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陈光诚: 遭受的非人待遇 中央应惩处违法官员 (视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26

陈光诚: 遭受的非人待遇 中央应惩处违法官员 (视频)

转发此新闻:

陈光诚留美后首次接受CNN采访视频
















陈光诚留美后首次接受CNN采访视频



作者 小山
双目失明的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抵达美国之后第一次接受美国电视采访,指出他在中国山东受到的拘禁痛苦超乎想象。陈光诚认为人的本质就是想要阻止邪恶和拥抱善良,因此他挺身与中国当局对抗。
陈光诚是美国时间星期四晚间接受美国有线电视网CNN专访,这是他抵达美国以后第一次接受采访谈及他和他的家人遭遇,陈光诚说,他和妻子在中国时,每隔一段时间就遭到殴打。他在软禁期间承受的痛苦超乎常人想像。
中央社今天报道,陈光诚和妻子、孩子被允许出国平安抵达美国后,今天首度接受美国电视台专访时表示,「我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自在了」,「我有一些时间可以晒晒太阳、吹吹风,感觉就像是我很久没有这样了」。
被问到为何挺身对抗中国当局,陈光诚表示,对他而言这是相当自然的事情,他认为,人们的本质就是想要阻止邪恶和拥抱善良。
陈光诚在专访中澄清他在中国遭到的对待说法,指出在中国遭到软禁带给他很多痛苦,他主张不要使用「在家软禁」一词,而是应当使用「非法拘禁」来描述他受到的遭遇。 陈光诚说,他和妻子在中国每隔一段时间就遭到殴打。他说,「这是超乎任何人的想像,但是我现在不愿意谈起此事」。
陈光诚也藉此机会替遭中国当局以谋杀罪名逮捕的姪子陈克贵喊冤。他说,在一群人带著武器、在深夜闯入陈克贵家并企图带走他的父母,陈克贵在此情形下出于自卫才会伤人。
据香港明报报道,陈光诚在第一次接受访问中还表示,希望中国当局尽快调查处理骚扰及逼害他及其家人的地方官员。陈光诚仍然担心协助他逃离山东寓所的亲友处境,并指出帮助他的家人及支持者遭受到粗暴对待,施暴人员完全违反中国法律,要求北京当局尽快处理,让中国走上法治之路。
陈光诚表示,如果继续任由地方官员胡作非为,当局不认真处理,法治便会彻底被破坏。他又说,在北京时,当局派人见他,对方曾作出承诺会调查,他希望中方遵守承诺。
陈光诚也强调自己并非流亡,最终会返回中国。
陈光诚目前脚伤仍未痊癒,他强调自己不是流亡,中国当局保障他的公民权利,现在正适应新生活,学习英文和电脑等,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念,未来一定会更好。rfi
-------------------------------------
陈光诚:中央应惩处违法官员
BBC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美国接受路透社采访,呼吁中央迅速调查处理违法官员。
陈光诚在谈到这个问题时说:“中央政府如果对这些违背中国法律的不法官员尽快调查处理的话,中国可能会很快走上一个法治的轨道。”
陈光诚说:“我当时说的非常清楚,山东(地方官员)这些年来对我和家人的这种迫害,不管它涉及到官员的职位有多高,哪怕就是中央的政法委系统,也应该彻底查处。不管涉及的人员有多少,他只要违反中国的法律,就应该为此承担责任。”“如果继续任意由地方官员这样胡作非为的话,短时间内,我家人的情况可能不好,但是,如果那样的话,我们中央几十年的法律建设可能就会被这些官员彻底搞坏了。”
他说:“我当着中央派来的官员的面,就是这样要求的。他也是这么承诺的。我们现在要求他们兑现这个承诺。”
陈光诚说:“现在(我)大哥逃离了他们的这种软禁,走进北京,为我的侄子去聘请律师,我觉得这是完全正常的。这是公民的最基本的权利。”
他说:“如果连这个都不能保障的话,说明中国这几十年的司法建设被这些不法官员践踏粉碎了。”
继续学习
谈到他的未来,陈光诚说:“我对未来充满信心。现在和过去比已经不能同日而语了。我以前‘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信念现在已经验证了。”
