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芜阳:十八大拆分政法委——政府或将设立“社会综合管理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12

芜阳:十八大拆分政法委——政府或将设立“社会综合管理部”

转发此新闻:


首位政法委书记董必武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就断言「政法委员会本身将逐渐被否定」,但到了周永康任政法委书记时,该机构成了第二中央。岂非中共党史之嘲讽?
关于周永康参与薄熙来政变的传闻已是中国民第一大热门政治话题,相信在周退出政坛之后,该热门才能自动消除。而周面对国人热议,特别是中共最高层处理渝变采取「薄先王后」之策后,更加被动。
王立军经美领馆爆出的薄周合谋废黜习近平的传言,没有得到官方的正式回应,这是胡温习李同谋的策略起作用:先给薄初步处分,而绝口不提「闯馆」事件调查的任何信息,让周处于如履薄冰的持续惊恐状态。
周为了试探社会(而不是胡温习李)反应,故意抓「谣言」制造者,但只对「军车如林」之说进行打压而不及「废习」之论。其行为马上又给最高层带来汹涌的指责――正是高层政治不透明,才使「谣言」迭兴。一时间,打谣者竟然成了造谣的祸根。
模式:「一拖一」争霸布局
无论薄周合谋废黜习近平的政变计划确实有否,但周永康将中央政法委升级为第二个中央的事实确实存在。换言之,若是薄不出事而按外界热传的「入常」后出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其政治权能足以与总书记习近平相抗衡。
不过,关于薄争夺十八职务的说法也存在另外版本,即他只想「入常」而等来年政府换届时出任国家主席,从法定地位角度与习近平分权。也正是由于这样的选择并没有违背党内民主原则,才使政变之说被北京最高层讳莫如深,只是指以因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犯罪而自己失察致使「严重违纪」。
由此,也可以推断:薄周废黜习近平的「谋反」计划,最后也只是落个「事出有因,查无实据」而已。
周以苦心霸心将政法委经营成第二中央,等于为整个政法权力体系即该方面的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集团扩大了地盘。比方说,维稳系内含于政法系,其「玩寇以自重」坐收巨额拨款,基层维稳机构还向企业摊派维稳费用。
维稳机构具有收费功能实乃中共六十余年统治的一大「创举」。在中央层面,周永康采取了「一拖一」的扩权模式,即扩大中央综治委的功能,使之成为政法委之下的正式二级委机构。
中央综治委扩编始于二?一一年九月十六日,其原名中的「社会治安」改为「社会管理」,意味职能的全面扩大。当时的官媒报道称「在原四十个成员单位的基础上,中央综治委增加了十一个成员单位」,中纪委、解放军总参与总政、武警总部均列入其中。
无怪乎中纪委有人惊乎他们也要变成政法委的二级委,连一向对中央俯首贴耳的「民主党派」也暗中指称「政法委成了第二中央」。
中央政法委「一拖一」扩权模式得以有效运行后,当然地会为周永康的接任者提供政变即废黜习近平的可能。因为这个模式不仅从中纪委分来大量实权(如对突发事件省市主要负责人的特殊控制),也从中央国家安全领导小组里分出了对内重大事务的处置权。
而周本人不在国安小组,小组正副组长为国家正副主席。也就是说,习近平接班之后,一旦副主席是过渡人物(如曾庆红之状)而未能获得隔代接班地位,那么可以肯定地说, 中央政法委就成了真正的第二中央。
奇观:两级党报「骂闲街」
外界纷传江泽民设计了薄周政变路子,也有说江在胡温强硬的时候牺牲了薄,云云。其实,此类说法似是而非,内里则是曾庆红一手主导了以党内民主面目出现的「以薄制习」的政治戏剧。具体到综治委改名、扩容,也是曾在幕后规划而周在前台担任主角。
薄认可不争国家主席而在「入常」后掌握第二中央,就急不可耐地介入军队事务也是对未来角色的预演――告诉在扩容加入的解放军二总部及武警方面,薄将来运行「一拖一」模式势在必然。不过,匆忙介入军队给了反对派以口实,也就有了胡温习李根本不提(至少现在不提)薄违纪介入军队,而只以对家属与身边人员「不察」之责,给予应有的纪律调查。
重庆方面掀起了「批薄」运动,对胡大表忠心,以至于不再按中央宣传口径称薄为同志。由此可见,胡温习李私下里还留着处分薄的党纪与国法之双重空间。只要曾庆红不服软,薄就会有牢狱之虞,而周永康已经无足轻重。所以,被周私下骂为「新四人帮」的胡温习李对周的打谣行动没有任何表态,任其出丑。
说到《人民日报》与《重庆日报》两级党媒连篇累牍地发表评论,指责「有同志高讲法治而自己不守法」,「有干部持有外国国籍」,「有一把手独断专行不民主」凡此等等,北京市民说:「都是在「骂闲街」,没用!来个「举例说明」不就全结了?」
清议:学者要求取消政法委
中央综治委原称「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初设于一九九一年三月,由乔石以书记处书记之本职出任。当时乔已由政治局委员兼中央政法委书记升任政治局常委。而后,任建新以书记处书记(无政治局委员资格)接任政法委书记并综治委主任以及最高法院院长,是为政法委级别最低时期。
作为中央政法委二级委的综治委确实存在权力太大而职责过虚的问题,而问题的根源则在于政法委体制一直以来担负政法部门领导又想确保司法审判相对独立之矛盾。
因此,不少中央政法委系统退休的高干反省说「政法委一直不知「干什么」,也不懂「怎么干」,受公众指责并不意外」。近期以来,网络舆论要求取消政法委的呼声越来越高,着名学者茅于轼与章诒和也先后公开表达观点,认为政法委体制有害国家法制,其设置违反宪法。
政法委在中共党史上是难以定型的机构,初任者董必武确认其为临时的机构。而由「八九??六四」事件兼其后江泽民与李鹏权争,才在乔石第一任与任建新全任及罗干第一任,以各自书记处书记与政治局一般委员的身份出任。至李鹏退下,提条件为罗干由政治局委员「入常」并专任政法委书记。江系周永康接任后,周随罗规而导致第二中央出现。
军警力量撤出综治委
目前,有确切消息证实:十八时不会撤销政法委,但其书记将由政治局一般委员出任;与此同时,综治委将从政法委下属二级委序列中脱出,而成为与政法委平行的机构或全盘转入政系而为明年政府换届后的「社会综合管理部」。
综治委在党系与政法委并列,其首长亦由政治局一般委员出任。设使归入政系,则可能合进民政部与人社部而为「大部制」的样板,但届时军方两总部与武警总部会撤出。
《争鸣》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