禁行比放行的负面影响大,故此改变批示。8日早上,便与姚监复乘机来港。


姚监复指出,他出境九次,今次还是头一次被上级规劝,谈了三次,最后只是警戒他不要做与旅游身分不符的事。


他和高瑜均认为,中央第一次想禁行是不明智的,第二次决定放行则是明智的。只要坚持便可无所畏惧,期望国人可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不少中国维权人士向本台指出,当局的维稳,对他们已言,已经由过往的恐惧转为常态,过往是被喝茶已引起很大反响,现在是「不被喝茶就是说你不够资格。」杭州一名国保更向他监视的异见人士「请假」办事,希望对方不要在他离开办事期间「搞事」。更有人表示,国保公安均可以「讲价」,他们知道如何向对方争取自己的权利。


众所周知,中国的维稳费用已超出国防经费,在维稳为主的「公共安全」预算中,2012年是7017.63亿元人民币,可见维稳已成了一种产业,有异见人士甚至调侃国保是他们的客服人员。


显见维稳已不能达到震慑目标,但不断增加经费将成为一个无底洞,只能往消解不满的方向发展。《开放》杂志编辑蔡咏梅指出,陈光诚外逃、薄熙来和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事件成了维稳转向的契机。


一些常受监视的北京异见人士指出,国保有消极怠工的姿态,他们外出,国保是睁一眼、闭一眼。


蔡咏梅认为,一连串事件对国保公安做成很大打击,自觉背了黑锅,做事变得不积极。
她还说,中国内地不少声音要求削政法委的权力,不应再让书记「入常」,她相信这变动有可能在十八大出现。


好解释,政法委书记在对付法轮功之前只扮演协调角色,其后竟成了领导,对其他常委也造成威胁,薄熙来事件便是明证,故此亦想削其权力。


她认为,政法委削权,对公民社会而言是一件好事。rfi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