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余杰:追问温家宝:陈光诚难道比萨斯还要可怕?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12

余杰:追问温家宝:陈光诚难道比萨斯还要可怕?

转发此新闻:

陈光诚向温家宝直接喊话,温家宝至今不见有任何回应。
相反,中国的官媒却大幅报道温家宝给香港淘大花园业主的一封信。
在萨斯肆虐期间,香港淘大花园受到沉重打击,死亡四十多人,最后港府下令将此区域封锁。疫情过后,温家宝访问香港时,曾前往这个位于九龙观塘的小区,探望一名因萨斯病故者的家人。
二零一二年“两会”的记者会上,温家宝以一贯的煽情方式对记者说,希望有机会重访淘大花园。四月十五日,他亲笔致信淘大花园居民:“我衷心祝愿淘大花园居民幸福安康,香港欣欣向荣。”
香港的马屁精越来越多,英治时代将洋人当主子,特区时代将北人当主子,香港的主体性至今未得确立。淘大花园业主委员会联会主席叶兴国便是如此。收到总理来信后,他受宠若惊,沐浴焚香,三跪九叩。
他说,会写一封公开信,告诉居民温总理回信的消息,并将信件贴到花园的告示牌上,“让整个淘大花园的居民都感受到国家领导人的关心和爱护”。
这完全是一副子民跪着仰望父母官的模样。龙恩浩荡,哪能不感激涕零?然而,真正的现代公民,应当视行政官员为其服务者。当年萨斯横行香港,根源在于北京隐瞒灾情。香港人不必对北京感恩戴德,而要严厉问责乃至谴责。
温家宝敢于直面萨斯重灾区,却不敢回应陈光诚的呼吁,难道陈光诚比萨斯还要可怕?一个堂堂大国的总理,为什么对一名手无寸铁的盲人退避三舍?影帝本色,由此暴露无遗。影迷还不觉醒,可谓鲁迅所说的“奴在心者”。
陈光诚事件是对温家宝最后的考验。温家宝关于政改的大话说了无数遍,骗了无数人。当我的《中国影帝温家宝》在香港出版之后,出版社受到接二连三的批评信息,说不该出版此书,温是改革派,批倒改革派,强硬派就得势。所以,批评温家宝是破坏中国的“改革大业”。
当我受尽酷刑被迫出走美国之后,虽然公布了国保殴打我时给我安的罪名之一是“恶毒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但仍然有人说,你的遭遇与温家宝无关,是掌控政法委的周永康“栽赃”给温家宝的。看来,即便我被折磨致死,影帝的影迷们还是沉溺在海市蜃楼般的电影情节之中。
那么,温家宝对陈光诚的冷酷无情,让影迷们还有什么话说?陈光诚指名道姓地要温家宝调查真相、惩治凶手。处理此个案,难度远低于推动全面政改。温家宝为什么不亲自去朝阳医院探望陈光诚呢?朝阳医院离他中南海的住处只有一箭之遥。难道是周永康把温家宝的双腿捆住了吗?
当一名国务院总理不能处理一个村子里发生的暴行时,这个总理还不如回家去卖红薯。
在推特上,有人写道:“温家宝在陈光诚案中的沉默,坐实了他影帝的名号。”
观察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