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铁流:“新政”十年说“维稳”,“薄王”倒台话“批毛”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9

铁流:“新政”十年说“维稳”,“薄王”倒台话“批毛”

胡锦涛总书记自2002年登上大位,主政13亿人口的大国。上台即遇“非典”,在那十万火急的关头,他和温家宝总理亲临第一线,走街串巷查看疫情,去北大和学生共进午餐,显示出一个平民领袖亲民爱民的形象,使人不甚唏嘘感叹。
还及时罢免了对疫情隐瞒负有责任的北京市长和卫生部长两位高官,力主不能隐瞒疫情真相,必须向社会公开。此后提出“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治国理念,使饱受毛泽东“阶级斗争”创伤的一代的人民呼欢雀跃,视之为“贞观明君”。
毛泽东治理天下立脚在一个“斗”字上,而今胡总顺乎天意民心,定位在一个“和”字上。“和”与“斗”仅一字之差,,却是兩种迥然不同的路线与方针。大家由不得喜上眉梢,认为国家将从毛泽东的阴影中走向光明了。尔后又有“尊重宪法”、“依法执政”、“行政体制改革”等一系列的政策宣示,被人们普遍解读为“胡温新政”即将到来的“贞观之治”的标志。
可是好梦不长,一个一个难解之谜接蹱而来。先是胡总带着一帮臣僚去西北坡朝圣,接着提出“政治、舆论上要学习古巴、北朝鲜”的主张。很快紧缩言论,强调“舆论一律”,政治风向标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左转弯。又很快划拨巨款7,000万元,扩建毛泽东纪念馆,2005年再拨款2.2亿元改建。在2003年还以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的身份,特意选择毛泽东诞辰110周年这年的国庆节,第二次专程赴韶山朝圣,向毛泽东铜像献花,掀起了新一轮的崇毛高潮,埋下了“重庆模式”的后患。
无论是从中共打天下还是坐天下,毛泽东都是一个过大于功的历史罪人。中共老党员、八一电影制片厂老编导陈正中对毛的评论是:“一生追求的是权力,地位,女人。为了达到目的,巩固终身制独裁统治,不择手段,搞阴谋,设陷阱,借刀杀人,无所不用其极。
千百万优秀党员,知识分子精英,没有死在对敌斗争战场,却死于毛泽东的暴政。”另外,“生活糜烂,道德败坏,喜新厌旧,移情别恋,未婚先孕,晚年喜欢[老牛吃嫩草],被他[宠幸]过的少女,都是他孙女、曾孙女辈的,缺少起码做人的道德底线。”(见陈正中《党史需要正本清源去伪存真——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
真不知胡总书记是出于党内极左势头的压力呢还是自已的一厢情愿?“平西王”薄熙来瞅住了软肋,你左吗我比你更左,很快崛起于重庆,使“唱红打黑”的红灾弥漫全国。
在尊毛崇毛的前提下,胡总书记再次重申和强调小平同志“稳定压倒一切”的遗训。我的理解,当年邓公提出这一治国方略有两层意思:即在国家的前进道路上,既不能重蹈毛泽东“阶级斗争”自我折腾的老路,也不能放纵百万学生上街大游行的胡闹行为。可是继承者却变了调,一味向左走去。用歌德(德国诗人)的老话:“我播下的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蚉”。
是的,一个国家的建设发展需要稳定,一个民族的繁荣富强更需要稳定,动乱与战乱只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的灾难。但维稳的对象应是“行”而不是“言”。行,行动、行为,诸如不经公安机关批准的上街游行,不遵守法纪的聚众闹事以及打、砸、抢、抄,散传单、呼口号,无理的上访取闹和围攻政府机关等等。 
言,说话,理性地发表观点,以及对一件事情、一个问题的不同认知。如果将这些强行纳入“维稳”范围,从根本践踏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三十五条的规定,是严重的违法违宪行为,难以让人理解与支持。
现在的“维稳”是无所不包:言论要维稳、饭聚要维稳、座谈要维稳、上访要维稳、说话要维稳、发声要维稳、管闲事要维稳、反对贪污腐败要维稳,只差放屁、吐痰不维稳了。
更为奇怪的是“维稳”工作的重中之重,竟是髦耊之年的老人,而这些老人多是1957年受到毛泽东反人类罪行迫害的“右派分子”。想不到“以人为本”的“胡温新政”,为什么要在我们以往的伤口撒盐、雪上加霜呢?真不知安的什么心!几千年的中国,哪朝哪代与老人过不去?真是岂有此理!
