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外交政策》温家宝的复仇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9

《外交政策》温家宝的复仇


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下台——这是红色太子党精英们30年来为争夺共产党的核心控制权而上演的又一幕肮脏故事。 
如果温家宝果如他的批评者所言是“中国最好的演员”,那么温上演了一出最好的谢幕演出。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年度会议最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温家宝雄辩并激情地回答了三个小时问题,他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混乱的事件之一打开了辩论之门并亲手给他曾经强大的对手——现在被废黜的重庆共产党大佬薄熙来——的政治棺财钉上最后一根钉。在打倒薄的同时,温家宝也实现了双重复仇——薄在过去曾无数次的反对温及温的导师。
通过对重庆问题的婉转措辞,温家宝暗示薄熙来在重庆大搞的“唱红打黑”模式,是走文革的回头路。薄的下台,以及震撼世界的中共领导层的分裂公告在第二天继续震动着中国政坛。从某种程度上讲,该事件是自1989年以来的最为重大的政治事件。 
含蓄但明白无误地,温家宝将薄描述为一位试图推翻中国数十年的经济改革成就,反对对外开放,并挑战中国现代化努力的角色。在迫切的政治改革和类似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悲剧间,温选择的是挑战薄。这也是薄熙来和温家宝两种不同政治主张之间30年来斗争的顶峰。
在温家宝的世界,扳倒薄熙来是路线之争的第一步。中国政治的两条主线,一个是毛泽东的红色路线,另一则是胡耀邦的民主路线。胡耀邦是1980年代共产党的领导人,他是温的导师,也是引发1989年六四学运的主要人物。
今年10月,共产党可能会迎来十年一次的领导层交替,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组合会将权力传递给一个新的由目前的国家副主席习近平领导的团队。大多数目前的中央政治局常委行将退休。温家宝希望他能影响那些即将走上关键位置的人,历史会因此继续记录他的职业生涯。
温家宝和薄熙来因自己的个人才能脱颖而出。这两位中共政治局的成员,代表中国政治精英中分化出的不同派别。他们有许多共同点,包括对三十年的共产党执政的共识——坚持“改革开放”以及不放松政治控制——但 这个信念正在不平等、腐败和信任危机的重压下摇摇欲坠。两个改革者的背景、个性和就此应对的政治处方大不一样。
薄利用了自己感召力和政治技能。他展现出非凡的能力,在重庆市委书记四年半任期内,他调动政治和财政资源,通过粉碎该市的黑社会震慑了全国——不合作的官员、律师和企业家。他重建了以国家为中心的城市经济,但又无耻地粉饰自己并以毛泽东为偶像。他提倡革命怀旧思潮,以短信方式传达毛泽东语录并因此流行,政府工作人员还被要求唱“红色歌曲”,那些旧的爱国主义的题材压倒性地涌入重庆电视节目。
另一方面,薄熙来一直在挑战邓小平“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取得的政治共识。与此同时,温家宝,则扮演着一个博学多才、言之凿凿、正直儒家总理的角色,这对邓小平时代共识的另一面——绝对的政治控制也是一种挑战。他不断阐述那种需要通过法律、正义和民主限制政府权力的理念。为做到这一点,他着手在官方体系上帮助“恢复”那些20世纪80年代被清除的改革派领导,特别是胡耀邦,使他们的名字成为官方话语的象征。每一个党的领导人都知道,想要在国家的未来中获得重大利益,他们必须首先争取控制对过去诠释的话语权。
直到上个月薄还颇有实力,他的太子党网络及“重庆模式”正为他攫取国家的更高层权力,但温家宝所作的努力已经产生了一些实效。薄作为一个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的态势结束在26日,当重庆警察局长,也是他的得力助手,王立军,开车去当地的英国领事馆预约外交会见,然后王为保全自己的生命,逃离并进入到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据西方政府官员的信息,王带着对薄一家人犯罪行为的戏剧化指控,包括有关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的死亡。在北京眼里,这是40年来已知的最高级别官员企图叛逃,这一切发生在薄的管辖下。“王立军叛国投敌”,中国情报官员如是引用国家主席胡锦涛的说法。
