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01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转发此新闻:
美国使馆门前
职业警察王立军与被监控的盲人陈光诚,在生命临危的一刻都冲进了美国使馆。
在薄熙来家族丑闻因王立军逃进美国使馆而大爆光后,维权律师陈光诚又一次逃进了美国使馆。两次事件都暴露了中国法律和公安系统的真面目:法律如同街头废纸,警察越多的国家越不安全。
曾是重庆市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和盲人陈光诚,一个是职业警察捕头,一个是被警察监控的平民,这两个处境完全不同的人,都会在生命临危的一刻冲进租界:大使馆。上演了“监狱长和囚犯” 同往一个方向奔逃保命,相信连007剧组也编不出如此离奇的故事了。历史的逻揖本来是国富民强便大赦天下,但富甲一方的中国,正天天上演着大抓捕。
更令人反醒的是陈光诚不是飞越监狱或疯人院,而是从自已家里越了狱。在这自称为“人民共和国”里,从平民到高级干部,会明白这不是有没有自由的问题,是有没有安全生存的问题了。


这也让明眼人看到,共产党内部也许不只有一个杀人贪污的薄氏黑社会团伙,而是由一些宠大的利益集团在操控着金融和司法,一切都被和谐的谎言遮盖了。那表面亮丽的“唱红”和以维护法律尊严的“打黑,原来是如此败坏。所以,从打黑英雄王立军到诚实的草根律师陈光诚都成了有中国公民身份证却人身难保的政治难民,在自己的祖国里靠美国保性命了。
----对社会而言,本属于私人家园。人们上学挣钱勤奋工作,也都是要把自已的家建立的更完美。可以说,家应该是每个人生活的希望,是最安全地方,是归宿。但对陈光诚而言,能在上百双眼睛和摄像头的监控下,闭着眼从家里逃了,创造了轰动世界的奇迹。在这之前,警察也担心他挖地道逃走,己把种菜的后院浇上了一层水泥。
没有一位剧作家会写出“盲人从家里出逃” 的剧本。因为人们的思维从来就把返回家园当作美好结局。在今日中国,家巳经被践踏成随时被控制在屋里等死的囚笼了。中国政府竟不顾成本,把监狱制度扩展到各处的居民楼里了。谁不听党的话,你的家就马上改装成监狱。


唯色、艾未未、胡佳等人就这样住在自己的“家”里。而陈光诚从监狱放出来之后,被囚在家里一年多,断水断电缺医少药不说,家还直接成为受刑拷打的审讯室。除了封锁信息,连母亲妻子都成了二手囚犯。


公安系统用了相当于重建一座中型监狱的人员编制,以一百多人轮番看守着一个人,所花经费,据陈光诚推算己经超过6千万了,仅仅为了让他无法说出他的思想观点和政府强制坠胎真相,让他一点点地在黑暗中变成心灵的盲人,然后被国富民强和谐掉。
但和谐社会必须由千千万万个和谐的家庭组成,只要还有一个家庭被改装成牢笼,和谐就是谎言。没有一个安全美满家庭的人是失败的,把百姓的家人为变成了监狱,更是政府的失败。想让人人自危的社会,变成真正的中华,人民 ,共和,国家,变成中国人的安全家园,就必须开放言论自由,必须依法治国。


只有学校不再是党校,报纸不再是党报,军队不再是党卫军,空气里不再含有政治恐惧时,人民才会有一个安全的家,一个警察无权硬闯的私人空间。那种试图扼杀公民表达权力的强权,只会因失去排泄的渠道而造成更大的隐患。也就是说,一旦人们发现连逃进美国使馆的希望也没有了的话,那就是一场掀开黑暗的大震荡了。
如今,从公安局长到公民陈光诚投奔美国大使馆的现实,人们也更清楚了:就算你投奔国务院信访办,投奔中南海,甚至投奔温家宝的家,你也是死路一条。若大的中国,就剩下租给美国的这一块安全之地了。


半个世纪前,在日本军人追杀中国人时,南京、上海租界成了中国人的保命家园。在今天,当中国政府在追杀中国人时,租界又一次成了亚诺方舟。这可真是中国人的悲剧。


历史如果不被用来接受教训而一次次抹杀忘记的话,那南京大屠杀和天安门大屠杀就会重演。今天的中国百度网已全面封杀了“陈光诚” ,而开放的英文谷歌是十二万条之多。这种封闭和突围又在不断地重演着下一场冲突。
还中国民众一个清廉公正的社会也许很难,求政府保护更是不易,那就至少让他们有“躲”在家里的自由吧。BBC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