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一个大连市民 眼里的薄熙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29

一个大连市民 眼里的薄熙来

转发此新闻:

大连星海广场的华表
大连星海广场的华表,比天安门广场的华表更高大。
随着薄熙来事件不断发酵,其本来面目也不断被媒体曝光,有人认为薄熙来贪赃枉法、罪有应得,该杀头;也有人认为薄熙来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可惜成了中共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安先生,曾在薄熙来治下的大连生活多年,且与薄熙来有过近距离接触,近日特向本报抖料,让我们有机会一睹薄熙来昔日真实的一面。
初到大连的第一要事:找女朋友
20年前薄熙来到大连,在大连金州区工作,初来乍到很寂寞,一去就流露出要找女朋友。不久和一位报社女记者约会,不料约会后给该记者的印象是:薄熙来简直就是个地皮流氓,穿着拖鞋、不刮胡子、不修边幅,结果她再也没有与其相处下去。
假公济私饱食欲
薄熙来几年间就从大连市宣传部部长、蹿到副市长、市长。有人以为薄熙来官运亨通是靠自己的本事,其实主要还是因为薄熙来中央有人,且后台特硬,其老爹薄一波是江泽民的大恩人。


要说薄熙来一点本事没有也不客观,在其任大连市宣传部部长时搞了一个服装节,显示此人颇懂造势,深谐舆论之道,后来在重庆“造势”也是如此。
薄熙来当市长时经常到大连宾馆吃饭。大连宾馆有道菜叫“佛跳墙”,是一道香港菜,非常名贵,做工极其费时。但是,薄熙来每天都要去吃。当时宾馆无人会做此菜,他就派专人去香港学,回来做供其自己吃。
兴盛大连红灯区 满足肉欲并捞“第一桶金”
“饭饱思淫欲”,这句老话应证在薄熙来身上一点都不假,就在这段时间,大连人民路(原斯大林路)悄然兴起的红灯区(妓院),从中山广场到港湾桥以及二七广场一带像火焰般速度极快地形成了一个规模巨大的大型红灯区。


大连人都知道这块区域,该地的老百姓不得不把房子都腾出,被强制搬走,其规模比新加坡政府接管的巨大的亚龙红灯区还大。当时受日本人统治过的老年人都说老复兴里又回来了(过去日本人统治时,在大连西港大同街一带有个复兴里红灯区)。


妓院开到几乎所有大连人都知道在大街上隔三步两步就有一个妓女在大街上接客。薄熙来把妓院先满足他自己的需要,就像毛泽东当年号召人民一夫一妻制,但他自己却例外,私生活糜烂。
在兴盛大连红灯区后,紧接着薄熙来在大连组建了一个“综合执法大队”(关于此大队,下面将另述)。后来,这个大队的人开始抓捕原斯大林路的妓女。抓捕后,只做金钱处理,不做其他处理,嫖客和妓女都要罚款;


罚款时让他们填的书面档是“捐款书”,捐款书的内容是“自愿向社会公益事业捐款”,数额从五千至几万人民币不等,供薄熙来“招商引资”用,薄熙来发家起步的“第一桶金”实际上就是从这些个妓院来的。后来他们演变到抓正常人员,只要男人女人在一个房间里,有洗澡的声音,进去就抓捕,抓后就罚款。
另外,当时大连很多酒吧、歌厅的老板都可穿警服、配带枪支。只要给薄熙来钱,薄熙来就给其弄。大连各个单位都有保卫处,有警服与枪支。只要这些酒吧、歌厅的老板捐款,实际上是送钱给这些保卫处,这些保卫处就给他们弄。
圈地卖地 谋取暴利
薄熙来有了“第一桶金”,便大肆在大连圈地、卖地,即所谓的“招商引资”,利用政府的官商勾结,谋取暴利。例如,大连金州的一个工程队变成了大连金州一建;大连万达、亿达、新型等房地产集团进行倒卖地皮,从中捞取暴利,搞得大连百姓怨声载道。


当时,在大连市政府门口有许多漫画,其中一幅漫画画的是薄熙来背个大麻袋,麻袋漏了,遍地撒满100元一捆的钞票;薄熙来的前面画的是薄一波坐在沙发上,问薄熙来:“老二,怎么样了?”薄熙来说:“你放心吧,大连的土地被我卖的差不多了”。二十年后的今天,得到了验证:二十年后,薄熙来转移380亿资金到海外,也是以上的“第一桶金”为其打下了坚实有力的基础。
私建盖世太保似的组织“综合执法大队”
上面谈到的薄熙来兴盛红灯区后组建的“综合执法大队”由社会闲散人员组成,但穿警服、有自己的装备、领政府工资、有自己的交通工具、有自己的办公室、并且私设公堂。


直接由薄熙来领导,其权力大于大连的公、检、法三个部门,实际上是薄熙来的“盖世太保”。该大队像是群众专政组织,似后来在重庆的王立军一样,是薄熙来的打手,王立军只是更高级、更隐蔽罢了。当时大连人有意见,于是薄熙来做的更合理、更隐蔽。薄熙来“唱红”,就是要做这些事。
该综合执法大队的大队长本是大连皮革厂的一个普通工人,一夜之间,摇身一变,由一名好逸恶劳的联防民兵变成大队长,同样穿警服、配带武器。对于该综合执法大队的大队长,大连人都想扒其皮、抽其筋,对他的恨已超过对当年日本人的恨。