温家宝,出身于清贫的教师家庭,目睹了自己家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不断的被批斗和攻击,他的权力上升得益于他留给一系列中共元老的深刻印象。薄则出生与政治世家。
父亲是党的元老薄一波。薄就读于中国最富盛名的北京第4中学。其时薄尚未满17岁,当时太子党子弟和那些家庭出身不好的子女间的裂痕引爆了深刻的阶级斗争。19666月,在“文化大革命”爆发前几个月,薄的校友创作了押韵歌谣,成为太子党们引用的战歌,而薄则成为红卫兵组织“联动”成员,积极宣扬“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血统论。
北京第4中学的学生红卫兵将一个旧的餐厅转为监禁教师和其他反动派的可怕的囚室。红卫兵在这里诅咒凌辱人们,并用人血在墙上写下“红色恐怖万岁”。
但是,短短几个月后,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目标转向毛的战友们,毛动员红卫兵小将阵营反对旧的“保皇派”。薄一波随即被打为“反革命叛徒 ”,薄熙来也随后入狱,囚禁6年,而他的母亲则在广州被捕,在押送的过程中死亡,对外则宣布为“自杀”。
邓小平1981年主持通过了“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自此文化大革命已被官方正式定性为一场“浩劫”。但党从来没有解释发生了什么事。通过提高对“文化大革命”幽灵的批判,温家宝撕开了共产党历史穹窿的裂纹:残暴、部分事实和公然捏造谎言的中国。
而胡耀邦,这个被温家宝视为导师的人,在文革爆发前五天,被毛泽东严厉批评其领导下的共青团系统。在随后被拘留的六个星期中,胡耀邦被罚站,从脖子到背部都被木制的巨型标语牌捆绑。六个星期后,他们叫胡的十八岁的儿子胡德华来接他回家。“当我看到他的样子,我哭了”,胡德华告诉笔者。“父亲告诉我‘不要这样没出息,让我们回家,这些并不重要’。”
毛泽东在1976年去世时,胡耀邦已经重新复出工作。作为组织部的负责人,胡率领着一支改革派推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提升恢复了一批被打倒的同僚的职位。
邓小平在1980年获得国家的最高权威,邓随即提升胡耀邦为党的总书记。20世纪80年代初,党从日常社会生活领域迅速退出,随着经济的增长,中国人开始享受一定程度的个人自由,但中国政治的基本准则保持不变。在关键时刻有没有法制,也没有独立的仲裁者,决定性的力量只有权力。
1985年,大部分元老已将自己的子女提升到重要岗位。胡耀邦招募温家宝,以这个普通教师的儿子,掌管他的中央办公厅——一个类似于内阁秘书的位置。第二年,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做了跟两个星期前温家宝发言惊人地相似的演讲。 “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悲剧,他对当时的宣传部长说“它不会再次以相同的形式出现。”
也许他暗示一些即将到来的事件。1986年,党的元老绝对政治控制的需求与日益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和更宽松的社会环境之间的紧张关系开始发生冲突。胡耀邦试图限制太子党的腐败,故意弱化党的意识形态,并容忍学生抗议。到年底,党的元老们已经无法忍受。
一群幕后的权力元老判断胡已经走得太远。在19871月,党内元老召开了为期5天的批评和侮辱胡的会议,一个“党内民主生活会议。”对胡批评最严厉的正是——薄熙来的父亲。
胡德华,胡最小的儿子,与妻子住在一个大而破旧的四合院中,那是北京封闭的领导禁苑中南海的西侧,在那里他呆了一辈子。他回忆说,温家宝今天正在讲述的关于“文化大革命”的故事,实际上是他的家人和他的父亲,胡耀邦的故事。
胡德华告诉他的父亲是如何痛苦,但并不感到惊讶,当他看到党的元老用胡的政治覆灭,来推动在中国进行“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运动时。党的官员也要求胡德华对他父亲的政治思想进行反对,但他拒绝了。
胡德华说:“在1986年。如果有人说要‘自由化’,那么所有人都会站出来批评他”。 “当这个国家本来应该向民主化和法治过渡的时候,进程再一次翻转过来。”
胡德华告诉他的父亲,他对这个国家的未来感到悲观。胡耀邦表示同意,1987年的反自由化运动的方法和意识形态直接来自“文化大革命”。但胡耀邦告诉儿子应当站在历史的高度,他说,中国人20年前并没有加入精英的权力游戏。他呼吁反自由化运动“中型文化革命”,并警告说,一些小的文化革命无疑将出现。
值得庆幸的是,或许,胡耀邦不能看到他的19894月去世如何引发了在天安门广场的公共悼念,与同时间的其他领导人相较,中国学生支持他的诚实和人道。抗议活动演变成一个自由化和民主化的大规模示威,并提出反对官倒的口号。
