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姜维平:富彦斌案,又一个打开的薄家钱袋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9

姜维平:富彦斌案,又一个打开的薄家钱袋子?


大连新闻界的消息人士说,薄熙来谷开来夫妇的贪腐案正在持续发酵,继大连实德集团老板徐明被刑拘之后,又一位与薄熙来家族关系密切的亿万富豪富彦斌已被控制;
他旗下的正源地产正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假如留守在大连的中纪委专案组敢于深挖,不仅薄熙来和谷开来进一步身陷贪腐的泥沼之中,不能脱身,而且,李长春的兄长以权谋私的黑幕亦将曝光,中南海高层人事布局面临新的动荡。
多年以来,大连的众多富豪云集在薄熙来的旗舰下,并与其家人亲友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已是公开的秘密,但像富彦斌这样与其融为一体,权钱交易,积累财富迅速的民企老板,还不太多见;
虽然,与谷开来亲如姊妹的大连《新商报》记者马某,以令人肉麻的文字,把富彦斌吹捧成白手起家的“一位商、学、儒兼备的知识型商人”,但熟悉大连商场风云的人士,都对“小富”了如指掌。
我称其为“小富”,是因为首次与其相识是在上个世纪,那时大连商场的风云人物,不是王健林,而是丛松波,即,绰号“小本本”,他以粮油国际经贸起家,在甘井子区营城子镇棋盘磨村有庞大的仓储库,在大连国际酒店包租了整个八层,事业顶峰之时,在北京国贸大厦也有显赫的办公室,“小本本”自己还持有加拿大绿卡;
虽然,他是天津街小裁缝出身,但健壮魁梧,长于选材用人,曾聘诗人朱凌波为得力策划助手,其与我有点交情,由此引荐,我认识了刚加盟“本本”公司的小富,他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应聘到丛松波所在的经贸公司任职,从外貌着装和言谈举止看,十分清贫而谦卑,但他具有敏锐的洞察力和商人精明的天份,也对老板“本本”崇拜不已。
假如“小本本”不被他的副手汪某买凶杀死,假如“小本本”的商业帝国不忽然倒下,小富紧跟丛松波继续从事粮油经贸,可能自己未必能独挡一面,发家致富,他在“小本本”的手下目睹的人事百态使他找到了在中国经商的绝窍:权钱勾结,而老板的死于非命的惨剧,又拦腰斩断了他的梦想,无疑地,小富必须自己创业,我可能是体察过他起步秘辛的人之一;
此后,他一度沦落于贫困之中,不能自救,他和长于企业策划的孙某某,先在大连开发区金马大厦对面租赁一个50平方米的偏厦子,开办了一个小餐馆,出售大碗面,其惨淡经营令人心酸,尔后又贷款转机,在大连老虎滩开办了新世纪美食城,事业略有一点好转,但也入不敷出;
如果不是大商集团后来接手此物业重新开张,小富可能面临又一次滑铁卢,此后其与孙总分手,找到了来钱之道:以北大校友的身份,与薄熙来和谷开来拉上了关系,如同庄河的徐明一样,富彦斌背靠上一棵大树,摇身一变,由薄熙来及其死党一系列批件拿地,再以项目和仅有的财产抵押贷款,使其生意别开生面,如日中天,于是,有了地方媒体追捧的以下成绩:
1964年出生的富彦斌,现任正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正源地产成立于1992年,现已拥有逾百亿元人民币的资产总额,他带领的正源地产公司是大连沙河口区的纳税大户和诚信企业,仅2010年缴纳各类税金共计3.1亿元,连续7年被评为大连市AAA级信用企业;
旗下“幸福之家”等品牌取得巨大成功,曾赢得“广夏奖”、“科技创新示范楼盘”等荣誉称号;他还积极参与奖励贫困学生、帮扶农民工子女、救灾赈灾等各项慈善和公益事业。
我不否认小富10几年商场征战的成果,是令人惊羡的,按照国人目前衡量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他是幸运而不凡的,我也承认小富出身于草根阶层,对穷苦人家孩子求学难感同身受,他也慷慨地资助过一些大学生,但作为他的一位老朋友;
我认为,他跟随“小本本”没有学到最主要的人生哲理:在现有的政治体制下,商人不行贿不可能打通关系,而打通了也未必成功,一旦成功,亦随之授人以柄,把柄掌握在对立派官员的心里,当商人原先依靠的大树轰然倒下,原本取得的一切成绩,将烟消云散。
小富正处在由顶峰殒落谷底的过程中,这有力地说明了一个事实:他遗忘了“小本本”是怎么死的:为了争权夺利,丛松波最信任的负责财务的副总经理汪某雇佣海外杀手,在北京国贸大厦暗杀了他,还残忍地把他的头割下来掩埋,而身材伟岸的老板的尸体却遗弃在秦皇岛海滩,接下来警方顺利地破了案;
北京有四家银行的行长被抓捕,曾轰动一时,小富应当知道他们被判刑的原因是权钱交易,但他没读懂“小本本”之死的真谛:官商勾结,不择手段地追逐金钱,虽然一时鲜花锦簇,名利双收,但到头来必是人财两空,商人们留在“亿”字之后的零,往往是生命的虚无和感叹。
大连新闻界消息人士说,富彦斌不仅与薄熙来,谷开来夫妇来往密切,而且随着生意发展,与大连及北京很多高官都有权钱交易,尤其是与政治局委员李长春家人暗渡陈仓,共同发财,李的兄长李长吉任大连建委领导期间,曾全力帮助富彦斌拿地皮,搞项目,争贷款,找关系,几乎成了正源房地产的后台老板;
他能把位于大连沙河口区的幸福e家项目(原大起大重搬迁改造地块),开发成功,与其有关,这一个总建筑面积多达150万平方米,集住宅、商业、物业服务一体化管理的中高档规模社区,不仅引进了大商新玛特超市,方便了附近的群众,而且,地价优惠,使其盈利上亿元。所以,正源地产每年出资400万元人民币设立的正源助学基金,就是小菜一碟。
据悉,目前,这位北大城市与环境学院本科和光华管理学院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正在接受薄熙来谷开来专案组的调查,他们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如同过去一起发财,现在同时交待问题,大概还要检举揭发,争取重大立功表现;
以前,他在极富人文精神的北大学习了9年,今后在铁窗里不知道还要苦盼几度春秋,不论如何,可能接下来,他的处置结果不一定取决于犯罪事实,而更多地在于中南海权力斗争的格局,这就是为什么“小本本”早早地持有加拿大的绿卡,如今更多的富豪正在趋之若鹜地移民。
在我看来,既使富彦斌能侥幸地逃过一劫,他曾被薄熙来谷开来夫妇使用过的钱袋子,和徐明,李桂莲等亿万富豪一样,也已经彻底地破碎了。人民从中看到了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无底的黑洞。
假如富彦斌真的有点悟性,不应当像“本本”那样盲目地追逐金钱,更不要和虚伪而贪婪的高官走得太近,不知道他是否读过2009713日我写的《王健林应当与薄熙来保持距离》一文,我的善意奉劝的对象也包括正源地产;
这不,又应验了,接下来万达集团也很麻烦,富彦斌和其它老板云集聚焦,都成了中纪委的软肋。可惜,富彦斌大半辈子没能走出丛松波的阴影。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