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桑普:吴英案 离法治有多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5-01

桑普:吴英案 离法治有多远

转发此新闻:


吴英

吴英案中值得思考的问题实在很多

四月二十日,最高人民法院针对涉嫌「集资诈骗罪」的全国第六大女富豪、浙江民营企业家吴英女士裁定不核准死刑,案件发回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但仍强调吴英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只因吴英归案后如实供述罪行,死刑「可不立即执行」。


作家铁流发起的「吴英案真相民间调查团」强调这是冤假错案,各方也指出吴英本无罪,死缓也无据,要求异地重审,以昭公正。
事实上,吴英白手兴家,三年内创建浙江本色集团,资产数亿,但碍于难以借入银行贷款,于是向合作伙伴11人取得民间信贷资金7.7亿元。后来,吴英突遭绑架抢劫,她报案后不但遭受冷待,更因涉嫌高息吸金而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刑事拘留。


然后,一审金华法院突改以「集资诈骗罪」论罪,更以「数额特别巨大,给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为由判处死刑,二审浙江高院维持原判,最近才被最高法院不核准死刑和发回重审。终审前,吴英的众多资产已被有关当局非法没收、拍卖、处置,去向不明,匪夷所思。


正如滕彪律师指出,吴英被判死刑可谓「一箭三雕」:一杀鸡儆猴,恐吓民间信贷资金流动,维系国有金融垄断特权;二杀人灭口,埋葬吴英所掌握的大量官员贪腐罪证;三杀人夺财,杀害吴英,抢劫私产,中饱官囊。放眼中共司法历史,从昔日的投机倒把罪到今天的集资诈骗罪,究竟相关判决的合理性何在?


从沈太福、邓斌、唐亚南、吕伟强、张元蕾、刘洪飞等人,到今天的吴英,究竟有多少冤魂和错案?一箭三雕的阴谋诡计,还要玩弄到何时?由始至终,检方根本无法证明吴英在集资当时已经决意借钱不还,存心诈骗,反而更有可能的是,她后来遭受绑架抢劫,才直接导致她无力还款,资金链断裂,因此「集资诈骗罪」完全无法成立。


此外,根据最高法院去年一月公布的司法解释:未向社会宣传,在亲友或单位内部针对特定对象吸收资金的,不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由于本案不涉及吴英向社会宣传后吸金,因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也无法成立。如另有任何关于吴英行贿的罪证,检方固可起诉,同时一并起诉受贿! 官员,但检方和法院却捨此不由,反而把上述两条罪名强加在吴英身上来结案,显然罔顾法律,扭曲事实,毫无逻辑。
吴英案中值得思考的问题实在很多。


一、每当中国民营企业家做大做强后,是否都难逃枪打出头鸟的厄运?中共是否害怕国有政治和经济的双重垄断地位不保?


二、中国法院罔顾法律、证据、逻辑、良知的司法现象,甚至民刑不分,何以致之?跟党国贪官强权有无关系?


三、如果民间借贷得以规范化、透明化、合法化,国有银行体系垄断金融信贷市场的地位得以被打破,吴英案还有可能发生吗?


四、央视最近指出部分民间借贷已经通过企业间自发成立类似「来汇」或「标会」的「互助基金」模式,企图在民间资金短缺的「灰色地带」中摸索出路,但这些做法既非保险机制,更缺乏信贷风险规范,足以治本吗?


五、集资诈骗是不涉暴力的财产犯罪,如有违犯,真的有必要判处死刑吗?把人判死终究是要维护谁的利益?死刑本身不是很值得检讨和废除吗?


六、最高法院坚持有罪,但可免死,只不过是进十步后退半步的「开恩」之举而已,吴英仍可被终审监禁,难道国人就可接! 受,甚至称赞司法改革大开张吗?


七、有人甚至把针对薄熙来的政治斗争和针对吴英「开恩」事件联系起来,认为所谓党内「开明派」已经大权在握,中国政治改革和司法改革已经迈开步伐,但此说有何论据,抑或只是想入非非?
吴英案反映了中国法院还是停滞在脱离法律、证据、逻辑的反智蒙昧阶段,不但民刑不分,而且把法条当作贯彻官员意志的统治工具,遑论对各地社会民间借贷活动本源的深刻了解,以及对死刑存废的理性探讨。


由此可见,吴英案的司法表现都跟法治社会的核心要求差距甚远。


真正的法治不是渴望最高法院法官慈卑为怀,开恩减刑,而是要求全国每位司法人员都以法律、证据、逻辑为准绳办事,进而点滴内化到每位公民的言行和性格当中。


如有人说吴英案反映了最高法院开始走向法治,显现法治曙光,那人非傻即骗。摆明是个冤假错案,硬要说成不是,只顾开恩免死,企图减缓社会舆论压力,说到底,还是出于政治利益的考虑,不是真诚尊重法治的表现。BBC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