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横河:从陈光诚事件 对比中美危机处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12

横河:从陈光诚事件 对比中美危机处理

转发此新闻:
今天我们想从陈光诚事件看一下中国和美国对于危机处理的不同之处。前几天中国大陆媒体突然开始就陈光诚事件猛烈的攻击美国,因为中国大陆的媒体从来就没有报导过陈光诚的故事,而这次对美国的攻击也没有交代事情的来龙去脉,当然它也不敢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给公众,因此就使得很多人特别的困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网络上在这些攻击美国报导后面也大肆的删贴,不让讲出事实情真相的贴子存在,「五毛」们在沉默了一段时间以后又重新大量出现,这样使得民众更难得到真实的消息。虽然我们节目在过去几年多次介绍过陈光诚事件,最近也在连续报导,但是由于最近的进展,还是有必要把陈光诚的故事从开始简单回顾一下。

陈光诚事件回顾
陈光诚是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人,他1岁的时候失明,后来自学成为律师,接触到很多计划生育被强制堕胎、强制结扎的妇女,于是就开始替她们提供法律援助,争取她们的权益,这样就得罪了当地的官员。2006年的时候被判刑43个月,给一个盲人下的罪名是「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
对他的庭审当时就有极大的争议。陈光诚的辩护律师张立辉和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不被许进入法庭,而另外一位辩护律师许志永博士,在开庭的前一天晚上被沂南公安以「偷窃」为藉口关押起来,一直到庭审结束以后才释放。法庭临时指派两名律师没有为陈光诚做任何辩护。
关了四年多以后,20109月陈光诚出狱,直接被警车送到家中,当地官员已经把他家变成一座监狱,从此以后不仅是陈光诚没有自由,他全家都没有自由,而且外面的人还不能探望。整个村子设置了多层拦截,配备了数十人固定看守。
针对临沂当局对一个普通盲人公民非法的拘禁和迫害,中国的维权人士和网民们发起了一场「自由光诚运动」,201011月份「自由光诚网站」建立,民间发起了一波又一波到东师古村去探望陈光诚的浪潮,其中以201112月份和9月份以后的两波为最明显。
2月份的探访潮很可能是受了在210日公布的陈光诚设法带出来的录像的影响。在这个录像当中,陈光诚讲述了他一家被囚禁在家的困境,连女儿都被剥夺上学的权利。
因为前去探访的不仅有中国的自愿者、网民和维权人士,还有来自世界各个国家的记者,使得「自由光诚运动」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也成为中国人权状况的标志之一。
最近的进展就是一周以来国际媒体持续跟踪的大头条,因为正好是美国国务卿和美国财长访华,仅仅是前天《纽约时报》就有三篇文章直接谈陈光诚事件,昨天仍然是世界几个主要媒体的重要消息,尽管这时候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财长已经返回美国了,国际媒体仍然还在关注。
主要是陈光诚神奇般的从重重围困走脱,在网友和支持者,主要是南京的网友「珍珠」何培蓉和北京的郭玉闪,还有其他一些人的帮助下,陈光诚最终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
北京的着名人权活动家胡佳最先披露这一消息。后来胡佳介绍了当时的情况,就是陈光诚的朋友们在几天时间内,拚命的想帮陈光诚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最后大家不得不承认,在中国只有一个地方对陈光诚是安全的,就是美国大使馆。
尽管当时中美双方都没有宣布,但是美方立即派了一位助理国务卿到中国去,显然美方是希望在国务卿访华之前解决这个危机,那当时实际上也是间接承认了陈光诚在美国大使馆,或者是在美国保护之下的这个事实。
经过双方密集磋商以后,最后终于达成协议,陈光诚自愿离开美国使馆。这里需要指出的是陈光诚在美国大使馆从来就没有提出过避难的申请,到现在也没有,离开使馆以后就到朝阳医院,和山东来的妻子袁伟静和他的子女团聚,当时还说可以到天津去上学,去读法律。
后来的事情就急转直下了,当他到了朝阳医院以后就和外界断绝了关系,有400名以上的保安人员把朝阳医院彻底封锁了,不许别人进去。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就在推特上透露,说陈光诚离开美国使馆是受了威胁,他被告知如果他不离开使馆的话,他的妻子和孩子就会被送回山东去。
这个说法是被美国方面证实了的。是中国人都知道,把他的妻子和子女送回山东意味着什么。后来大概在医院里面袁伟静告诉他更多的来自中共警方的威胁,包括陈离开山东以后,袁伟静被绑在椅子上两天,看守们占据了他的家,拿着棍棒威胁要把她打死,再加上在医院立即就被封锁了,又禁止朋友去探望,包括美国的使馆人员也不能进入,而按照协定美国官员应该是在医院里面陪同陈光诚的。
