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卫报》陈光诚侄子陈克贵 以故意杀人罪被起诉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12

《卫报》陈光诚侄子陈克贵 以故意杀人罪被起诉

转发此新闻:

朝阳医院门外
陈光诚所在的北京朝阳医院门外有警察和保安把守。(美联社图片)
据英国《卫报》511日(星期五)报导,正当外界越来越担心陈光诚的家人遭到报复之时,他们的辩护律师们也被恐吓,中国盲人政治活动家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已被当局以故意杀人罪起诉。
如果被判有罪,陈克贵将面临至少10年监禁,甚至是死刑。在当局对他叔叔陈光诚的搜捕过程中,陈克贵挥舞着切肉刀对抗闯入他家中的人。
陈克贵的律师说陈克贵属于正当防卫,他只是伤到了闯入者,陈克贵的法律团队已经受到来自地方当局的强大压力,要求他们不要插手这个中国近年来最政治化的刑事案件。
陈克贵的律师刘卫国说他已经从陈的家人那里听到了这个起诉。当局警告他不能与外媒谈及更多。
另外的一个为陈克贵提供辩护的律师,陈武权对卫报说他本应该在周四去山东与他的当事人会面,但是他的律师执照已经被没收。
尽管存在着风险,另外有一些中国人权律师承诺要插手此案。在去年的一个针对律师的打压过程中,有几个律师曾被拘留,审问,甚至严刑拷打。 
正在北京医院接受恢复治疗的陈光诚正在等待去美国的证件,陈光诚说,他对家人遭到的“疯狂报复”感到很厌恶。
“我听说我的大哥被禁止离开村子。我的侄子被拘留。我的嫂子在交了保释金后被释放。我大哥家中的所有电话都被拿走,”陈光诚在接受卫报电话采访时说。
“我感觉糟透了。那些当地政府派来的人跟土匪没什么两样……在山东发生的事应该被彻底调查。一个当地的官员对我说,他们有他们的手段,他们不信任中央政府。”
他说一位信访局的官员已经向他承诺要调查在山东发生的事。尽管在信访局,查到官员们的有过失的机率还不到1%,但陈光诚说他会“等待并期待”正义的到来。
陈光诚自己离真正自由还有很长一段路。尽管他受中美之间的一个协议所保护,自从上周末他就没能再看到美国政府官员。卫报在内的试图探望他的记者们,已经被威胁,有的记者采访身份已被当局暂时没收。
陈光诚说他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当我告诉他们我要到外面晒太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时,他们拒绝了我的要求。所以我只能一直呆在病房里,”陈光诚说。他的妻子与孩子也需要许可才能出去。“外面的人不让进来,尤其是记者和我的朋友。只有被当局批准人的才能来探望我。”
中国政府上周说与其他中国公民一样,陈光诚可以自由申请出国,但是到现在中国当局也没有处理陈光诚的护照申请。
点击看原文) Chen Guangcheng's nephew charged with voluntary manslaughter
看中国

-------------------
陈光诚:侄陈克贵已被正式逮捕 并被指控“蓄意杀人”

RFI
陈光诚向外界证实,他的侄子陈克贵已被中国当局正式正式逮捕并被指控“蓄意杀人”。陈光诚认为当局对陈克贵的指控“骇人听闻,完全不合理”。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周五告诉法新社,他的侄子陈克贵已被正式指控“蓄意杀人”。陈克贵因攻击闯入家中的地方干部,虽然没有发生命案,但仍遭到“蓄意杀人”的指控。陈光诚认为当局对陈克贵的指控“骇人听闻,完全不合理”。

上个月,陈光诚从家乡逃脱软禁之后,山东省地方官员闯入陈家,显然是为了搜查陈光诚,陈克贵在反抗中刀伤一名地方共产党干部。

陈光诚昨天对法新社说:“多达10个人破门而入要找我,找不到,他们就开始打人……陈克贵头上挨了棒子,只好抓起菜刀自卫。”

另外,替陈光诚侄子陈克贵辩护的山东律师刘卫国已受到当局阻止,不准受理陈克贵的案子。

刘卫国周五透过电话向英国媒体表示,当局不允许他和其他律师替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辩护。刘卫国说,包括他和广东律师陈武权在内13个律师都同意受理这个案子,出面为陈克贵辩护;但是他们的行动受到阻拦。

陈克贵的律师证实,陈克贵受到了“蓄意杀人”的指控。律师指出,在4月27日凌晨地方干部闯入民宅的这起打斗事件中,有一名地方干部受到重伤,另有2人轻伤,无人死亡。警方随后对陈克贵发出了逮捕令。

一天前,陈光诚就已经指控山东当局因他逃脱并躲入北京美国大使馆,报复他的亲人。美国政府对陈光诚家人的安全表示关切。RFI

----------------------------

陈光诚侄儿被控“故意杀人罪”正式逮捕  

RFA

山东失明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儿陈克贵,因自卫伤及镇官员,已被当局以“故意杀人罪”正式逮捕。陈光诚批评政府的行径无耻,另外,陈光诚的出国手续仍被中方拖延。(姬励思报道)

因自卫伤人的陈光诚侄儿陈克贵,5月9日被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正式逮捕。图为其逮捕通知书。


陈光诚周五傍晚接受本台粤语组访问时表示,出国手续的事仍没有任何进展。他曾经要求再见郭姓的信访办官员,但无效。周五跟美驻华的人员通过电话,对方只说会继续跟外交部谈。

陈光诚说,他更关切的是希望中央,尽快就山东地方政府的违法行为展开调查。他说:“本来说我有事找他他就会来,我要求再见他们,但回话的人说知道了,就让我等著。我希望中央政府兑现承诺,展开对山东的调查,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已经是根深柢固,只有彻底查处,才能解决。”

陈光诚最关心山东家人的处境,特别是因自卫伤人被扣留的侄儿陈克贵。为陈克贵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团成员刘卫国表示,陈克贵于周三被以 “故意杀人罪”正式逮捕。

他说:“他是4月30日被以故意杀人罪拘留,5月9日逮捕时也是同样罪名。本来就是正当防卫,不是犯罪问题,非得要安个最重的罪名。而且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伤了三个人,只有张健伤得稍重一些,就是鼻及后背有伤,绝对没有生命危险。”

刘卫国说,虽然律师团承受很大的压力,但会尽力尽快前往会见陈克贵。为免受当局阻挠,详情不便透露。

陈光诚批评当局对陈克贵的指控是无耻,恶毒。他说:“非常的无耻,你晚上跑到人家里去打人,人家反抗,你反过来说人家杀人,他怎么故意杀人,这只能说明他们的恶到了这种程度,太恶毒了。”

陈光诚又说,他大哥陈光福被限制自由,又被截断对外通讯。他说:“我大哥被限制出村,只能在村子里。然后大哥家的电话好像都被他们抢走,没有任何的通讯工具。”

而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努兰表示,美方已经跟中方接触,表达对陈光诚的亲属可能成为报复对象的关注。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