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万延海: 妥协,但不要放弃原则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5

万延海: 妥协,但不要放弃原则



最近,河南省宁陵县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赵女士因在北京上访,而再次被当地政府拘押。
宁陵县公安局2012226日提出赵凤霞20121月和2月先后两次到北京越级上访,严重违反缓刑执行期间的监督管理规定,建议撤销缓刑。宁陵县法院裁定:撤销2009宁刑初字第151号刑事判决书对赵女士宣告缓刑的执行部分,收监执行原判有期徒刑2年。
赵女士于199810月(《献血法》于1998101日生效后)到宁陵县妇幼保健院生孩子,输血而感染上艾滋病。宁陵县妇幼保健院制造了多起妇女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并传染孩子和丈夫的悲剧。河南著名艾滋病维权人士李喜阁就是在那里输血染病,并导致两个女儿相继染病的。
赵女士于063月检查中发现自己染上艾滋病,而丈夫孙先生也被发现传染艾滋病,并于4个月后悲惨去世。赵女士依法多次到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要求复印当初的病历,被拒绝。法院也不给立案。于是走上进京上访之路。
20098月,北京举办中共建国60周年大庆之前,河南省全省稳控艾滋病人之际,赵女士等人再次来京上访,而被当地政府强行抓捕回家。回家后,宁陵县华堡乡于098月主动提出给予赵凤霞9000元人民币的困难补助,并让其在收条上签字。随后,宁陵县和商丘市两级法院竟然仅凭困难补助收条,判处上访冤民敲诈勒索罪。
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法院日前发布《刑事裁定书》,称“赵xx200985日被宁陵县公安局刑事拘留,811日被宁陵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09108日被宁陵县法院(2009)宁刑初字第151号刑事判决,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20091014日取保候审,缓刑考验期自201017日至201316日)。”然而,赵女士在中共18大前夕再次被收监。
近期,河南省将上访感染者收监的情况,赵女士不是唯一的情况。然而遗憾的是,过去和赵女士一样有过艰难维权经历的感染者和民间组织工作者却纷纷出来指责赵女士的不是。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现象。
长期在艾滋病维权或公民维权领域工作的同仁或权益受害者,付出生命的代价,不懈抗争,获得了赔偿,或者政府打压不再那么凶猛,给一些空间,但这些赔偿或补偿协议、“政治容忍”却多半是政府部门私下交涉的结果,一般要求不得对外宣讲协议或私下默契的内容。
相关利益当事人,为摆脱政治恐惧,或获取私人利益,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为政府说一些好话,成为政府“软实力”的一部分,也是难免的,但却是非常危险的举动。
利益相关人或民间组织成员,为获得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或获得政治容忍或发展的机会,答应政府一些条件,达到“利己”的目的,所谓采取妥协态度,但在利己的同时,任何利益相关人或组织不得损害他人或其他组织利益。
如果说,妥善,是可以被理解和甚至推荐的维权策略的话,而损害第三方利益的举动绝对是不能被接受的,而必须得到谴责。
类似的情况有,中国某艾滋病组织在政府压力下停止工作,人们开始声援之际,业内同仁却私下传话,称该组织确实出现了诸多问题,而无视国保警察不断骚扰该组织和组织负责人处于危险的情况。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受到政府打压,有些维权组织不是站出来为我们打抱不平,而是指责为啥其他组织不被打压,好像政府打压倒是可以被理解,而被打压却是奇怪的事情?有些维权人士也是私下传递和分析爱知行被打压的原因,好像打压行动具有合理性似的。
我对利益相关人,高压环境下的维权组织和人士,我理解人们的自我审查、妥协,但不能接受指责受害者的行动。维权人士出来指责受害者,比当政者给受害者施加了更大的伤害。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