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党:中共统治者的秘密世界》(第二章)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1

《党:中共统治者的秘密世界》(第二章)

转发此新闻:


核心提示:《经济学人》的书评称马利德在这本书中阐明了最重要的矛盾和悖理,为何一个党制造了这么多悲剧却仍然大权在握。本书的第一章已经下架,现在推出《党》的第二章"'中国公司'——党与商业"。

Inline image 1
【图:《党:中共统治者的秘密世界》封面】

第二章 "中国公司"——党与商业(节选)

在"八九民运"所留下的个人和政治印迹依旧很鲜红的1991年底,一些官员、学者和报社编辑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几百公尺外的北京饭店会议室。在会议举行、宣言拟定不久,即为支持这场使立即表明与其无关。

几年后,出席者的名单人仍引发议论,尤其是陈元,当时他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属于太子党,是著名中央计划推行者陈云之子。不过,日后引起强大反弹的会议主题倒是毋庸置疑,聚会当时肃杀的政治气氛也一样。

党决定动用军队镇压天安门广场和周边大道的抗议者,使得人民心寒。经济政策限于强硬派与开放派的斗争,前者视镇压为重回老式国家控制的契机,后者以邓小平为首,谋求夺回巩固市场改革的主导权。许多知识分子对镇压异议人士及处罚抗议者的残酷手段,仍深感痛苦和难过。

苏联集团逐步解体所带来的冲击,撼动了整个体制。北京饭店会议不久前,戈尔巴乔夫已被军事政变推翻,中国先是高兴,接着几天后见他重新勉强上台,顿感不快。在中国人眼中,戈尔巴乔夫是破坏全球共产主义的罪魁祸首。他的政治改革,不仅严重削弱苏联本土的共产党,还丢下所有东欧兄弟共党不管,看着它们一个接一个在他身旁垮台。

有鉴于所有这些事件,北京饭店会议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随着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崩溃,要如何确保共党在中国的生存?会议得出的结论,写成14,000字的宣言《苏联剧变之后中国的现实应对与战略选择》,有点激进,但也有先见之明。

宣言提到党领导军队时说:"共产党不仅要抓枪杆子,而且要抓财产经济。"换言之,党要拥有中国名下庞大辽阔的资产,不管是大型能源企业和实业公司,还是土地,一切资产全都隶属于党,而不是政府。

以今天强大并充满自信的中国,其快速发展的经济与繁荣带来的财富来看,很容易忘了当时没有人保证它能成功。相反地,六四后的中国陷入愁云惨雾和政治僵局,因为西方国家制裁而被国际孤立。

这些年来,党成功压制国内各地对天安门事件的讨论,以致现在青少年全然不知此事,很多外国人也认为不值一提。总书记赵紫阳在一九八九年因为反对使用武力而下台,在他于2000年初过世时,许多30岁以下的中国人甚至不识此人,因为宣传部自从他下台后在整整十六年里,禁止媒体报道他。

……
经济改革初期,与大型国企打交道的许多外国人觉得,自己很像"八零年代"初期负责上海宝钢发电厂谈判的日本三菱主管。当中方在会谈压倒日方并迫使他们让步,日本人很不爽。三菱高阶主管高喊:"是的,谈判你们是赢了,但是你们是用国家队打我们企业队!"

国企巨头陈锦华在传记《亲历中国改革:陈锦华国事忆述》讲到这件事,他说日本人是对的。陈锦华写道:"为了这次谈判,我们把当时电力系统中的许多强将都请来了,日本的三菱作为一个公司是不可能做到这点的。这个例子体现了社会主义大协作的优越性。"

二十年后,当中海油这个大型国企航向境外,现在以"中国公司"已为人熟知的社会主义大协作,既占尽优势也让人尴尬。雪上加霜的是,国企之间已不再像过去那样有所谓的社会主义大协作。取而代之的是,党设立了一种社会主义的竞争形式,以善加利用国有部门。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公司"早已不再是陈锦华所描绘的巨怪,而是贪婪庞大的鱼群:它们对身旁的鱼保持警觉,尽管游往同一方向;中国企业在国内与海外各自争取交易,就像鱼群追逐少量的食物;整群鱼由共产党这条母鱼指导,其竞争力不输海中的任何大型动物。

中国过去三十年的转型,很大程度上是仰仗人民的动物本能,许多人抓住机会,几十年来第一次赚到钱。比较难懂的是党如何同时解放政府的动物本能,力量之强大超出想象。党面对的国企问题在一夜间完全改观:九零年代,党担心企业的存活;二十一世纪初,党担心的问题变成了如何管束,因为改造后的企业是如此庞大、富裕和雄心勃勃,其中许多还只是刚起步而已。
……

关于本书作者:

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是《金融时报》原驻京记者,本书《党:中共统治者的神秘世界》获得2011年亚洲协会第三届伯纳德·施瓦茨(Bernard Schwartz)图书奖。他具有20多年的亚洲报道经验。现在华盛顿做该报的首席记者。

相关阅读: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