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广西女权机构遭暴力袭击 民间公益组织生存艰难(图/视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26

广西女权机构遭暴力袭击 民间公益组织生存艰难(图/视频)

转发此新闻:


在中国广西博白县,民间女权工作者叶海燕工作室星期三遭到8人暴力袭击, 叶海燕及其工作人员被砍伤。事件凸现中国大陆的非政治性民间公益组织生存的艰难。


现场照片 (志愿者提供/合成)
视频:叶海燕谈女权 (志愿者提供)

致力于性工作者权益保护及艾滋病防治的中国民间女权NGO(非政府组织)浮萍工作室周三晚间突然遭八名携刀人员暴力袭击,室内桌椅及柜子等东西被推倒,工作室负责人叶海燕在与暴徒争论期间遭殴打。

叶海燕周五向本台表示:有八个人冲进我们工作室,要挟我们不准我们开门(经营),再开门就要带刀来砍我们,我们志愿者中有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在值班,他还没有回过神来茶几桌子就被他们打翻了,同时我们在武汉的工作室的志愿者告诉我,警察国保叫他们搬家,那些警察还言语侮辱我说,叶海燕到处去卖B,说出的话不是一个公务员应该说的话,9点多的时候一个网友打电话过来,结果他们居然身上带着刀就直接砍过来,当时我就搬起椅子自卫,但是还是被他们打了几拳。

记者:你觉得这个是不是和你们一直从事这个公益活动有关?可能当局才找维稳人员来找你们麻烦?
叶海燕:对,他们不想我暴露太多社会的阴暗面。

记者:过去也曾经有过这样的威胁和警告吗?
叶海燕:两会期间有过一次,和最近的这次,他们好像是专业训练的,不是业余的,政府人员不能做违法的事情,你最多只能要求我怎么样,可以跟我沟通和我协商,但是你不能用暴力的手段把我怎么样,这是流氓都做不出来的事情,流氓也要有个道义。

工作室人员之后将此情况上传到微博中,引起许多网民关注,并致电慰问。据工作室人员上传的照片可以看到,叶海燕腿部有一条鲜红的伤口,工作室的电脑、鱼缸、书柜也都遭到打砸到面目全非。

叶海燕事后在她的博客写道:武汉警察骚扰姐妹花工作室,广西博白这边,派人来打砸浮萍工作室绝对不是独立的两件事情。她还援引台湾和香港的女权组织为例说,我坚持关注性工作者,一直在呼唤人们的宽容和同情。

被打伤的工作室人员文刀告诉本台记者:我现在怀疑是维稳办的,因为之前也是我接到过这样的恐吓电话,有的人被政府人员找麻烦。

设在广西博白县的浮萍工作室,运营的成本由网民的捐助,工作室也倡导健康出售安全套和艾滋病毒试纸。工作室建立后获得了许多热心志愿者的帮助,其中许多是来自当地的学生,负责人叶海燕每天还会给志愿者以及工作的姐妹们分发任务,以送安全套以及发送防艾知识的宣传单。

在中国各地的红灯区也就是性工作者们工作的地方时常遭受到当局以所谓“扫黄”的名义驱赶、罚款,有的性工作者还会遭到牢狱之灾。

叶海燕的工作室在运营期间也时常遭受到骚扰,在今年三月份招牌被砸烂,并收到过恐吓电话,曾有一位当地教师提醒叶海燕说政府的人要对她下手。

而与浮萍工作室一样长期关注底层命运的民生观察工作室也一直遭到骚扰,其网站因时常发布维权人士被打压消息而遭受到了攻击,负责人刘飞跃也经常遭当局人员的传讯。

刘飞跃告诉本台记者:这个骚扰打压一直都没有间断过,对民间机构来说是关注国内某一个具体的问题,像叶海燕就是关注性工作者的权益以及艾滋病,这个是非政治性的,你看虽然是非政治性的但是还是受到打压,与政治性机构一样受到严密的监控打压,所以我们感触比较深,经常要和当局人员打交道,这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作为民间机构没有政治上的诉求,但是被当局看成不稳定因素甚至变成敌对势力。RFA

