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方思行书评:程翔《千日无悔—我的心路历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9

方思行书评:程翔《千日无悔—我的心路历程》




从2005年4月22日到2008年2月5日,合共1,020日,这段日子程翔在他的《千日无悔 —— 我的心路历程》一书中,形容是他人生最黑暗的日子。在这段日子,他失去了自由,切身体会到失去自由的人是没有尊严,也没有人格可言。
程翔这段牢狱之灾,是活生生的一件冤假错案,他的切身体会,经过思想的沉淀后,书成文字,却并不是为自己鸣冤。

bk_chingcheong_memoir.jpg
程翔《千日无悔--我的心路历程》

程翔说,写这本书的目的,是希望通过自己的故事,引起大众关注中国的司法状况。他在狱中经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能让这个牢不会白坐;当他出狱之后,知道香港社会、乃至国际社会出了极大的力量来营救他,使他经常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去报答香港人对他的厚爱。

他最后认为,两个问题都有同一个答案,就是如何令中国进步,如何令香港社会自觉地去维护现有的核心价值。程翔认为,假如他能够做到这两点,假如他通过敍述自己的故事,能够为国家的司法改进、能够为铲除不断产生冤假错案的土壤而作出贡献,那怕是更微薄的力量,国家的司法都会有所进步,那么他的牢就不会白坐。

程翔在书中细致的描述他在被监视居住、拘留及后来判刑坐牢的心路历程,当中,没有激昂用语,他以自身的经历,冷静、客观地道出中共司法制度的荒谬。

他在书中指出,单独囚禁期间,他是在一种难以名状的精神痛苦中渡过。「监视居住」是中国特有制度;他形容,「监视居住」这种单独囚禁方式,在精神上违反人性。值班的人严禁与他谈话,剥夺了他的社交权利。


期间,没有报纸与电视,隔绝外界讯息;窗户被厚窗帘封闭,没有自然光,房间24 小时亮著灯,令人晨昏颠倒,不知时间。程翔只是靠看守的人员对他说「该睡了」,他才知道是黑夜。直到程翔写了认罪书,看守人员来打开窗帘,让他见到日光,程翔问:「为什么这么好?」 看守人员笑笑说:「这是领导对你的奖励。」

程翔深深体会到,我们平日认为理所当然会看到的自然光,原来是非常珍贵的恩赐。

单独囚禁后不久,他的身体便出现多种问题,包括失眠、便秘、心律不齐的问题。在那段日子,中共虽没有用刑逼供,但却是变相的精神虐待。程翔形容,他曾经逼切期望可以提审,因为提审可以开口说话,可以发声;对心理可以产生一些平衡,或多或少可以发泄心中的郁结。

至于中国的监狱制度,程翔体会到囚犯在外观上被标签成低人一等,也没有尊严、权利可言。入狱时狱警要检查囚犯携带的物品,检查后在犯人身上打印。狱中遇到狱警要先蹲下来,然后仰头向狱警说话。吃饭是十八个人围在三个已经凉下来的大面盆的四周来吃;就连晚间上厕所,也要集合一定数量,至少三人才可。

程翔如何看待这段牢狱生涯?他将个人的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命运结合,反而觉得泰然释怀。

在狱中,程翔反思人生路上四大抉择,包括1974年放弃高薪教职加入文汇报,1980年中断留学计划,替文汇报建立北京办事处,1989年六四事件后离开文汇报,以及1998年出任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

他这四个抉择都没有把报酬、待遇、前途、成就等放在第一位,反而考虑怎样的决定才是对国家和人民最有利。他被羁留五个月后首次获得与家人会面,就对家人说,一切都是因为他的中国情意结太深。

程翔在狱中通过读圣经,学会「以爱包容所有的人,以恕化解一切仇恨;以感恩的心情去面对所有的人和事,以谦卑的态度面对自己的弱点和错误」。他说,这是他人生经历了牢狱之灾之后的一个醒悟。

到今天,程翔仍有著一颗炽热的心,他为这本记述狱中见闻与反思的书起名《千日无悔》,道出了一位爱国知识份子的心怀。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