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姚监复: 中南海更应反思“文革”和毛泽东的罪恶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8

姚监复: 中南海更应反思“文革”和毛泽东的罪恶

两会记者会温家宝强调“文革错误的遗毒和封建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这是中共中央更应该反思的问题。学者姚监复指出,温家宝对“文革错误的遗毒”的描述,太轻松了。文革是罪恶、是罪行。毛泽东正是文革之后,历届中央包庇的罪魁祸首。


温家宝总理314日在人大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到政治体制改革时,强调“文革错误的遗毒和封建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没有政改,“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历史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温家宝在答复路透社记者关于王立军事件的问题时,指出“现任重庆市委和市政府必须反思,并认真从王立军事件中吸取教训。”
第二天,薄熙来的重庆市委书记职务由张德江取而代之。薄熙来正在北京反思,不知他从王立军事件中总结出什么教训。但是,我认为,仅仅重庆市委进行反思是不够的,北京的中共中央是否更应当反思,特别是文革的教训,为什么36年之后,“文革错误的遗毒和封建的影响并没有完全清除” ?
文革不是什么“错误”,而是危害人类罪的罪行
温家宝对“文革错误的遗毒”的描述,太轻松了。文革是罪恶、是罪行,是封建法西斯专政的大浩劫。按200271日生效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定义,文革的罪行属于“反人类罪”(“危害人类罪”),即“指那些针对人性尊严及其严重的侵犯与凌辱的众多行为构成的事实。


这些一般不是孤立或偶发的事件,或是出于政府的政策,或是实施了一系列被政府允许的暴行。如针对民众实施的谋杀,种族灭绝,酷刑、强奸、政治性的种族性的或宗教性的迫害,以及其他非人道的行为。”


“反人类罪”是指握有权力资源的人出于政治、军事或经济目的,以国家、种族、宗教或某种意识形态为界,对他们进行肉体上消灭或政治上虐待的暴行。
因此,中国,包括重庆和北京的党政官员都应当反思和重新认识文革的性质,是犯了反人类罪的滔天罪行,不仅仅是什么党内路线斗争的错误,而是关系到2000万受害者和株连上亿人的反人类罪的罪恶。文革遗毒未消的首要原因是对文革的性质判断错误。
文革的罪魁祸首不是“四人帮”,而是毛泽东
文革遗毒未能彻底清除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清楚地判定和追究文革的罪魁祸首。法西斯德国战败以后,清算了罪魁祸首希特勒的罪恶,因此,德国从思想上、法律上、经济赔偿上清除法西斯遗毒相当彻底,德国才能重新获得了世人的尊重。


二战战败后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罪魁祸首天皇,由于美国的保护,未受到审判,侵略战争的罪行未受到彻底清算,至今日本还在为侵略战争辩护,在部分教科书中误导后代。
中国大陆在文革后,采取了否定文革,却不敢追究文革罪魁祸首毛泽东的罪行和罪责,采取了偷梁换柱的手法以“林彪”、“四人帮”两个“反革命集团”当替罪羊顶罪,认定“林彪、江青”利用了文革和毛泽东。


实际上,明明白白是毛泽东利用了林彪、“四人帮”,却以公审林江集团、判刑方式转移受害者视线,把全部怨气发泄在林江集团,而让毛泽东逃脱了历史的审判。
江青在公审的法庭上大喊:“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让我咬谁我就咬谁。”狗,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而命令狗去咬人的主人却悄然脱身,全身而退,仍然是“大救星”、“红太阳”,画像依然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还要挂进千家万户家中,甚至西藏的寺庙之内。


赞扬歌颂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电视剧、电影、小说、回忆录,充斥于市,而揭露毛泽东文革前和文革中罪恶的作品则被查禁,一代又一代青年不知道毛泽东在文革中所犯下的罪恶事实。


历史被掩盖、被沾污、被扭曲、被遗忘。中国对文革中毛泽东罪行的态度,如同日本对待侵略战争中天皇罪行的态度一样,是保护头号战犯的共犯立场,这样不追究罪魁祸首的罪责,怎么可能消除文革流毒?
温家宝不足,十八大应弥补
比起掩盖、粉饰和遗忘文革罪行的宣传部门,温家宝提出消除文革错误的流毒是一种进步,现在首要的就需要重新评价毛泽东几十年的成败得失,特别是清算他在反右、大跃进和文革几场大浩劫中的罪行,反人类罪或危害人类罪的具体罪恶事实。
具体可行的一件事是解禁禁书,允许揭露毛泽东在大跃进、文革中的罪恶事实与恐怖真相的书刊、文章、艺术作品公开出版、发行,公开讨论争论文革和毛泽东的罪恶性质,让人民了解真实的事实,自己作出结论。
因此,如果真要肃清文革遗毒和封建影响,建议十八大成立专门委员会重新评价毛泽东和党史(二卷),正确评定文革的反人类罪的性质和毛泽东在文革及一系列罪恶的政治运动中罪魁祸首的罪责。DW

作者姚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