温家宝仍然留在党的中央办公厅负责工作,现在他为胡耀邦工作的改革派继任者赵紫阳服务。一张著名的图片显示温家宝站在赵的后面,他的上司对那些拒绝离开广场的学生宣布:“我来得太晚了”。
此后不久,邓小平和党的元老下令坦克屠城镇压,引发了另一种文革式的抽搐并为共产党的历史添加了又一桩新的血腥证据。薄一波提出清除温家宝,但其他党的元老们被温家宝从支持赵转向支持戒严留下深刻的印象。温家宝玩弄着无情的官场规则,他的职业生涯则继续进展。
胡耀邦在1987年被清除后很大程度上仍被官方所粉饰。原因在于胡没有公开挑战党,胡的支持者,包括所有当前和未来可能掌权的党的书记和总理: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这四个人在中国传统春节期间会都定期走访胡家。但是,他们当中只有温家宝公开继承了他导师的政治遗产。
两年前,在胡耀邦逝世21周年之际,温家宝罕有的《人民日报》发文悼念,这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里是引人注目的,国家领导人很少给予人们个人生活以公开暗示。 “在那些年里他对我的教诲始终铭刻在我的心上”,温写道。
尽管子女有特殊世袭到高层办公室的权利,胡教导他的孩子不要有到党的核心去工作的想法。即便如此,他的长子胡德平,也晋升到统战部副部长。去年,胡德平利用太子党的遗产和网络,出版了一本关于他父亲的书,并由温家宝题写序言。改革派的领袖和其他太子党子弟举办了一系列的闭门研讨会,试图形成一项关于改革的共识。
第一次也是最低调的研讨会,在7月份引燃了有关薄熙来 “重庆模式”与更自由的 “广东模式”孰优孰劣的公共辩论。第二次,8月份,庆祝 “四人帮” 被逮捕35周年的关门会抨击了文化大革命。在9月的第三次会议则探讨了30年前发布的关于党的历史问题的决议,该决议确认为文革是一场灾难,决不能再次重演。
也是在9月的聚会上,胡德平、温家宝后来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这一主题并将之公布在网站上,“底线是确保批评的意见,从根本上谴责文革。近年来,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有些人似乎喜欢鼓吹‘文革’复兴,有些人尽管不相信‘文革’,但试图利用它。我认为我们必须警惕这些现象!”
潜台词是薄熙来必须停止把共产党拖回到最激进的,无法无天的过去。问题是,薄能通过赞美杀死自己母亲的运动而掌握这个国家的最高权力吗?
胡德平告诉在这次研讨会上的太子党和他的知识分子朋友,封建贵族的残余—— 老式的专制特权——可能会再次出现: 
“如果我们真的要开展党内政治生活的民主化,代价将是巨大的。我们有勇气接受那个代价?如果我们现在就这样做,肯定有成本,我们敢于承担这个成本吗?现在是合适的时间吗?我不说肯定。但是,我认为它可能会在一些地方引发一些混乱,一些暂时的混乱,以及一些本地化的混乱。我们应该为此准备好。”
胡德平挺身而出,试图借用他父亲的遗产,以帮助塑造中国的未来。他同国家主席胡锦涛及他预期的接班人习近平讨论“文化大革命”,前不久在温家宝的新闻发布会上,薄熙来最终走向覆灭。中国政治的参与者们正关注这场在党的中央政治局框架内薄垮台引发的地震以及随之而来的中国未来的权力之战。
“到目前为止,我们不能断定温家宝是代表他个人还是代表党,”最近一位准确预测薄熙来垮台,已退休的部长级官员如是说。“也许80%代表他自己,20%代表党,我们就此不得而知。”
通过清除薄熙来领导的中国左派运动,薄的批评者现正在谈论着关于薄领导下残酷的政治和肉体上的“红色恐怖”,温家宝则以实际行动开始赢得一些过去反对他的人。
“在过去,我对温家宝没有正面的看法,因为他说了很多东西,但没有做”,一位在媒体工作并与中国的领导圈有着长时间联系的人说。“现在我意识到只要能说出来,这一点就很重要。说出来,让全世界都知道,即便他被体制束缚,不可能实现什么。”
作为胡耀邦最忠实的门徒,胡耀邦猝死时,温家宝一路护送他的骨灰盒到江西共青城最后安葬。他借用胡和他的孩子奠定政治理念,表面上是为了防止“文化大革命”的回头,捍卫邓小平1981年来对左派的强硬立场。但是,同时他也在重塑党30年来对自由右派的共识。
胡德华,胡最小的儿子,一个月前在中国媒体采访时罕见地阐述了这些区别:“我的父亲和邓小平之间的区别是:邓小平要拯救党;我的父亲想救的是人,普通的老百姓”。
温家宝将薄的下台视为一个关键的能够进一步推动改革的机会,但党内的权力争夺和政治斗争使他举步维艰。温转向普通中国公众,部分原因是因为党早失去政治话语的垄断权并且自其内部进行改革的道路已被阻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温引导公众去施压一项欠缺公正体系的制度,而这一体制正是他毕生为之奋斗但最终却无所适从的政党所造成的。
(英文原文载美国《外交政策》)
《纵览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