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胡平:为什么不少重庆人为薄熙来叫冤?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01

胡平:为什么不少重庆人为薄熙来叫冤?

转发此新闻:

薄熙来垮台了。重庆人怎么看?

不消说,重庆人的看法决不会象官方媒体声称的那样“一致拥护”。以王康先生为代表的一些重庆人,为薄熙来的垮台叫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认同当局的现行路线,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认同当局处置薄熙来的方式。

确实也有不少重庆人对薄熙来还抱有相当的好感。他们说,不管薄熙来是不是有贪污腐败刑讯逼供和命案等问题,他毕竟给老百姓带来了实惠;在薄熙来治下,重庆的治安毕竟有了很大的好转。

这后一种看法涉及到评判标准的问题,我们有必要略做分析。

托克维尔早就提醒我们说: 如果一個民族只要求他們的政府維持秩序,則他們在內心深處已經是奴隸,即已經成為自己財富的奴隸。



托克维尔还提醒我们:如果人们仅仅追求物质福利的增进,因此只要统治者能够在一段时期内搞好各项物质利益,他们就听任统治者去做任何事情,而不管那些事情是善是恶,是好是坏,那么,他们就已经为独裁者的上台打开了通道。

也许你会说。托克维尔的话说的是西方人,我们中国人有不同的评判标准。

不对。中学语文课本里收有一段《左传》上的故事,脍炙人口,曰“曹刿论战”。齐国攻打鲁国,鲁国国王鲁庄公决定应战。一位民间人士曹刿求见鲁庄公。



曹刿问鲁庄公:“您凭什么跟齐国打仗?”鲁庄公说:“衣服食品这类养生的东西,我不敢独自占有,一定拿来分给别人。”曹刿答:“这种小恩小惠不能遍及百姓,老百姓是不会听从您的。”


庄公说:“祭祀用的牛羊、玉帛之类,我从来不敢虚报数目,一定要对神说实话。”曹刿答:“这只是小信用,未能使神信任,神是不会保佑您的。”庄公说:“大大小小的诉讼案件,即使不能全部明察,但一定根据实情处理。”曹刿说:“这是尽了职分的事情,可以凭这一点去打一仗。”

这段对话告诉我们一条很重要的标准,那就是说,一个政府,一个统治者,最重要的,最起码的,不是在于它为老百姓带来多少物质上的实惠,而在于它是否公正地处理大大小小的各种案件,也就是说,在防止民众彼此伤害的同时,它是否力求避免了政府对民众的伤害。

拿这条标准去衡量薄熙来,别的不说,单单是他发起的那场以打黑名义的黑打就足以证明薄熙来在重庆的作为不值得肯定。

我并不认为那些为薄熙来鸣冤叫屈的重庆人真的不明白这个道理。我相信,假如人们可以通过媒体公开揭露在打黑运动中发生的种种违法乱纪刑讯逼供等罪行,假如受害者们可以通过媒体公开控诉他们受到的种种非法虐待。大多数重庆人一定会站在反对薄熙来的一边。

不错,随着薄熙来的垮台,重庆的冤假错案可望得到部分的纠正。



但问题是,中共当局自己本来就是靠着践踏法律,侵犯人权等非法手段“维稳”,它不能不担心在重庆的纠正冤假错案会引起全国性的连锁反应,因此可以想见的是,当局只会在不动声色的前提下,悄悄地对过去薄熙来造成的冤假错案做有限度的纠正。它必须包庇和掩盖薄熙来的真正罪行,因为那也是他们自己的共同罪行。如此说来,很多重庆人对薄熙来被整不服气,那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呢。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