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陕西7月大胎儿强制引流产 引起中国左右 美国同声谴责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6-14

陕西7月大胎儿强制引流产 引起中国左右 美国同声谴责

转发此新闻:

6月3日镇坪医院产房,冰冷的死亡胎儿与欲哭无泪的孕妇冯建梅。
63日镇坪医院产房,冰冷的死亡胎儿与欲哭无泪的孕妇冯建梅。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64日凌晨三点,在被强制注射引产剂36小时后,陕西镇坪县妇女冯建梅的儿子胎死腹中,被排出体外。7个月的胎儿已经几乎发育完全。冯的姐姐为她和死胎拍了那张在中国微博上引起轩然大波的血腥而悲哀的合影。
产妇冯建梅告诉记者,因为交不起生二胎的四万元罚款,陕西镇坪县被计生部门强制引产,并曾遭遇殴打;镇坪镇坪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栗永久则回应说,并非强制,引产是“合法”的。
根据冯建梅的回忆, 62日上午九点,她被镇坪县曾家镇政府的二三十名工作人员押到医院,并在当日下午三点,被医生注射了一针“毒针”,进行引产。在带去医院的车上,由于她不断挣扎,也曾遭到殴打。在医院时,也没有其他家属在场陪同。
冯建梅的公公闻讯后赶到医院,却被镇政府的人拦在楼下。而她的丈夫邓吉元,当时在外打工,她的其他家人,正在南京照顾冯身患癌症的婆婆。
镇坪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副局长栗永久则对媒体回应说,冯建梅并非被强制引产,“当时镇政府的好多人都去了,跟她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引产的事,她是同意的。”
栗永久的说法是,陕西镇坪县曾家镇前两年的计划生育工作出现下滑,抽查结果没有达到95%的合格标准。被挂了“黄牌”,到了今年,该镇想拿掉“黄牌”,要加强了相工作。而邓吉元家非要生下这个孩子,就违反了当地关于二胎的准生政策。
而冯建梅的丈夫邓吉元,向记者展示了来自曾家镇政府工作人员袁芳的一条短信,“四万一分不能少,我都给你爸说了,他说没钱还能怎样。还是你们自己大意了,没当回事。”而邓家因为邓吉元母亲的癌症,的确已经无力缴纳这四万元。
针对网曝陕西安康镇坪县强制引产七个月大胎儿一事,陕西省政府今日(613日)在官方网站回应称,陕西省人口计生委已派出工作组了解情况,待调查清楚后,将“依法严肃处理”。
13日上午,陕西省人口计生委向各市人口计生部门发出通知,再次重申,决杜绝大月份引产,切实维护育龄妇女的合法权益。
连日来,这起在中国强制计划生育政策下似乎数见不鲜的惨案,因为一张血腥的图片,直接而鲜明地让强制引产这一强制计生中最血腥的一面,冯建梅的惨状,引起了中国网友的广泛愤怒。
长期被视为为官方政策背书宣导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也在微博上对其进行了批评。他说,“我强烈反对安康对一怀孕7个月的母亲强行引产的野蛮做法。时代在变,计生强度在变,应推行更文明计生。”
但胡锡进话锋一转,又开始为官方辩护,他说,“我不支持借这件事否定整个中国的计划生育。计生对中国远远功大于过。莫用日本香港人口密度大来证明中国没必要计生。它们小,发展早,全世界资源在帮它们养活人口。但世界养不起几十亿人口的中国。”
而作家赵楚则痛切地断言,“镇坪事件就是残杀人命”。
他说,“这不是计划生育执行法规的问题,而是剥夺生命的问题,当我们使用‘强制引产’这种医学术语来描绘此事,我们实际上是在回避此事的实质,对生命的惨剧闭上眼睛,我们正在公开表明我们社会和时代对生命的残忍态度。”
他又说,“长期以来,计划生育彷佛是一件与同胞和人类生命无关的事情,彷佛是挖矿和采蘑菇,人的生命成了没有任何生命特征的工作指标,一些冰冷的、彷佛彻底无意义的数字!”
“同时,在罚款这种掠夺性的经济动力推动之下,这一本来存有理论争议的政策,在现实中,已经变成了唯利是图、毫无人性、天怒人怨的活动。受害最深和最烈的还是底层毫无社会表达能力与抗争能力的普通乡村人民。在严格的舆论和社会控制之下,这种残害所带来的滔天血泪和震撼哭泣,不被所谓主流社会听到,而被残害者成了贱民都不如的不可接触者。”
他最后说,“要生命,不要残杀;拒绝任何暴力行政。要改变,必须改变,就是现在。”rfi
-------------------------