陈光诚坦言,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太快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包括电脑、手机等等,这些七年没有接触的东西,我都需要去熟练,去认识。当然还有很多生活方面的问题。”
谈到他计划在美国呆多久的问题,陈光诚说:“我想,我现在在学习英语,做一些准备。我的研究课程可能不久就会开始。”
他说:“至于我在这边(停留)的时间,我想根据学习和课程的需要决定,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他开玩笑反问记者说:“我刚来这里,这么短的时间,你就盼着我走吗?”
-------------------------
陈光诚来美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谈逃亡
VOA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上周末抵达美国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他对CNN谈到了他家这么多年遭受迫害的情况,特别谈到了朋友帮助他逃离东师古的情况。这是陈光诚4月下旬逃离山东家乡后,首次接受电视媒体的专访。
*陈光诚接受CNN专访谈逃亡*
遭受多年严酷打压的陈光诚,来美一个星期后,接受了世界知名大电视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专访,披露了一些他逃亡的细节。CNN的主持库珀星期四早上到纽约采访了陈光诚,并在晚上安德森.库珀的“360度”节目中两次播出(8点和10点半)。
陈光诚说,他一家这些年所受的迫害,“匪夷所思”。
*逃离东师古,众好友两肋插刀*
陈光诚说,(四月下旬)他逃离沂南东师古村后,给好友郭玉闪打了电话。
根据所有相关报道,陈光诚逃离东师古村后,通知了北京的郭玉闪,郭和南京网友珍珠开车到山东去把陈光诚送到北京。陈光诚首次公开证实了这一事实。陈光诚说:“郭玉闪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一段时期以来美国之音不断联系郭玉闪,但没有成功。据以前经常和郭玉闪在网上互动的网友说,陈光诚事件曝光后,郭玉闪被软禁在家,“有人”让他每天做两个小时“笔录”。
陈光诚说,事情发生后,他的一些好友都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希望其他人能安全,免受牵连和迫害。
陈光诚4月下旬某天进入美国驻华使馆,52日离开使馆住进朝阳医院,519日离开医院来到美国。
*逃离东师古,亲人遭报复*
陈光诚在CNN节目中说,他离开家乡后,家中亲人遭到了报复,迫害越来越严重。
陈光诚离开家乡后,他的侄子陈克贵被抓走,罪名是“故意杀人”。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是陈光诚的哥哥,他星期四也逃离了东师古村来到北京,找到莫少平律师所的丁锡奎律师,寻求法律保护。陈光诚逃走后,陈光福也为此遭到严酷刑讯逼供。
陈光诚逃离家乡后,镇长率领一批人,半夜三更冲进陈光福家,不出示法律手续,给陈光福戴上头套,就想带走,还殴打其他人,在这种情况下,陈克贵被迫奋起还击,才出现了抄刀砍伤多人的场面。
陈光诚在CNN节目中说,陈克贵的行为,完全是自卫。陈光诚还说,他们打伤了陈克贵的头,两三个小时流血不止。他的衣服被也打烂了,打手们用来打他的棍子都打弯了。他说,按照中国法律,“如果这还不叫自卫,啥才叫?”
*谁来为陈克贵辩护?律师之争*
陈克贵被抓后,他的妻子刘芳逃亡在外,委托丁锡奎和莫少平律师所另外一位律师斯伟江担任辩护律师,为陈克贵辩护。但这两位律师从北京赶到沂南县试图展开法律辩护工作时却被当地司法当局告知,陈克贵已经另外请政府指定的两位律师来辩护了。到目前为止,刘芳和陈光福都坚持委托丁锡奎和斯伟江。美国之音记者打电话到山东政府指派的律师事务所查询,被告知他们根本不知道此事。VO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