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革命进行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9-20

革命进行时!

转发此新闻:

革命不是由偶然事件产生的,而是由需要产生的。

——维克多·雨果

当今,一个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公民都必须面对自己生活在一个专制国家的事实,因此他们也必须对自己身处的这块土地做出抉择。或是委屈求全,默默忍受这个政权对他们自由的侵犯。或是远走高飞,逃离到一块能够让他们享有充分自由的土地。抑或是与世无争,保持自己心灵的独立,而不与这个制度有任何交集。再或是与之针锋相对,争取本应属于自己的公民权利,即革命。

什么是革命?中国究竟需不需要革命,这是所有关心中国命运的人们时常思考的问题。茉莉花革命既然以“革命”定义自身,就必须直面并且回答这个问题。

首先,我们必须破除这个政权在我们心中埋下的错误观念:把革命等同于暴力和流血。我们认为,革命究其实质,是对现存体制的一次彻底变革,是一种实现社会变革的进程,判断它的标准不在于方式,而在于它造成的结果。革命虽不是请客吃饭,但也绝不一定是暴力。暴力和流血并非革命的必要手段,存在有几乎不流血的革命,如英国的“光荣革命”和东欧等国的颜色革命。

以这一定义纵观历史,那么几乎中国所有的大规模暴力运动至多只能被称为起义而非革命,因为暴力运动后建立的政权与先前政权的统治模式几乎如出一辙,统治者依然是“家天下”,父死子继,世袭罔替。

我们认为,中国历史上只有一场社会运动能被称为真正的革命,那就是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这次革命不但改变了原先整个社会体制,更重要的是它第一次改变了人们的政治观念,把自由、平等、民主等现代观念带入我们这个古老民族的认识当中,使这些观念逐步深入人心。辛亥革命打破了我们这个古老帝国专制皇权的枷锁,改变了原先野蛮落后的君/臣二分的治者与被治者关系,而代之以政府/公民的现代政治模式。历史上首次,我们不再是臣民,而是公民。

相反,以往官方所吹嘘领导的暴力运动虽然也曾改变过社会的生产关系,以公有制代替私有制,但已经被历史证明为彻底失败。更有甚者,我们认为,当局曾经领导的社会暴力运动非但不是一场革命,而是一次包装着近代西方某派别思想的专制复辟运动,运动的结果是恢复了统治中国千年的帝国官僚制度,使其在这个政党内部死灰复燃。他们食利于民,待民如蚁,完完全全成为古代文官集团的现代翻版。不但如此,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央政权沉浸于自身的共产主义幻梦中,更制造了中国历史上史无前例的大饥荒和文化破坏,并把五四以来艰难建立的现代公民观念扫荡殆尽,代之以视领袖如神祗的个人崇拜,使极权主义和愚民主义的毒瘤生长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细胞之中,造成了一场空前的红色浩劫。六十多年过后,我们发现,当局所领导运动酿成的苦果深重戕害了我们的民族,其严重程度以至于在今天他们也不敢正视,深怕失去自己的政权合法性。事实证明这系列闹剧并非一次变革,而是一次赤裸裸的破坏。

这些恶果仍然荼毒至今,专制的恶之花仍然根植于神州大地上,并且仍在散播畸形的种子毒害我们民族的根基。畸形无处不在,它既腐蚀官僚,又毒害平民。它在设立劳动教养制度的政权之中,也在殴打摊贩的城管身上;它在吹嘘国内生产总值位列世界第二,有钱建造豪华政府办公楼,却要孩子自带课桌上学的政府之中,也在面对被两车碾压女孩却熟视无睹的过客身上;它在制定出菜刀实名制的机构之中,也在每次乘坐地铁自觉把包放进安检机器的乘客身上;它在默许毒害公民健康企业继续经营的公权之中,也在面对摔倒老人,冷眼旁观的行人身上。这个经历过所谓彻底“革命”的国度,这个曾经表现出大无畏勇气的民族,这些勤劳、勇敢、智慧的人民,现在连扶起一个摔倒老人也要瞻前顾后,聚讼纷纭。这个国度有城管、过客、乘客、行人、官僚,却独独缺乏公民。专制的毒素使人们麻木,而麻木是与不仁联系在一起的。

由此,茉莉花革命找到了自身的起点。毫无疑问,现在的中国当然需要革命,但这将是一场全新的革命。我们更愿意称之为新革命,或是变革。这场新革命与以往不同,它并不热衷流血,而是希望治愈伤口;并不崇尚刀剑,而是希望可以沟通;并不自认为找到答案,而是希望可以提出问题。这场新革命不是从肉体上摧毁人,还是从精神上去改变人,它在测试我们这个伟大民族究竟是否有能力迈过这最后一道复兴之坎。这场变革不依靠从外而内的暴力,而是依赖我们每个人由内而外的自觉,它在询问我们的选择——成为臣民还是公民。是向权力卑躬屈膝,还是对之理直气壮。

这将是一场决定中国前途命运的伟大变革,变革的希望来自于你我每个人。假使你是我们的同道,我们愿与你携手合作。假使你与我们政见不同,我们也不会视若仇雠。我们愿意倾听问题、了解诉求、沟通想法、交换意见。我们真正的目的不是流血的革命,而是体制的变革。这场变革大到整个社会体制,小到个体自身。它并不再是沙场上千军万马的兵戎相见,而是整个民族振敝起衰的灵光初现。你我手无寸铁,但你我无所不能。你我可以对官僚的私相授受进行揭露,乌坎不是做到了?你我可以对危害我们生存环境的恶行发出声讨,什邡不是做到了?你我可以对政府的贪得无厌拒不合作,沈阳不是做到了?你我可以对公权的洗脑教育表示抗议,香港不是做到了?你我可以和平呼吁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我们不是正在做吗?在强权面前我们手无寸权但我们可以选择拒不合作,在暴力面前我们身无强力但我们可以选择游行抗议。每个城市,每个个人都有可能一次事件被铭记,从而永载史册。你希望你所生活的土地以何面目被历史书写?

这难道不是正在发生的社会变革进程中的一环?这难道不是中华民族涅槃重生的一场盛会?它将是历史上第一次全民变革,理性、自制、团结、有力。也将是最后一次革命,因为历史的缝隙将被填充,旧日的创伤将得到治愈。我们将与之永别的体制将是出现在神州大地上最后一个家天下、党天下,我们将与之邂逅的国度将是这片热土上第一个民天下、众天下。我们的先人将为我们骄傲,因为他们的后人终于摆脱了其治乱循环的历史宿命。我们的后人也将为我们骄傲,因为他们的父辈让他们终于能生活在一个自由国度贡献出了自己的一份力量。你我无所畏惧,你会发现,在前行的道路上你并不孤单,因为你我彼此相伴,在身后的道路你也不是一无所有,因为我们前赴后继。

如果你我共襄盛举,患难相恤,历史将不会把我们遗忘。也许若干年后有那么一天,当你的孩子走出校门,穿着不再需要佩戴红领巾的校服指着你,将会自豪地对身旁的同学说:“瞧,那是我的爸爸(妈妈),他(她)参加过国家民主化运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9-20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