------------------
广西艾滋病公益机构 遭暴力袭击

VOA
中国广西玉林市一家民间艾滋病公益机构,连续两天遭身份不明者暴力袭击和生命威胁。该机构工作人员认为,在中国从事敏感类公益活动困难很大,这次事件是警方维稳人员所为。不过,当地派出所负责人表示,他们会努力破案,向志愿人员提供保护。
*叶海燕主持的浮萍工作室连续两天遭打砸*
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博白县,一家名为“浮萍健康工作室”的民间艾滋病工作公益机构,523号和24号连续两天遭到一些身份不明男子持刀闯入。他们砸毁电脑,破坏办公用具,砍伤工作室負責人叶海燕和文刀。文刀对美国之音叙述了当时的情况:“前天晚上(523日),我跟叶海燕老师还有另外一个志愿者到玉林市的一个县开工作室。那天晚上九点多这伙人进来,掀翻茶几,并且威胁我们说,不准再开店,如果不听,就拿刀来砍我们。开始我们以为他们不敢,结果昨晚(524日)八点多钟,他们真的过来了。”
浮萍工作室是广西当地一个民间艾滋病公益团体,是总部设在北京的中国民间公益机构“爱知行研究所”联系的地方基层团体。该团体宣传教育社会公众了解艾滋病问题时,特别关注男女性工作者的境遇,工作中经常通过向性工作者发放安全套等物品,努力减少艾滋病的传播。
*“浮萍”:打砸疑当局维稳人员所为*
这次暴力事件发生后,受害人向博白县城关派出所报案。不过,警方办案过程中要求受害人将现场拍摄的照片从相机中删除,受害人因此认为,暴徒可能有官方背景。事件中受伤的維權人士叶海燕对美国之音说:“我感觉,这些人就是维稳部门的人。根据有两点,第一,我所倡导的(性工作者)合法化言论,跟社会主流不符,违反了(当局)意愿。再有就是,我关注性工作者的问题,暴露了社会的黑暗面,让当局觉得不爽。”
叶海燕指出,她经常批评政府,因此这次袭击很可能是自上而下的维稳行动:“我觉得,这次的行动是自上而下。不是当地(维稳部门)的一个行动,当地维稳部门懒得管这些事情,而且当地维稳单位不可能派一二十个人来搞我,当地维稳单位只有一两个人上班。我估计,如果不是(自治)区里来人,就是(玉林)市里来人了。还有一个人对我明确指向是,我参与了太多政治言论讨论,因为我时不时有些批评政府的建议。”
*派出所所长:暴徒嚣张,将“依法严惩”*
不过,城关派出所所长对美国之音说,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采取行动。他说:“昨天晚上我们及时出警,今天也派人进行调查,不过还没有什么进展。今天晚上如果(所里)有人,我会安排人,派人到案发地点附近守候一下。这帮人也太嚣张了,我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针对行凶者是否有官方背景,这位所长予以否认:“应该没有(官方背景),没有,没有,不要有这种想法。他们(志愿人员们)昨晚有点激动。我想弄清楚,你们(志愿者)究竟和谁有矛盾?得罪了谁?是不是欠了人家的钱?或者其他什么矛盾。我要全方位排查,我会尽力的。”
*民间公益事业,压力太大,发展不易*
浮萍工作室的文刀说,他们的社会公益事业的确敏感,命运卜测。性工作者成为官方扫黄目标时,公益团体遭受的压力就加大。性工作者带动的地下经济链条让当地多方受益,其中不乏政府一些单位和人员,这时的公益团体便得以生存。而当志愿者的政治言行触怒当局,民间公益团体的命运便会随政治气候动荡。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日前呼吁:鉴于民间艾滋病公益事业所面临的复杂生存环境,志愿者的安全必须得到保障,警方应该立即采取有效措施,保障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惩处犯罪分子。与此同时,志愿者应避免与暴力分子直接冲突,必要时撤离混乱环境。VO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