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卢峰: 别了,八九民运的播种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9

卢峰: 别了,八九民运的播种人

方励之先生走了!



方励之先生在遥远的异乡走了,再没有机会重踏心爱的故土,再也不能为吾土吾民的自由民主发声,对方励之先生来说,直到死的一刻大概都希望中国的知识分子、平民百姓有说真话的空间,有说实话的机会,更不会因为坚持自己所思所想所说而承受迫害与折磨。可惜,方先生的希望落空了。
他去国二十多年,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没有多少改善,倒是当权者越来越蛮不讲理,对言论空间的钳制越来越着力,越来越肆无忌惮,敢言的人则依然像方先生那样惹祸上身,被迫去国、被软禁、被监禁、被虐打。
八九学运领袖王丹先生说,方励之先生「激励了八九民运的一代人,唤醒了人们对人权和民主的向往」。这个说法一点也没错,自五四运动高举「德先生」(民主)的旗帜,力争中国成为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度后,一代又一代中国知识分子坚决站出来,为人民争取当家作主的权利,为人民争取自由发声的机制。
八十年代北京当权者虽然否定了文革及极左路线,但对人民的民主权利,对言论自由仍然不肯有丝毫放松,还是要牢牢抓住权力,还是要用「精神污染」、「资产阶级自由化」等铁腕政策束缚人民的心灵,卡压人民的思想。
那个年头,中共控制着政治、经济、社会各个环节,任何跟党不一致的人不但会被批判、被打压,还可能职位不保无处容身、无以维生。可方励之先生没有畏缩,没有逃避,就像五四以来的前辈那样,勇于向当权者要求还政于民、勇于向学生宣讲民主自由理想、敢于向当权者包括最高领袖邓小平先生说「不」 。
没多久,方励之先生跟其他几位知识分子如王若望、刘宾雁等被中共开除出党,被层层打压,连发声的空间也没有。但是,方励之先生仍然坚持,仍然鼓励着人民、学生要敢于当家作主,要敢于追求民主及政治 ​​改革。
八九年初,方励之向大权在握的邓小平发表公开信,要求他加快民主化步伐及释放包括魏京生等异见人士,好让中国能经改、政改双轨并行。这种逆耳的忠言北京当权者自然听不进去,但对广大市民及学生来说,对吃尽贪污官倒苦头的老百姓而言,方励之的言论及勇气却成了极大的鼓舞力量,驱使大家重新思考中国的专权体制,令大家不肯再逆来顺受。
到胡耀邦含恨而终,民众要改革、要民主自由、要反官倒的呼声终于一举迸发出来,差一点就让中国的政治改革列车开动,差一点就让民主自由真正在中国的土地上开花。可以说,方励之先生是浩浩荡荡的天安门民主运动的播种人!
可惜,北京当权者根本不肯还政于民,根本不愿意搞政治体制改革。为了保住手上的权力,它更悍然出动坦克、重机枪及其他武器,杀伤手无寸铁的平民、学生;又大搞白色恐怖,搜捕、惩处曾在天安门广场集会及表达意见的市民、学者、作家、学生,令整个北京城变作恐怖之都,令整个中国变成人人自危之国;而方励之先生及太太则成了头号通缉犯,随时要面对牢狱之灾以至性命危险。
在无可奈何、无可选择下,方励之先生被迫去国,被迫放弃亲友、事业、研究,只能在无根的异地过活,只能眼巴巴看着赵连海、艾未未、刘晓波……等一个又一个,一代又一代「战友」被当权者打压折磨。对方先生来说,这大概不无遗憾。还好,不管在国内国外,争取民主自由的呼声没有平息过,争取民主自由的人没有被当权者的铁拳吓倒,方励之先生高举过的自由火炬也有更多的接棒者。
方励之先生,不要挂心,走好!

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