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三峡,无解的“政治决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18

三峡,无解的“政治决定”

转发此新闻:

据“中国广播网”消息,三峡大坝地质灾害日益增长,目前库区再有近10万人面临搬迁避让,中国大型水电工程带来的地质及社会影响也再次被关注。
"中国广播网"416日消息,自2009年至今,三峡工程已经进行3175米蓄水试验。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在早前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表示,当三峡工程蓄水线到达175米时,重庆地区将面临非常严重的威胁。
"中国广播网"的报道中,也表示在新库蓄水后至高水位初期35年将产生大量新生滑坡和塌岸,在过去多年间三峡库区每年都会发生多起崩塌滑坡,未来一段时间地质灾害防治形势不容乐观。目前再有约10万人将面临搬迁避让。
20113月,长江流域发生大面积干旱,当时有环境专家认为三峡工程为其中重要的影响因素,由此也引发公众对三峡工程带来的生态、地质和移民等问题的讨论。20115月中国国务院出台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再出资1238亿元用于三峡后续问题的治理和解决。一时间,三峡涉及的各市区争报项目,经费大战随即拉开。
"中国人集体为三峡买单"
王维洛对三峡追根溯源,指三峡工程从立项之初即为一个错误的"政治决定",他也认为三峡工程"弊大于利",而且随着三峡水库运行时间的增长,弊病会越来越大。
三峡工程除引发生态、地质灾害问题外,造成的一百多万移民带来的社会问题不可忽视,且随着水位增高,移民还会越来越多,三峡工程象一个巨大的无底洞,后续的一切都要巨大的经费来支撑,中国公众集体为这个"政治决定"承担其恶果和买单。
四川地质专家范晓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认同王维洛的看法:"从整个三峡工程蓄水以来,整个工程的后续投入非常巨大的,产生的负面影响是长远的,从我们从三峡工程中获得的利益来看,这些利益是得不偿失的,我们付出了非常高的代价。"
"移民人数还会增加"
王维洛曾向德国之声介绍,虽然毛泽东曾写下"高峡出平湖",但三峡从2003年蓄水以来,就从来不是一个平湖,是有水力坡度的,也就是说是个斜湖,蓄水的压力等会造成当地地质灾害的发生。
范晓向德国之声介绍,三峡将水蓄至175米的高水位使地质灾害频发,除原有提高水位淹没区的移民外,将会不断产生新移民,"中国广播网"报道中的10万人既是如此:"以后随着地质灾害的发展,移民的人数还会增加。中国知名电影导演贾樟珂曾拍摄电影《三峡好人》来反映移民生活。
"造成的影响无法逆转"
范晓不无忧虑的认为三峡工程尽管呈现诸多问题,但这些问题也是无解的状态:"有些事情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或改变的,比如地质灾害不是你做补救工作就不会发生,有些事情很难逆转,包括生态系统更是如此,政府只能采取措施尽量减少三峡工程带来的负面影响。"
王维洛曾表示:"三峡工程是中国政府花最大的钱尽力摁住的火药桶,这个火药桶很可能随时都会爆发。"DW
--------------------------------
长江三峡库区地质灾害增多 近10万人面临搬迁
RFA


中国长江三峡大坝已进行了3次175米试验性蓄水。中国防灾官员表示,三峡库区每年都发生多起崩塌滑坡等地质灾害,当局将加强监控,并将搬迁库区的大约10万人。

官方中国广播网4月16日报道,中国国土资源部地质环境司巡视员、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柳源说,三峡库区每年都会发生多起崩塌滑坡,由于监测到位、预警及时,三峡库区已连续9年实现地质灾害零伤亡,但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形势不容乐观。


他透露,三峡大坝175米试验性蓄水以来,发生的地质灾害灾(险)情超过70%;部分地质灾害监测预警点受水库水位升降影响也出现灾(险)情,并且有逐渐增多趋势,需要及时采取工程处理或搬迁避让措施。

一些位于三峡库区沿岸的滑坡和塌岸,即使灾害体上没有人员和房屋,但涌浪灾害的危险性对长江航道构成严重威胁。三峡库区地质灾害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官员柳源表示,今后一段时间,国土资源部将配合湖北省、重庆市做好各项防治任务的实施。

旅居德国的中国环保问题专家王维洛表示,中国政府当初不顾三峡大坝建设可能带来的地质环境问题强行上马施工,现在这些问题开始造成地质灾难,威胁库区居民:

“在三峡工程上马之前有很多有心的人士,就已经指出了三峡地区的地质条件是很破碎的地区,像刘庆凯(音)、洪学(音)都提出过这个问题。但是当时的决策都是为了三峡工程,他就搞一个可行性的报告,报告说一共有405个地方有滑坡和沿崩的危险。关于地震呢,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了七次,其中六次说三峡地区的水库它的水库诱发地震的最大震级是6.5级。三峡工程从2003年开始蓄水,负责三峡工程地震问题的教授当时就说,三峡工程的滑坡岩崩的地点已经测出3600多个。那么2006年三峡水库蓄水蓄到海拔175米的时候,重庆市就发表过一个数据,滑坡和岩崩的地方有9900多个。我们可以看到地震灾害的地点是在不断地往上增,而且是成倍的翻。”

中国国土部官员柳源还说,当局已经在三峡库区开展355处滑坡崩塌危岩体的工程治理,并对现有的5386处隐患点实施群测群防及专业监测。此外,还将进行搬迁避让工作,搬迁大约10万人左右。旅德国中国专家王维洛认为,其实,中国三峡库区需要搬迁的人口远不止10万人:

“到目前为止,当时专家预测的三峡工程的可能出现的6.5级的地震还没有发生过。但是比较小的地震次数增加了很多。小的地震对于滑坡是很有危害的。小的地震也会使小的滑坡体开始活动特别是在水的作用下。此外人的搬迁,这些外人不是第一期的,现在发现他们的房子是不能住的,已经变裂了。最终要搬迁的可能是四百到五百万人。现在已经有环境专家指出,整个三峡地区由于地质灾害问题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他建议三峡地区的所有居民全部搬迁。”
另据中国国土资源部网站4月12日的消息,地质环境司一位负责人透露,中国约有地质灾害隐患点24万个,威胁人口1359万。自2000年以来,中国突发地质灾害平均每年造成死亡和失踪约1100人、经济损失120亿-150亿元。因为地质灾害具有隐蔽性、突发性和破坏性,预报预警难度大,防范难度大,社会影响大,未来5-10年是中国地质灾害高发期。

报道说,未来十几年是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时期,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中人类工程活动引发的地质灾害增加;东部地区现代都市圈逐渐形成,水资源供需矛盾加剧,短期内难以控制地下水开采,导致城市地面塌陷、地面沉降和地裂缝灾害呈上升趋势。汶川、玉树地震灾区和三峡库区也是未来一段时期内的防治重点。另外,本世纪前期气候变化和地震均趋于活跃,强降雨和地震引发的滑坡、崩塌、泥石流、地裂缝灾害将会加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