中方在彻底孤立了陈光诚以后,又故意不送饭,造成了各种恐慌情绪,连孩子都饿得直哭。陈光诚当时感到巨大的压力和不安全感,这个是显然易见的,任何人处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这样,我想这也是有人刻意造成的,而且他没有途径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他就通过一些朋友,主要是曾金燕和律师滕彪发出信息,后来又通过美联社和英国四台的采访,更晚一些是通过美国CNN表达了他感觉到的不安全感,和希望离开中国的愿望。这是后来的进展。
究竟有没有两个中央
这里我们就要谈一下,在整个过程当中所体现出来的,也是在全世界面前展示的中共最高层内部的分裂,或者是两个中央存在。这里我们要分析一些证据事实。在中美双方达成协议,并且得到了陈光诚的同意,无论陈光诚当时同意这个协议离开美国使馆,是自愿的还是多少受了一点威胁,但是陈光诚在离开使馆的时候,至少他的心情是比较平静的,我们可以从照片看出来。最主要的威胁和恐慌是在医院里发生的,也就是说他是离开了美国大使馆,离开了美国的保护以后,在中方的监管下发生的。
一方面陈光诚得不到外面完整的信息,见不到朋友;另一方面又可以把他的不安的情绪传出去,也就是说中方有人在刻意制造这个危机。问题是中方是谁?对于美国人来说,中方只有一个,就是他们是一直在和中国政府打交道。
也许在几个月前他们要和中国政府打交道,确实如此,但是中共在经历了王立军、薄熙来的危机之后,事实上在最高层已经产生了分裂,因此美国是在同时和不同的对象打交道。
我们先看一下达成协议的一方。按照惯例,重大的外交危机,一定是由最高当局的危机小组直接处理的,也就是胡温,直接出面的是外交部,这个系统是属于现在比较正规的中共的最高统治。
这个推测可以从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孔杰荣教授的说法当中得到证实,因为孔杰荣一直是陈光诚的支持者和朋友,这次也是通过远程通讯作为陈光诚的顾问参与谈判的。
孔杰荣说对方是外交部,允诺陈光诚离开山东到中方提供的7个学校当中,任选一个去就读法律,而且保证他能够像一个普通的公民那样的生活。这应该说是原始协议,中国的谈判方,就是外交部代表最高当局愿意让陈光诚、让美国和让世界相信的内容。
如果原始协议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们确实很难解释在协议生效以后立即出现的混乱局面。也就是说在原始协议还没有真正实行的时候,立刻就在全世界面前,在美国一个高级政府代表团即将到达的时刻,去撕毁协议,没有办法解释这样的表现。
这里有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就是这个协议本身就是骗局的一部分,这是有一种人的观点,就是说为了能够让陈光诚离开使馆以便收拾他。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一做就是中共在全世界面前公开当场耍赖,不是说不可能这么做,而是是否值得。这种说法也解释不了后来为什么要派人去献花,就是说至少有人还是要顾面子的,这种做法是完全不顾面子的做法。
第二种可能就是有一个第三方介入了,而这个第三方并非是签订协议的双方,既不是美国方,也不是我们刚才讲的代表中方最权威的,以外交部为代表的,这一方就是孔杰荣教授提到的那一方了。
孔杰荣教授曾提到过,鉴于美方知道代表中方谈判的外交部是比较弱势的,这个弱势指的是在中国的权力结构里面比较弱势,因此美方同时也在和更有权力的秘密警察谈判。我想问题就出在这里。孔杰荣没有说明谁在这里是秘密警察,但是在中国方面能够被称为秘密警察的,只有两个部分。
一个部分是公安部下面的国保,另一部分是国家安全部,如果是公安国保,那就是和在临沂迫害陈光诚的是一家人。因为中国的公安结构和美国不一样,美国有地方警察,中国没有,公安部是线(条)的领导,从上到下是一家人。
鉴于公安部没有涉外的权力,所以是国安的可能性也很大,但是让国安直接出面和美国助理国务卿谈判的可能性还是不大,必须是来自更高级别的中共统治集团里面的成员的代表,而直接和公安、国安有关又高于他们的,就只有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了。
也就是说这是一批迫害陈光诚的人,在处理这件事情上面,他们是属于利益冲突的一方。按照一般常规,他们本来是应该回避的,结果他们反而参加了谈判。尽管公安和国安不会和美方单独签协议,因为那是外交部门的事情,但是他们对谈判的过程和细节、对方的弱点了如指掌,这才出现了当陈光诚一走出大使馆的门的时候,破坏协议的行动就有条不紊的开始进行了,而执行的毫无疑问是北京的警方,是以国保为主的。
要知道北京的警方就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公然去破坏最高当局和美国国务院达成的协议,因此直接操纵的只有周永康一个人才有这个权力,才有这个胆子。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谁在这里最需要去恐吓陈光诚?陈光诚一出来以后,对温家宝提出了三点要求,第一条是彻查迫害他及其家人的嫌犯。
