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兆富:大陆宏观经济调控 已失方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18

李兆富:大陆宏观经济调控 已失方寸

转发此新闻:


四月初,温家宝对地方企业讲,国有银行赚钱太易,要引入竞争。与此同时,在博鳌论坛上,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又说开放让中国人的财富走出去。表面上,两个人都在评论大陆的宏观经济局势。但是细心分析,两个人提出的观点,却是南辕北辙。

一方面,温家宝在警告银行,要多向中小企放贷,以免对经济运作造成影响,构成社会不稳。但是,银行选择性借贷,皆因在上面的人行在过去一段日子,对信贷增长看得紧。我的善意解读是:人民银行最终责任控制通胀。所以,就算明知会构成严重市场扭曲,民银行也要抽紧信贷,甚至不惜将存款准备金率抽高至破坏性水平,也要限制银行的借贷。

事实是,透过抽高存款准备金率调控物价,效果有限,但反效果就异常明显。其中之一, 就是出现了所谓的地下金融市场,也就是黑市的高利贷;



这些非正式的借贷渠道,由于欠缺透明度,交易成本极高,对社会做成的负面影响,也不会少过不断升温的通胀。所以,也有人提出,不要再捣乱银行系统应有的秩序了。明显是剩馀资金被困在国境以内,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泡沫周期和通胀不会停止。

刚刚过去的周末,人民银行宣布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波幅。有人认为是人民币迈向自由化的重要里程,亦有人指,人民银行只不过是切合市场需求。

好多人从心底相信,大陆政府有能力操控经济。不过,从客观事实看来,大陆宏观经济环境,却是越来越波动,而且明显是渐渐走入滞胀的困局。从这个角度去分析,我还是大陆政府近来的经济措施,一言以蔽之,就是要尽量拖延,直到奇迹出现。

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波幅,究竟有甚么客观的效果呢?广义上,货币发行制度,来去只有两种。一是百分百挂钩另一种资产,例如金本位,或者香港的联汇。



这种制度之下,中央银行和政府除了捍卫挂钩,就没有其他货币政策。好多人认为这种制度不好,因为政府没有主动性,在危机时只可以叫人民忍耐。明显,这种固定挂钩的货币制度,绝对不合今时今日的大陆国情。

另一种货币制度,就是没有挂钩任何资产,全凭对中央银行和政府的信任。这种制度之下,固定汇率,几乎是没有好下场。所以,没有挂钩任何资产的货币发行制度,总要配合汇率的弹性,有些国家让货币自由兑换和汇率浮动。但是,倾向以干预来制造经济繁荣假象的国家,就会用操控汇率来达到目的。大陆,就是属于这一种。

有人相信,这意味人民币将加快升值步伐。但是我个人认为,当资金被困在国内,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波幅,没有甚么实质作用。事实上,大陆对宏观经济调控,已经失了方寸。再加上换届带来的政治不稳,未来几个月,大陆的经济政策很难用常理推测。



有些措施明显会带来极其破坏性的反效果,大陆政府仍然可能会做;例如透过行政手段去操控物价,我相信将会陆续有来。未来一段日子,这种环境下,经济也只会更加波动,令人对前景难以乐观。RFA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