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文方:骆大使为中国的 成年人树立了榜样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26

文方:骆大使为中国的 成年人树立了榜样

转发此新闻:

前一段时间,有一张照片和一篇小学生作文在互联网上被频繁地转发,成为国内外华人之间的一个热门话题。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2011年的10月,上海的一位9岁女孩杨芷湄参加美国皮克斯动画展,被选中向全场最大的人物、也就是美国驻中国大使骆家辉问一个问题。
大概小学生最关心的还是小学生的事吧,所以杨芷湄向骆家辉提出的问题是“大使先生,您小学时候的功课怎么样?”骆家辉大使单膝跪下,面对面地和杨芷湄交谈了十几分钟。他这一跪,给这个中国小女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于是呢,今年5月初,这个上小学三年级、网名“蟹妹”的小姑娘杨芷湄写了一篇要送去参加“鲁迅青少年文学奖”比赛的作文,题目是《爸爸,请你跪下来跟我说话》。
作文里“蟹妹”说,跟爸爸说句话很不容易,因为她的爸爸又胖又高,身体像座铁塔,跟他说话,要仰着头,脖子会酸,而且爸爸没有耐心,经常大手一挥就把她打发看电视去了。
所以“蟹妹”从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爸爸能跪下来对自己说话。可惜爸爸怕跪下来裤衩会裂开来,所以拒绝了“蟹妹”的要求,是骆家辉大使帮着“蟹妹”实现了她的梦想。“蟹妹”是这样描述她和骆家辉大使见面的经过的:
“去年十月,我参加‘美国皮克斯动画展’。一个阿姨问我:”小朋友,你想问骆大使一个问题吗?‘她所说的骆大使是一个比爸爸个头稍矮的伯伯,正在跟其他人说话。他是美国大使,是这里最大的人物,很多记者围着他拍照片。
我怯怯地走到他身后,说:“大使先生,您小学时候功课怎么样?‘大使惊讶地回过头,用英语说:”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我回答道:“我这次英语考试考了82分,妈妈骂了我。‘我没有说自己都快没信心了。
骆大使和翻译单膝‘跪’在我面前。我惊呆了。他讲了十几分钟,我被他的动作和周围照相机的闪光吓坏了。只听到他说:他在小学六年级前,是只‘菜鸟’。有一次,他做了件很坏的事,老师让他写检讨,还让他在全体同学面前读了。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于是他发奋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学生。
我没有记住多少他的话。我的脑海只有他们跪下来的画面。我清晰地看到他关爱的眼神,还有耳边的白头发。
那时候,我在想:什么时候我的爸爸,可以跪下来跟我说话?“
这个小姑娘的作文给许多中国人带来了谈资,有人说这是教养,有人说这是做秀,更有人把骆大使这一跪与他走马上任时自己背背包、用减价券买咖啡、出差坐经济舱联系在一起,说成是对中国的文化侵略。
其实骆家辉大使这一跪,在他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一个举动了。骆大使自己有3个孩子,他一定就是这样跟自己的孩子说话的。推己及人,见到其他孩子,骆大使也一定会下意识地有同样的举动。
在美国,很多成年人都是这样子与孩子交流的。我在培训教师的时候,更是反复强调和孩子们的最佳交流方式是保持在同一视线水平上的交谈。坐着、跪着、蹲着,都可以,但是不应当居高临下、站着说。这个在美国是个常识,是从总统到草根平民都可以做到的事,没有复杂的动因,也根本不需要研究和解释。如果非要追究原因的话,其实就是简单的两个字——“平等”。
但是在等级分明的中国,大人跪着和孩子说话,却成了新闻,这其实挺可悲的。“蟹妹”的作文说,她的爸爸很赞赏跪着和孩子说话的方式,认为这是给弱者小孩平等的机会;但是当“蟹妹'向爸爸提出能不能跪下来跟自己平等对话的时候,她爸爸只做了两次,就找出各种借口,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对此, ”蟹妹“一句话就总结清楚了:”真的,我觉得大人想改变自己,比小孩都难。“
中国人非常向往民主、自由、公平、正义的普世价值观,而平等其实就是这些价值观的基石。人种与人种的平等、人群与人群的平等、人与人的平等、大人与小孩子的平等,代表了理想的人际关系。
很多理想其实就是从身边的小事情开始实现的。孩子们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取决于他们小时候的得到的潜移默化,而他们身边的成年人就是他们的榜样。
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