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孟渊沛:薄倒掉 与政治正义的相对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29

孟渊沛:薄倒掉 与政治正义的相对性

转发此新闻:
政治是不是法律,法律是政治最后的静态结晶,政治是动态的人类行为。正因为政治是动态的,所以才经常显得扑朔迷离、难以判断;也因为政治是动态的,所以它呈现出来的现状都不可能是绝对的公义和善。
正如美国著名的政治学家哈啰德•拉斯韦尔(Harold Lasswell,1902--1977)所说的:「政治是一种过程、一种行动,也是人类为社会生活而表现的一种行为方式。
进一步的说,政治的过程是决定了某人可取得某些事务的过程」。也正如《法的精神》作者、法学家孟德斯鸠所说的:「政治是一把磨钝了的挫刀,他挫着挫着,慢慢地达到它的目的」。
最近发生的薄熙来事件,众说纷纭,海外评论者中不乏同情薄熙来者,他们对薄熙来的政敌胡温颇有微词。按照他们的观点,薄熙来及其毛左势力不仅是突破目前中国政治僵局的力量,而且是能够制衡胡温等维稳派的重要力量,有很大民意支持的薄熙来势力的存在本身就是中国政治多元化的开端。
他们甚至认为薄熙来现今的「政治生命」才刚刚开始,薄不仅会成为未来社会的左派领袖,而且会成为恢复秩序的铁腕领袖人物。同时,他们认为胡温倒薄是「文革式」的「黑打」,是法西斯扼杀民主力量的行为,毫无历史进步性可言。
他们同情薄熙来和仇视胡温到一个地步,甚至有消息传出海外有人要拥戴薄瓜瓜为党魁,如真拥立成功,定成为千古笑柄。实际上这些看法没有看到政治的过程性——政治进步是相对的,政治公义也是相对的,有限的人性无法达到绝对的公义。薄熙来的罪恶也是相对而言的,胡温倒薄的进步性也是相对而言的。
在相对 ​​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改革开放政策和胡温等维稳派还没有退化到文革无法无天地步而言,薄熙来比起胡温等当权者,是更恶者,是坏蛋中的极坏者。薄所代表的毛左势力要回到中华民族的浩劫和噩梦的「文革」时代,它无疑是邪恶中的最邪恶者。
毛左势力毫不认同民主议会框架,他们的目的就是夺权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所以期望他们成为突破政治僵局、演变为民主社会的政治力量,那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的。
薄毛左进行「大鸣大放」的街头运动也不是公民人权运动中的非暴力抗争,文革大民主是反民主,街头「打砸抢」跟「茉莉花革命」有天壤之别。期望薄来进行公民运动不如期望「刀枪不入」反文明的义和团僵尸还魂。
同样,期望毛左突破政治僵局不如期望复兴伪「满洲国」或者金三角毒枭武装来突破目前僵局。薄泽东毫无民主素养,期待他成为未来社会领袖,不如期待萨达姆、希特勒成为民主社会政治家。
人类的政治是不断演进的,正如现代国家中古代帝王世袭制、殖民总督制基本上已经绝迹一样,毛左也早被人类政治史所淘汰。它虽因缘际会、兴风作浪一时,但注定会扫入历史垃圾堆,谈何推动社会的进步性呢?