这个系统是临沂和沂南的地方政府,具体执行的是公安国保,但是正如我们在上一次分析的,当事态发展到足以被世界关注,涉及到外国记者、影星,需要外交部直接出来为临沂方面去辩解、撒谎,这就不是临沂这一个地方上的事情了,而是整个维稳系统的事。如果按照陈光诚的要求追查下去,一定会查到周永康身上。
第二个要求是要求保护家人的安全。是谁对陈光诚的家人造成威胁?当然还是同一批人、同一批机构。第三个要求,就是查用于迫害他的,一年现在超过六千万的维稳经费当中的腐败。
几千万人民币,当然我们上次讨论过,不可能是沂南地方当局出的,他们出不起,是谁拨款的?谁批准用的?哪些人从中得益了?送北京去贿赂谁了?一查一定也能查到周永康。按照常规破案是查动机,在这里中央最高层、最有动机的,或者说唯一有动机的,还是非周永康莫属。
危机处理的透明度比较
下面我们就来看一下,这一次在处理这个危机的过程当中的透明和不透明。对于中方的作法,基本上外面是靠猜测和分析,包括参加谈判的人,当然有些内容,也许永远不会曝光,对比一下的话,美国政府是如何做的,我们在这里不讨论美国政府的作法有没有错,或者是否对,这个在美国有国会、有媒体监督,我们讨论的是美国具体的操作。
首先它是公开透明。有多少不同意见,谈判方只有一个,决策方只有一个,就是现在的美国政府,他们的政策明确,他们需要面对媒体和国会。除了开始几天,由于考虑陈光诚的安全和其他的因素、两国之间的关系以外,整个过程不属于国家机密,这和王立军携带国家机密进入美国领事馆不同,这里纯粹是人权问题,他没有办法保密。
当助理国务卿派往北京的时候,基本上政府就算把这件事情半公开化了,到陈光诚出现和离开,美方人员都是公开的,就是美国政府方面的人员,包括骆家辉大使,而国务卿希拉里也是公开表态的。媒体是持续的报导,美国最主要的主流媒体,就包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美联社等等,他的网站报导的几乎是和北京发生的事情同步。
我记得当时看到曾金燕在推特上面说,联系不上一直关注陈光诚的议员克里斯-史密斯的时候,我马上就抓起电话,打到史密斯办公室,请他们去看推特,去关注正在朝阳医院发生的事情,而接电话的助理保证说会让议员知道。
电话挂断不到20分钟,就看到多家美国媒体,用英文把陈光诚对外打的电话,和曾金燕、滕彪推特上的内容报导出来了。当然我相信,当时给史密斯办公室打电话的大有人在。
这里我觉得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国会的监督功能的效率。在美国,和国会议员办公室联系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拿起电话一打就可以了,肯定有人接,而且肯定能跟你对上话。
在我打完电话几个小时以后,我就看到国会就公布了,第二天下午两点在国会举行关于陈光诚问题的紧急听证会,是哪个单位举办呢?是CECC,就是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史密斯议员是这个委员会的主席。非常有效率,第二天就开听证。
再看一下出席听证会的名单,你就更可以看出他们的效率和职业素质,我只举两个人,这两个人应该是比较难找到的,其他的人很多就是跟美国政府有联系的,或者是美国智库的、或者是着名的在美国的人权活动家,这些人可以很快找到。其中两名,把他们找去听证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名是第一个公布和陈光诚侄子陈可贵通话而且录音的曹雅雪女士,她把录音放在网上,这是最重要的证据,就是陈光诚的
侄子亲口讲的话,她把它录下来了;另外一名就是在国内多次探访陈光诚的王雪臻女士,这两个人几乎是能在美国找到而平常和美国国会不一定有紧密联系的,而和陈光诚事件直接相关的仅有的两个人,这两个人都出席了。
其他出席的都是和陈光诚有过直接、间接的接触或者是长期关注的各方。最为网上中国人津津乐道的恐怕是美国哈德森研究所霍洛维茨(Michael Horowitz)的证词,他的证词逻辑清晰、论证严谨,12分钟的证词一气呵成,没有一句废话。所以有人在网上说这是一篇教科书性质的证词。
听证的过程全长2小时40分钟,全程通过国会网络对全世界直播。同时美国的C-SPAN有线电视直接也是直播。听证会的最后对华援助协会负责人傅希秋(Bob Fu)接通了陈光诚的电话,电话通过麦克风放大,全世界都目击了陈光诚在朝阳医院和美国国会听证主持者史密斯议员(Chris Smith)的对话过程。
我们可以看到在这里一方面是政府有足够的权力来处理危机,它的责权非常分明,不像中国方面隐含着有两个方面,而且有一方面是拆台的。另一方面媒体的报导和国会又起到了严密监督的作用,而且是即时监督,发生了什么立刻就把它报导出去。
在这种透明之下没有人可能去做秘密交易,非常困难。尤其是美国国会的听证会,在这个听证会上更多的侧重是美国的价值观、对于人权的尊重,尤其是对陈光诚。陈光诚是远在万里和大部分美国人没有任何关系的一个普通的盲人维权者,而在这个国会的听证当中,大家都可以看到是怎么体现出对这个个体权利的尊重的。我想所有看过听证会的华人,真是没有办法不感叹!
