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的中国青年报在显要位置发表社论,点名批评官方的环球时报日前就中国腐败问题发表的社评。有媒体学者说,两家中央级媒体公开论战显示中央高层的意见分歧连中宣部也很难摆平。


共青团中央主管的中国青年报星期四在第二版显要位置发表署名评论员文章,点名严厉批评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的一篇社论有关反腐败的言论是“官话套话大话空话”,是谬论。


*中青报轰环球时报“谬论”*


中青报更在网络版“中青在线”的首页上用大号字体刊载了这篇由评论员曹林执笔的文章,题目是“舍制度和民主外,反腐无解。”文章反驳环球时报社评称腐败无法根治、关键要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的观点,说对腐败零容忍是这个时代的普世价值,也是中央领导人反复强调的主张。中青报的评论还说,对付腐败的关键是以制度将权力驯服,除了制度和民主之外,根治腐败别无他法。
环球时报社评惹争议
环球时报社评惹争议
环球时报星期二以“反腐败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攻坚战”为题发表社论,称中国处在腐败的高发期,但中国的腐败问题不比亚洲一些民主国家更严重,可是中国人的“腐败痛苦感”在亚洲可能最突出。社论说,为了不举国上下一起坠入痛苦的迷茫,国人应该理解中国无法在现阶段彻底压制腐败,而且腐败在任何国家都无法根治,关键是要把腐败控制到民众允许的程度。社论最后说,腐败问题与国家的综合发展水平有关,反腐工作只能结合其他方面的发展综合前进。


*环球时报辩称有人断章取义*


环球时报的这篇社评被广泛解读为要允许中国存在适度的腐败,并因此受到嘲讽和批评。这份报纸后来辩称有人断章取义,并要求有关媒体道歉。


北京时政评论员陈杰人称赞中国青年报发表抨击环球时报的评论文章,加入这场反腐大讨论。他说,这两家中央级媒体在反腐问题上的观点体现了他们在价值观等方面的分歧。
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李立峰
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李立峰
陈杰人说:“这两家报纸长期以来代表了两种不同的倾向。环球时报代表了一种极左派的声音,代表了少数既得利益集团的声音,代表了民粹主义者的声音,代表了反民主、反法治的声音。而中青报基本上代表了一种开明的声音、主张和赞同民主、主张法治的声音。”


*官媒论战反映中央内部分歧*


陈杰人说,人们不应该简单地将中青报和环球时报在反腐问题上的对立观点看作是中央最高层的两种不同观点,但中央内部对腐败的容忍程度显然有不同的声音。他还说,这两家报纸的论战并非中央级媒体之间就同一问题首次开战。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李立峰说,中央级媒体之间这些论战反映了中国高层内部的分歧已经大到连中宣部也很难压得住。


李立峰说:“中国青年报、环球时报等等不同的报纸,他们之间的争论,表面上肯定是反映了现在有不同的意见,而且这些不同意见已经能够在一些官方媒体的版面上有论战、有笔战。我相信这是政府内部的争论,政府不同派别的争论。由于现在处在Transition Period(权力过渡期),它没办法压住。”


李立峰说,官方媒体这些争论反映的是当局内部意见分歧,并不表明中国新闻自由的空间正在稳步持续扩大,也不能说明中宣部已经管不住中国的媒体。


至于中国青年报与环球时报这场反腐论战如何收场,人们众说纷纭。北京时政评论员陈杰人说,无论如何收场,人们围绕腐败问题的争论会继续下去。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