同理,坚决果断地倒薄的胡温势力,尽管有其巨大的历史局限性,但在倒薄一事上的确相对地体现了其政治决策的历史进步性。正如进行戊戌变法、意图君主立宪的康有为针对愚昧专制的慈禧显然是进步的,但后来康有为在海外又成为保皇派阻挠革命,辛亥革命领袖孙中山针对康有为来说又是非常进步的。
不能因为康有为后来的保皇就抹杀他戊戌变法的进步性,也不能因为他是维新领袖就不批判他在海外保皇的可笑。
政治进步只能是相对而言的。华国锋粉碎四人帮是历史进步,邓小平推翻华国锋们「两个凡是」也是历史进步,如果胡耀邦赵紫阳能终止邓小平独裁当然也是历史进步。邓小平后来成为千夫所指的屠城屠夫,但他在终止华国锋们的毛左复辟和进行改革开放上也是有巨大功勋的。
站在大历史的高度,给予邓小平当时的相对正义性才符合公义。政治正义只能是相对的,我们不能求全责备。能够避免文革回归就是一次相对正义的胜利。
海外对薄熙来持同情者认为胡温对付薄熙来没有正义之分,也没有路线斗争,完全是黑吃黑、黑帮火并、文革对文革,如此的理解就把倒薄的历史相对正义性就给抹杀了。
再退一步,我们也甚至可以把倒薄看做胡温坏打正着、不良的动机导致较好的结果。目前的现状毕竟是孔庆东、司马南等毛左理论家不再嚣张了、重庆不再唱红不再打黑了,商业电视恢复了,企业家们不恐惧了,众多犯有罪行者正被清算之中、民众不担心回到文革了,等等。
这就是历史的相对进步。很多薄同情者认为胡温是用文革手段对付薄、是黑打薄,且不论对付薄在程序上基本符合共党的党纪国法(如果真用文革手段,早就把薄弄死了),尤其对于人治为特征的中共政治,为求历史进步进行非常手段也是应该的。
远的如叶剑英、华国锋粉碎四人帮,近的是邓小平越权南巡讲话。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时是普通党员、毫无官职,他违反党纪国法,跑到南方,大肆开讲,提倡改革开放,狠扇江泽民耳光。正是邓的南巡讲话,才制止了六四后江泽民的极左路线,起码在经济领域开始开放,人民的物质生活开始得到改善。
大部分海内外人士都认为邓小平在当时推进了中国进步。薄熙来的倒掉,就算采取了不得不采取的非常手段,但倒薄的相对的、阶段性的历史进步性应该得到我们肯定。政治斗争的复杂性超过人的想像,实现一个政治目的是非常不容易的。
「牵一发而动全身」、多方平衡、协调,多次退缩、迂回、权衡是非常正常的。倒薄必然导致损害党内多种利害关系,如不慎重行事,就会功亏一篑。所以,倒薄在时间上会非常耗时
政治斗争是高度机密,稍有泄漏,必关系国家大局,所以倒薄也会谨慎和秘密行动。美国国务院的很多举措,不也是好长时间后才公布真相的吗?假设温家宝真有心政改,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整顿人士。因为政改阻力就来自某些个人及其所代表的体系利益。
无论是企业、单位还是整个国家,体制改革时常与人事的变革联系在一起。不变动人事,就无法变革他们各自维护的体制。尤其在中国,就连企业改制也必须先使几个企业领导下台一样,不撤下几个高层领导的职务,他们必永远是改革的拦路虎。
所以目前的倒薄,也可以理解为为改革扫清人事道路。当然,反改革势力最大的代表当然是周永康,温如真心改革,就必须把他赶下台。温家宝能说出来,是不错的;即使在政改上没有行动,但制止毛左复辟就是很大的功劳。
也许温家宝心有余而力不足,但胡温在上台不久的几件事情,还是表示他们最初也是有意愿进行改革的。
一是2003年因「孙志刚事件」而取消收容审查制度。这是多年来不多的官方对民意的正面回应。
二是放开民主社会主义的讨论。一段时间在海内外众多媒体上,放开过民主社会主义的讨论,胡锦涛还亲自到北欧众多民主社会主义国家访问。
三是播放《大国崛起》,该片是在多年来大陆持续「妖魔化」西方的背景下首次让国人「睁开眼睛看世界」的作品,是近乎附和「现代化就是西化」、「西方中心论」等命题的一部反主流作品,它揭示了中国要想崛起,就必须进行思想观念、科学文化、经济体制乃至政治制度的变革。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出他们起初有改革的念头。但后来又泯灭了念头,愿这次王薄事件的重击能使他们有所觉悟。
总之,薄熙来不值得同情,在双规陈希同、陈良宇时鲜有同情者,但为什么双规薄熙来时,海外人士才出来同情他?!
实际上,同情薄熙来就不能将倒毛左运动进行到底,同情薄熙来就会让人们分不清哪些是历史进步力量哪些不是,同情薄熙来就会给国内外毛左势力反扑的机会。目前最大的毛左,就是周永康为代表的政法委系统。
那些海外同情薄熙来的人,有意无意地 ​​给周永康帮忙,给目前国内最野蛮残暴的势力施以援手。政治正义毕竟是相对的,在任何历史阶段,我们应该肯定和支持代表相对历史进步性的一方,而撇弃历史上的落后腐朽力量。
对于当前来说,我们与其花时间精力同情薄毛左,不如借助清算文革余孽、否定唱红打黑的历史时机,揭露极左势力对中国的危害,揭示政治体制改革才是彻底清算毛左、杜绝党内出现无数「毛泽东」的唯一办法、唯一选择。文章来源:
《纵览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