对于美国政府在这次危机当中的处理方法结果相信在美国还会持续的进行讨论。一些关于美国外交政策在这次事件当中的行为和准则,对于他的检讨也会继续进行。无论是媒体、学者、智库都会以各种方式加入这场讨论。
可以相信的是这些讨论都是公开、透明的,但是那是美国人的事情,在美国人看来批评和监督政府理所当然。霍洛维茨在作证的时候说过这么一句话,说人权不应该仅仅是包括在美国的外交政策里,人权就是美国的外交政策。
出国代替不了问责
当然这个事情现在还远远没有解决。按照官方的说法,陈光诚是一个普通的公民,他可以以一个公民的身份申请出国留学,而美国的纽约大学也发出了邀请。有一种说法说是周永康达到了目的,把陈光诚赶出国了。
我个人认为只要陈光诚是在信息足够的情况下自己做出的决定,所有的人都应该尊重他的决定。我认为现在这个时候让他和全家出国,对他一家是最好的。
但是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和它所衍生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首先是陈光诚给温家宝提出的三点要求,这是原始的要求,这个要求不是说把陈光诚送出国去留学就能解决的。
不能说当别人提出一个问题以后就制造出一个新的问题,然后解决这个新的问题就算解决全部问题了。目前的情况就是这样,所以所有的人都应该坚持要求中共高层对陈光诚原始的三点要求做出回答。当然陈光诚能不能出国、能不能成行还是一个未知数,在中国什么都可能发生。
第二就是被抓捕的在家乡的陈光诚的家人、亲戚,他的侄子陈可贵还下落不明。根据曹雅雪在美国国会的证词,陈可贵两次打通了公安局的电话自首但是就是没有人来接他。沂南政府却在网上说他正在逃亡,当局正在抓捕他。
这个说法就非常令人怀疑当地政府的动机,为什么自首了不去把他带到公安局去,却要说正在抓捕?要知道临沂和沂南政府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臭名昭着的地方政府,它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能远远超出我们能够想像的。
第三点就是对探望朋友的打压。如果中共还有一点点最基本的对自己承诺的尊重,不是对别人尊重,中共不会尊重别人,就对自己还有一点点尊重的话,就应该允许朋友去探望陈光诚。
北京的国保5个人围殴江天勇,把江天勇律师的耳膜打破了还不让人去医院,这些事情都要追究。这时候不可能把责任推给临沂,能够让临沂和北京联合行动的,也只有中央政法委和周永康。
第四点就是对于一些媒体突然对美国的叫阵骂街,这些实在是不值得反驳的。我上次在节目里谈到说中共在陈光诚事件上是完全无理的,它不可能像对王立军,甚至是像20多年前像对方励之那样,对美国提出什么指控和要求。
但是现在看到中国一些媒体的这种叫骂,我还是觉得很惭愧,我居然低估了中共的无耻,真是应了那句话,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中共做不出的。我只有一个希望就是但愿策划这件事情的人,当轮到自己成为中共绞杀机器对象的时候、倒楣的时候不要往美国或者美国领使馆跑。
表面上中共或者更明确的说周永康达到了短期目标,也就说用陈光诚合法出国,这种说法还没有成为行为,代替了追究责任的三点要求,但是它的代价是,如果不说是彻底消除了话,也是进一步严重打击了某些西方政府和民间本来就仅剩无几的对中共的期望。也白白浪费了中共大外宣花的几百亿元,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一个统治集团如果连自己刚刚做出的承诺保持一个小时都做不到的话,世界上不可能再有人指望它能在国际事务上和国际社会合作,也不会再相信它的信用。好。
希望之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