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美国指港人政治参与权受制 难以和平改变政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26

美国指港人政治参与权受制 难以和平改变政府

转发此新闻:




美国人权报告指港人政治参与权和改变政府的能力有限
美国人权报告指港人政治参与权和改变政府的能力有限
路透社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美国国务院发表人权年报指出,港人政治参与权和改变政府的能力有限、警方滥捕以致影响集会自由,以及权力不足而又影响力不平均的立法会,是香港三大人权问题,而学术界的自我审查亦惹起美国的关注。

24日公布的人权年报明确指出,作为香港小宪法的《基本法》限制了市民和平改变政府的权利,因为立法会半数议席由代表性不及地区直选议席的功能组别议员出任,亦令市民拥有不平等的投票权,港府虽然认同这不符普选原则,但却无意削减功能组别议席,甚至延迟取消区议会委任议席的年限。


此外,《基本法》亦限制立法会提出影响政府支出、政治结构或政策的议案,又设下极高的修改《基本法》门坎,实质效果是令中国全国人大拥有修改基本法的惟一权力。


凡此种种,泛民主党派认为,都足以令他们无法在议会取得多数议席或成为领导香港的行政长官,因为议会的投票制度会确保亲商界和亲北京人士取得多数议席。另一方面,这些亲北京和商界的人士又会慷慨支持在港的亲北京活动和议程,确保自己可以继续占据主要位置。


年报又指出,过去一年,公众认为警方滥权情况明显增加,尤其是中国副总理去年8月访港期间的安排,妨碍集会自由,而对警方不满的程度亦升至20%的创纪录高位。


新闻自由受压和业界继续自我审查亦惹起美国关注,更令人关注的,是学术界亦出现自我审查。年报明言,为获取开展研究及授课的机会,一些香港学者进行跟中国有关的工作时,有自我审查,以期与内地维持良好关系。


另外,美国亦关注到港府的出入境政策是否独立自主。国务院的年报指出,港府虽然大体尊重迁徙自由(freedom of movement),但因政治理由而拒发签证的个案却有所增加,评论指,被拒入境人士多为狠批中国政策者,包括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王丹、吾尔开希和王超华去年初想入境香港吊唁已故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被拒;民运人士杨健利去年十月亦禁止入境香港。


事实上,入境处这些限制入境的决定并非没有问题,该处前年拒绝神韵乐团这个附属于中国受制但在香港仍属自由的法轮功的团员入境,去年三月,便被高等法院推翻。



外,年报亦关注选举舞弊的指控、人口走私及少数族裔受歧视等问题。rfi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