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胡佳表示当局想知道 陈光诚骆家辉何时见过面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01

胡佳表示当局想知道 陈光诚骆家辉何时见过面

转发此新闻: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郑汉良
曾与失明维权律师陈光诚在北京见过面的另一维权人士胡佳,在被公安带走整整24小时之后,获得释放,香港驻北京大批记者试图开车追踪采访获释的胡佳,但遭到公安尾随监视而不果。
胡佳29日晚获释后随即在其推特微博上向各界报了平安,他在30日凌晨时分休息之前发的微博说:「晚安,光诚。晚安,伟静。晚安,光福大哥。晚安,可贵。晚安,小克斯。晚安,伯母。晚安,玉闪。晚安,珍珠。晚安,自由。」
光福和可贵分别是陈光诚的兄弟和侄儿,两人据说因为抗拒当局非法入屋搜查陈光诚而下落不明。有说两人已被当局拘捕,但根据官方网站透露,当局已向陈可贵发出逮捕令。郭玉闪与珍珠等人据传曾帮助陈光诚逃出山东。
胡佳在陈光诚逃离山东临沂居所之后,宣称曾在北京与陈见过面,又表示陈目前人在「全中国最安全的地方,美国大使馆」,之后不久即被公安带到北京通州中仓派出所问话,期间公安曾告诉胡佳妻子曾金燕,胡佳的拘禁时间可能长达24小时。
胡佳获释甫即在推特说:「24小时,一分钟不少。至少拿着“违反剥夺政治权利期监督管理规定”的法律名义。而昨天(二十八日)国保总队明确承认陈光诚、郭玉闪与珍珠三位公民的行为没有任何违法之处。国家机器无权干预。那么对郭玉闪和珍珠采取的就是非法拘禁。」
胡佳又说,当局最有兴趣知道的问题就是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甚么时候见过陈光诚的,胡佳说:「国保最令我困惑的问题:『陈光诚什么时候见到骆家辉的?』『陈光诚见骆家辉时你在场吗?』


难道国保自己的情报管道确认他们已经相见?还是用主观推测的假问题来试探我?不得而知。我早就盼望他们(陈光诚和骆家辉)在东师古村(陈在山东的家乡)见,现在即使已在美国使馆相会,也只能说相见恨晚。」
胡佳的推特说:「传唤期间质询国保总队,给我做笔录的刑事预审警察代转的回音是:“郭玉闪和珍珠没有什么事,你结束传唤后估计就能联系上他们。”一开手机我马上尝试,无果。现在又是近8小时过去了,两人皆未开机,分明仍在非法拘禁之下。国保的话永远是骗局。」
不过其他网民在推特留言指出,郭玉闪电话打通,暂时没事,珍珠估计也不会有大事,但陈光诚侄儿陈可贵事大。但也有消息指,郭玉闪和珍珠(何培蓉)已因为涉嫌协助陈光诚逃亡而被当局拘捕。
胡佳又形容了他被拘留问话时所受到的待遇,他说:「比较而言,在监狱中的我,比曾在黑狱中的陈光诚、高智晟的待遇要规范,受的苦要少一些。」


他又不失风趣的说:「如果你受到传唤,为避免当局报复性的延长传唤至24小时,最好选择带一本书去。为夜间御寒,多穿一点或准备个小毯子、披肩。夏天传唤时带着折扇、蚊不叮、风油精。」rfi
----------------------
翻墙越沟过河 陈光诚逃亡成传奇
BBC

陈光诚与胡佳

双目失明的陈光诚成功出逃被认为是奇迹
驾车帮助陈光诚离开山东临沂到达北京的郭玉闪周一(4月30日)透露,陈光诚的成功出逃是一个奇迹,经过周密的计划和忍耐,不过陈光诚希望留在中国,继续为改革尽力。
路透社报道说,现居北京的郭玉闪是协助陈光诚出逃的两名主要人士之一。另一位女士何培荣据报道在陈光诚到达安全地点后不久被中国当局带走。


“陈光诚只身一共翻过八道墙,十几条陇,19个小时内跌倒了几百次,才最后过了一条小溪,逃出了他的村子。”郭玉闪本人也曾被当局询问多日,他说:“除非你亲耳听陈光诚自己说,你很难相信他的出逃经历,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所有这些翻、爬、跌倒让他全身都是伤痕,右脚也崴了,都站不住。最后他只能爬了很长一段路,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的样子很惨。”
据郭玉闪说,陈光诚的最终目的并不是向美国或任何外国大使馆寻求庇护。
郭玉闪还介绍说,陈光诚在过去两个多月一直留在自己的房间内,目的只有两个,一是找到看守他的人的活动规律,二是给看守一个错觉,认为他不会离开房间,也不想走开。
看守和村里的干部都被他麻痹了,以为他整天卧床不起,等他逃走了之后才发现他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郭玉闪不愿透露陈光诚目前的确切所在,但坚持说,如果让他自己选,他一定不会离开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