中国计生暴力频发 美国质疑计生政策
DW

据“四川天网人权事务中心”消息,陕西当局暴力强迫公民冯建梅堕胎;另据美国对华援助协会消息,湖南长沙公民曹如意也被计生部门要求强制堕胎。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周一对中国计生政策提出质疑。
Two Chinese children drink breakfast milk at a store in Beijing Friday Aug. 26, 2005.  Government statistics show that 117 boys are born in China for every 100 girls.   Birth-control policies which limit many couples to only one child result in some female fetuses being aborted by parents who prefer boys. (AP Photo)
"四川天网人权事务中心"611日消息, 61日,陕西省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怀有七个多月的身孕的村民冯建梅,被当地官员强行带走。在向冯建梅家人索要4万元计生保证金未果后,63日,计生部门对冯建梅强行堕胎,腹中生命夭折。
另据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对外发布消息,66日,湖南省长沙市地方计生和政府官员二十余人,将怀孕5个月的曹如意强制带到省妇幼保健院,并暴力殴打,试图强行对其实施堕胎手术。其后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紧急联系当地计生部门阻止强制堕胎行为,对华援助协会也请求美国国会和美国驻中国大使馆了解关注该事件。经过多方干预后,目前当地计生部门作出暂时让步。
611日,在美国国务院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就中国计生暴力事件问题向发言人纽兰提问,她表示美国政府多次向中国政府提出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且一直明确反对中国限制多胎和强制堕胎等高压计生政策。
在此之前的67日,一直关注中国人权的美国国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 (Chris Smith) 也就此事紧急致电湖南省政府和长沙市当局,表达对这一事件的谴责,并呼吁立即停止对曹如意的强制堕胎行为。史密斯指出,中国的强制计划生育政策"不仅侵犯了人们的基本人权--生育权和尊严权,还实际上伤害了千千万万妇女的身心健康。"
"只要小孩没出生,我们要天天跟她做工作"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于67日获悉湖南长沙计生部门强制曹如意堕胎事件,即与当地计生部门取得联系。当地计生部门承认对曹如意采取限制措施,包括强制将曹如意带至医院及派二十余人进行看守。
这位计生部门官员还向傅希秋表示,按照中国计生政策,已经有一个六岁女儿的曹如意的再次怀孕属违法行为,必须采取强制手段让曹如意堕胎:"她现在怀孕五个月,是违法怀孕、违法生育,她是不符合再生育条件的,我们要先跟她工作,告诉她这个小孩是违法的。
我们要跟她做思想工作,让她'自愿'到医院去流引产,如果保留这个小孩的话,第一要交妊娠保证金,我们的规定是500020000元,除了这个钱以外,还要交社会抚养费,他们夫妇是农村户口,我们按农村人均纯收入标准的四位征收,大概要15万块。"
该计生官员也辩称当时看守曹如意并殴打她及她的丈夫的20余人,是跟随他们做工作的人员:"象她这样不配合我们的工作,可以罚她最高的为6倍,她没有能力交这个钱的话,我们会继续跟她做工作。只要在小孩没有出生,我们天天都会跟她做工作。"
"我担心政府出尔反尔"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及媒体曝光此事后,中国网民针对曹如意被计生官员非法拘禁一事向长沙市检察院递交了抗议书。在国际社会和国内行动者的声援下,长沙计生部门暂时作出让步,611日,多名看守退去;
但据曹如意向德国之声介绍,当地计生部门强迫她签署了一份"终止妊娠"的协议 "我们在筹钱,他们就是让我交一万元的妊娠保证金,如果说我不做流产,他们就不退,如果我把孩子生下来,他们就再让我交社会保证金。"
曹如意也表达她对支持者的感谢及对政府的担忧:"我希望他们守信用,我怕他们出尔反尔,孩子五个多月了,我希望能生下来。"
曹如意事件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传递给外界,几年间他一直在做有关中国计生的社会调研项目,他在一份"残暴的计生"报告中写道:"改革开放后被强制堕胎造成的死婴及孕妇死亡在4000万以上。"
他的调查报告中列举多个详实的案例,其中包括山东维权律师陈光诚曾揭露的山东临沂计生黑幕。早前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计生政策导致中国出现诸多社会问题,如独生子女教育、老龄化等,且计生部门还沦为利益集团。DW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