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达瓦才仁:自焚 为藏民族增添钙质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29

达瓦才仁:自焚 为藏民族增添钙质

转发此新闻:

作者 蒙特利尔特约记者 潘卫
419日,四川阿坝壤塘县壤塘寺门前两名藏人同时自焚,这使得自09227日以来藏人自焚人数达到了35人。自焚藏人在火焰升腾的时候喊出了同样的诉求:达赖喇嘛回到西藏,西藏获得自由。
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认为,这些诉求共产党没有听进去,但国际社会听到了,更重要的是西藏人民听到了。
他说:“每个自焚者都会长远地影响藏民族的未来,就像一个人身体里的钙质,尽管身体很大,如果没有钙质,身体就挺不起来。自焚是为藏民族增添钙质,使藏民族在日后艰难岁月里变得更坚强。将来没有了达赖喇嘛,藏人必须依靠自己,就必须有这样的钙质。”
达瓦才仁认为西藏历史上有很多贤者和高僧大德,但从没有过为了反抗异族压迫挺身而出牺牲自己的烈士,西藏文化里缺少这些东西。
纵观世界各民族,凡强大者,其历史上一定有很多烈士和贤者给这个民族带来力量,成为民族文化和精神的一部分。而西藏在过去完全忽略了这些人,从1950年代开始,中国共产党提供的舞台使烈士开始进入西藏历史。
达瓦才仁透露连续自焚事件发生后,他接到过很多不解者的电话,经多方解释对方还是不解。很多人从佛教角度探究其意义,发现佛教并不反对自焚。他说:“佛教非常反对自杀,因为人身难得,不能白白浪费掉,应该去修行佛法。但如果用自焚的方式去护教和维护自己的群体利益他人,就不是浪费生命而是奉献。”
3月份,藏人女作家唯色公开呼吁藏人珍惜生命停止自焚,坚强地活下去。达瓦才仁认为这种呼吁不是出于宗教考虑,而是为了保存藏民族。他们认为自焚牺牲不值得,因为中共不会看重藏人的生命。
达瓦才仁承认自焚考验着藏民族,正是由于自焚在宗教和民族两个方面具有不同效果,使达赖喇嘛和流亡藏人领袖在面对有关咨询时,处境尴尬。他说:“藏人压力很大,达赖喇嘛几次被问及,他都表示自己很难讲话。
首席部长和其他官员都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如果不支持,就会被攻击,如果支持,自焚者更多,民族损失更大。自焚20人或40人,对中共来讲只是个数字,对藏人却是损失多了一倍。”
3月中旬,达赖喇嘛对《华尔街日报》表示“自焚是敏感的政治问题”,对此,达瓦才仁解释说,境内藏人自焚是基于对政治压迫的反抗,他们选择殉教是为了让藏传佛教和藏人同胞的处境得以改善。如果没有政治压迫和苦难,自焚就没有价值。
如此大规模的自焚在西藏史无前例,哥伦比亚大学西藏问题专家罗伯特.巴奈特教授去年10月就曾定义自焚为藏人全新的政治行为。
达瓦才仁认为藏人自焚的动机是宗教,而结果是政治,他说:“自焚动机是宗教,结果是政治。藏人为何不选择拿起武器反抗政治压迫,而选择自焚,是因为宗教。选择不伤害他人只牺牲自己,是因为宗教。由于政治压迫的原因,自焚效果是政治。”
达瓦才仁相信藏人完全理解自焚者对藏民族未来的意义,他曾在视频里看到当一位僧人自焚时,一位妇女急忙离开,她再次出现时拿了一条哈达,走过去抛向自焚者。
达瓦才仁对藏民族的未来充满信心,他引用藏青会常说的一句话:“只要我们的文化保存下来,我们就可以承受九十九次失败,赢一次我们就全赢。中共可以赢九十九次,输一次就全输。”rfi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