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王丹对能否回国探望 不抱过份信心或悲观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8

王丹对能否回国探望 不抱过份信心或悲观


香港民主派人士举着民运人士王丹的照片向当局抗议。
香港民主派人士举着民运人士王丹的照片向当局抗议。
作者 法广
1989年「六四」后流亡海外的王丹、吾尔开希等6名民运领袖于昨天发出公开信,呼吁中国当局「顺应历史潮流」,「以各种方式」允许他们回国。公开信发出前4天,海外网站曾有总理温家宝说让「六四」学生回国的传言,王丹回应香港明报查询时表示听过传言,但强调发公开信并非以此为依据,王丹说,「我们在不违反原则的条件下,愿意看看政府的诚意」。
明报今天报道,昨晚在香港举行的华人民主书院的宴会上,身在美国的王丹通过视像电话接受传媒访问。他表示,不会对回国一事「过分悲观」或「过分乐观」。他说,民运人士回国是严肃的诉求,「每个中国人都应该可以回到自己的国家」。对於会否接受有条件的回国,王丹说现时不是谈条件的时候,亦没有人就此事接触他。
题为〈我们希望回国看看——致中国政府的公开呼吁〉的公开信呼吁中国政府顺应历史潮流,放弃禁止异见人士入境的做法,「以各种有效的方式允许我们回国看看」。该信发出前4日、即42日,海外网站博讯发出署名 「樵夫」的文章,声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最近提出,六四学生流落海外20多年,一直不能获准回国,甚至在父母弥留之际也不能见最后一面,父母去世也不能回国奔丧,这是很不近人情的,也是很不人道的。应该让他们回国,探亲访友,回家看看。


该篇文章又称,共产党应该最讲人情,而且学生多数是爱国的,有些人和六四并无关系,「只是在海外批评了我们工作中的错误罢了,他们的出发点都是好的」。
该篇文章声称,温家宝不满一些驻外使领馆把批评中国政府的人划为另类,动輒取消护照、不做护照延期、不发签证等「敌视一切的做法太左了」,又说「海外敌对势力肯定是有的,可是它也仅仅是一小撮人,不要把善意批评我们缺点的人,都说成是海外敌对势力」。
目前无法证实温家宝是否确实作过上述表态,身在美国洛杉磯的王丹昨较早时以电邮回应本报查询说,他听说过上述传言,但要求回国权利是持续了很久的事情,并不以传言为依据。他说,中共方面最近没任何人就回国与他联络过,据他了解,其他人回国的状况也没有改变迹象。
王丹的中国护照过期后一直不能获得续期,他目前没有持有任何护照,上次试图进入中国国境,是去年1月申请来港参加司徒华的丧礼,但遭到拒绝。他在电邮中解释,公开信中提到「各种有效的方式」,「以我为例,就是至少要发还护照,否则我们无法回去」。被问及如中国提出一定条件将如何应对时,王丹回应说,「我们在不违反原则的条件下愿意看看政府的诚意」。
明报还报道,有5名六四学生领袖以不同方式回过中国。「六四」事件后有21名学生被通缉,其中流亡海外的14人,仅有李录在2010年随「股神」巴菲特返回内地,熊焱曾在2009年来港参加六四20周年纪念活动;吾尔开希同年试图从台湾前往澳门「闯关」则失败。此外,前北京工自联成员吕京花去年1月来港参加司徒华丧礼。
李录20109月先到深圳,再到北京,当时他持美国护照,因为「通缉犯」身分未除,是获特别批准返国。李录因当时被称为「巴菲特接班人」而备受关注,但内地传媒接获禁令,不得拍摄巴菲特的随从人员,李录全程保持低调,不过到访比亚迪车厂时仍被拍下照片。
曾有海外传媒报道柴玲获准回国,但她多次否认。此外,作家苏晓康在2003年父亲去世后回国奔丧,诗人北岛2001年也以同样理由短暂回国,北岛去年8月曾以嘉宾身分出席在青海举行的国际诗歌节,外界认为他已经「洗白」身分。
今年是「六四」事件23周年,支联会主席李卓人期望中国官方踏出平反六四必然的第一步,允许王丹和吾尔开希等流亡海外民运人士回国。他说,这批为民主牺牲的民运人士,多年来「有家归不得」,是一件可悲的事,「他们很掛念祖国,应有权回家的」。
李卓人接受明报采访表示,最近内地对六四事件的讨论较过往宽松,有指中共高层曾商讨平反六四,网络更短暂容许讨论。他希望,在这政治气氛之下,内地可以无条件容许王丹等人回国,作为平反六四「必然的第一步」,「即使未能立即平反六四,也算向民运人士示好,对平反六四有正面作用」。
香港资深传媒人程翔认为,王丹等人回国机会不大,但应继续争取,任何政党都不应剥削国民回国的权利。民主党刘慧卿表示,国民应可自由进出自己的国家,中央不允民运人士回国,是一件很差的事。社民连梁国雄表示,内地不向民运人士发护照,等同任由公民无国籍,无法接受。rf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