由于十年“维稳”的方向不对、目标不对,结果是越维越不稳。据说,现在国家每年的“维稳经费”,已超过军费的开支。我想,如果将这笔钱拿来用于改善国计民生,定将是不维而自稳。网上有资料表明:目前中国大陆每年有近30万群体性事件发生,年递增率为百分之三十,有800万“长期上访民众”。其中有一半和政法委管控的执法机关有关,82%是因为公检法处理案件不公引起。
我们这些深受历史灾难的右派老人,至今没有一人上街,似乎也没有人上访。因为我们是有知识文化知识分子,遵纪守法的共和国模范公民,任何时候都不会做出伤害国家与人民利益的事情,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堪称天朝顺民。。
 其实,目前中国最不稳定的因素是毛派极左分子和有权有势的官员以及地方豪强与黑恶势力。我们扳着指头算一算,任何一次群体事件的发生,不是强拆民房便是强占农田,再不就是城管打人,警察行凶、贪官作恶、司法错判,那一次是老百姓引起的?
薄王事件就是最典型一例。我认为现在最不守法的是政府和官员,最不讲理的是有权有势的看家狗。乔石老人说:“邓小平倡导的改革主要精神是党政分家,现在不但党政不分,而且是以党代政甚至以党代法,公安、检察院和法院成了地方官员看家护院。”中国能稳吗?
    2009年当我们全国右派老人处于被公安机关严密监控,几乎失去人生自由的严峻时刻,我在网上著文愤而喊出:“威胁胡温新政的,不是右派是左派”。2010年正当重庆“唱红打黑”甚嚣尘上之时,我再次喊出“[去邓尊毛]中国将有第二次红色血腥”。曾几何时?“打黑英雄”王立军的自我爆炸,引发了薄熙来“皇帝梦”的破产,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历史结果的公正。
因为历史不能再走回头路,不能再回到血雨腥风的毛泽东时代。如果胡温真的要把“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真的要为老百姓謀幸福,应立即实行政治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的第一步,就是“去毛化”。因为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冰火不容的兩个理论体系,一个是富,一个是穷;一个是放,一个是收;一个是和,一个是斗。
毛泽东思想只能用于谋反、作乱、夺权,而不能用于“齐家、治国、平天下”。因为它的核心是“阶级斗争”、“打土豪、分田地”、“暴力革命”和“造反有理”。薄熙来的作乱就是靠的这个歪理邪说,难道还能包容它吗?
遗憾的是“平西王”倒台后至今,这方面没有什么动静。虽然当局也关闭了毛左网站,控制了一些参予作乱破坏分子,开放了一些长期封闭的资讯,但却无批毛、评毛迹象。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永远国无宁日、民无宁日,永远处在动荡不安的争斗中,将会再有刘熙来、张熙来、王熙来出现。
 为了确保三十年改革开放的经济成果,不让中国再回到“三人穿一条裤子”、“喝大锅请水汤”的悲惨局面。我建议:应以批毛求得全民族的共识,以改制化解社会各种矛盾。为此,立即公布毛泽东从1927年“秋收暴动”,上井岗山到延安,入主北京几十年来反人民、反进步、反民主,倒行逆施的种种罪恶。
毛不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是陈独秀、李大钊,是那些千千万万抛头颅,洒热血的民主自由知识分子!毛泽东不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是大灾星!
它从井岗山到延安,从延安到北京,一路杀人,一路作恶,一路制造冤错假案,仅1957年的“反右斗争”就坑杀了近百万正直的知识人,三年人祸又活活饿死了三千七百五十多万中国人。“十年文革”更是中华民族的空前浩劫,全国有一亿人挨整,有两千万人死于非命,整死了国家主席刘少奇、国防部长彭德怀、军委副主席贺龙、外交部长陈毅以及陶铸、罗瑞卿等几十位老一代革命家,打倒中共八届中央委员123名,其中有88人分别诬陷为“特务”、“叛徒”、“里通外国分子”、“反党分子”。这么一个作恶多端的封建暴君,坏蛋加反革命的双料分子,中共为什么还要供奉他,难道不感到羞耻吗?
如果胡锦涛主席再不批毛,再一味包屁纵容,新起的毛派势力就会把你送上断头台,像刘少奇主席一样最后惨死在开封。我郑重向中共中央建言:
一,立即从天安门城楼取下毛泽东的头像,改广场上毛泽东纪念堂为历届政治运动被整死的数千万人的纪念堂。
二,立即停播、停放一切宣传毛泽东的电影和歌曲,销毁一切为他歌功颂德,树碑立传的书籍、文学作品、唱片等;
三,立即在全国各地推倒拆除毛泽东的各种塑像,以及一些留在墙壁的“语录”。首要去的就是中南海大门前那条“文革”语录: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只有如此,国家才能昌盛强富,民族才能太平和谐,社会才有自由民主,人民才能安居乐业。
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