后来,其人不敢回家,薄熙来为其提供了许多住所。在此人的淫威下,整个大连处于白色恐怖之中,大连公、检、法都怕其三分,因为他随时可灭掉任何一个人。
薄熙来就是共产党的黑社会头子。当时,薄熙来有句话:“如果我今天有一块钱,我会招商引资100块”。为何现在仍然有些人认为薄熙来还是有能力的呢?因为薄熙来表面工作做得非常好。他搞表面文章已超过毛泽东。毛泽东只是统治人的思想,人并未过上好日子。


但是,薄熙来不仅是用恐怖统治人的思想,而他更用其在大连的表面政绩去掩盖他的统治。薄熙来在大连的表面政绩是大连变高了(建了很多高楼)、变绿了、变洋了。


例如,薄熙来在大连搞大跃进:薄熙来强制大连人扒掉放冬储菜的小型仓库。与毛泽东在全国搞大跃进完全一致。强制大连人把所有房子都涂上涂料、房子用塑钢窗,所以大连变绿了、变洋了。薄熙来让向其行贿人的生意都好起来、都赚大钱。
私建地下宫殿 妄想事迹万岁
薄熙来在大连劳动公园挖了很大一个坑,做了一些地下宫殿。里面放了大量宣传大连的数据(包括录音),也就是薄熙来的个人事迹。这些数据全部用高科技处理过。薄熙来给该宫殿的题名为:“与百年后的市长对话”。这是当年毛泽东万岁的延续,等于在宣传薄熙来万岁。
盲目搞垃圾建筑
薄熙来在大连盲目搞大跃进式的建设,因此,就出现很多问题,一些建筑设计实际上是建筑垃圾,例如,大连会展中心被世界建筑家认为是二十世纪扔不掉的建筑垃圾,因为其很庞大、不能拆、但是使用价值小。
卖国坟墓 — 瑞士酒店
在大连市中心劳动公园附近最繁华的青泥洼商业步行街有一家酒店,叫瑞诗酒店,即原大连瑞士酒店。当年日本军侵略中国退却时在大连留下的建筑,从大连天空俯视,这些建筑拼成了“大日本帝国”五个大字。
为了纪念“大日本帝国”,日本有些右翼人士,据说有个当年甲级战犯的后代,同样买通了薄熙来,在大连市中心建了这座“瑞士酒店”。此建筑,远看是个坟墓、正看是个坟墓,侧看也是个坟墓。该酒店里面的茶几全都是日本传统的棺材,大厅里摆放的也同样是两个巨大的棺材。


该酒店的正面是酒店与商场(大商集团旗下的新玛特购物中心)连在一起。该建筑是大连变高、变绿的一个典型,是薄熙来卖国求荣的一个杰作。据说建该酒店的日本财团非常富有,但专事政治。该酒店等于日本在中国的一个靖国神社,让中国人永远去纪念那些甲级战犯,具有巨大的讽刺意味。
我们不仅要问一问:薄熙来其爹薄一波当年打日本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还让人值得去同情吗?薄熙来是个巨大的卖国贼,他让中国人永远去供奉那些甲级战犯。当年日本人侵略中国时,有人拿小白旗去欢迎他们,当年日本人杀了无数的父辈。今天,薄熙来让日本人将侮辱性的建筑永久地留在大连,这是当年毛泽东未做、也做不到的。
私建华表 挑战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权利
薄熙来野心极大,他所做的事是中国历朝历代任何人都不敢做的事情。他在大连星海会展中心广场做了一个华表。华表寓意着一个国家最高统治的权利。所以,薄熙来在大连时就已向全世界表示他要夺取中国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权利了。
造十里长街欢送薄熙来离开大连假象
薄熙来离开大连的前一天,广播中有个插播说薄市长要离开大连去辽宁省里工作了,欢迎人们去广场欢送,并让教委通知沿途的各个学校停课去欢送。当时,薄熙来与薄谷开来坐一辆车,他们把头伸出来,向人们频频招手,并喊“我爱你们”、“我爱你们”,让人们喊“薄市长好!”,周围没有一个随从。
人虽离大连但其恶魂仍在控制大连
薄熙来欺骗了大连绝大多数的老百姓,大连的环境变美了,但是大连老百姓的兜里变空了。如果今天你去大连,大连已改变,已变成东北三省人的城市。薄熙来在大连让有钱人鸡犬升天,对其行贿受贿的人,都被其安插进了大连的各个要害部门,并变成其亲信,大连已变成薄熙来个人的独立王国。虽然薄熙来人已离开,但是其恶魂仍然控制着大连。
现在的大连人不知自己正坐在火山口上,因为大连随时可变成一个孤岛或汪洋大海。当时,薄熙来把一些剧毒的、高危险的油罐、化工引进到大连(别的城市都不可以引进的)。


前年报导剧毒物品PPC泄漏时,所有大连政府高层官员都纷纷逃离大连。几十万老百姓去广场游行、抗议,却被大连武警部队强行镇压。现任市长当时表示要把此工程停下来,但是,此工程时至今日仍在进行。实际上,是大连现任市长仍在执行薄熙来的思想路线。
重庆的今天就是大连的昨天
薄熙来将共产党具黑社会性质的体系已在大连成功运营过。今天,薄熙来在重庆运营的共产党具黑社会性质的体系就是其昨天在大连成功运营过的。如果薄熙来不倒台的话,他还会在全中国运营。


今天,不是让薄熙来一个人垮台的问题,而是让与薄熙来有关的中国的一大群政府执政官员全部得到应有的惩罚。


安先生呼吁大连人、东北人、重庆人、以及在上述地区工作及关注中国前途命运的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关注这场事态的发展,希望大家用自己有限的力量来推动社会的进步,把薄熙来这伙太坏、太肮脏的人真正送入历史的坟墓,变成历史的永远的借鉴。


让此类事件在中国的未来绝迹,让此类太坏、太肮脏的人永远不再祸害中华!


看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