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张三一言: 民主是“谁选” 不是“选谁”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27

张三一言: 民主是“谁选” 不是“选谁”

转发此新闻:


民主制度就是权由民生的制度,就是民选权力执行人的制度。如何理解的“民选”?不少中国人把“民选”理解为“选谁”;即是错误地界定民主就是“选谁”。民主的正确含意应该是“谁选”。本文就这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
“如果中国当下一人一票竞选,薄熙来必赢。”
“文革时如果一人一票竞选,毛泽东必赢。”
“如果今天朝鲜实行一人一票竞选,金二世必赢得以100%。”
诸如以上评论民主句子,我们耳熟能详。说这些话的,有民主的悲观者,有民主怀异论者,更多的是民主反对者。
[]基本概念
“如果中国当下一人一票竞选,薄熙来必赢。”说诸如此类话的人,对民主作了如下理解:民主意义是“选谁”。民主目的是选出好人,所以选出好人就是民主,选出平常人或坏人就不是民主。
既然民主目的是选出好人,然而专制或极权也会指定、培养好人接班,所以民主、专制、极权制度并无优劣之分,是同等好坏的制度。把专制极权拔高到与民主同高同大平起平坐地位,为专制极权统治找出理论根据;把民主贬低到与专制极权同等水平,给无需民主提供歪理。
把判定是否民主的准则界定为“选谁”,是错误理论。民主是个人的权利,是行使个人权力的权利。我说的是“个人”,不是众人,不是人民,更不是民族或国家。别人、众人、人民、民族、国家要选谁是他或他们的权利,我要选谁,说得具体或极端一点就是我要选流氓阿飞强盗、要选毛泽东、要选塔利班、要选金二世、要选牛头角村的顺嫂、要选马英九、要选克林顿、要选奥巴马…是我个人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
只可选好人不准选坏人的选举肯定是假民主;选出好人的就是民主,选出坏人的就不是民
主,是傻人的民主。
[]不变的观点
“如果中国当下一人一票竞选,薄熙来必赢”观点,有一个预设的前提:人的思想是不变的。1951年中国大陆人选毛的思想,60年后,到2011年人们还是照旧不变选毛或其继承人。
60年一贯不变或许有可能,如果毛及其党、继承人在民主制度及民主选举制约和压力下,像日本自民党那样顺民意执政的话,执政六十年既可能,也不会有甚么大问题。其次,更大可能是,毛及其党、继承者在民选中败给其它民主党派;日本自民党最终也得成为在野党。
人心、民意会随时代而变,民主制度为因应民之变成为权力之变提供可行程序,而且是和平转变的程序。
[]民主选出坏人带来的危害
民主可能选出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金二世;民主不是充满危机和大冒险了吗?
是的。有可能要冒出现危机的风险。但是,民主还是比专制极权危机和风险少得多。理由如下。
其一,事实上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金二世、本拉登…都不是民主选举上台的,都是用专制极权方法上枱的;希魔是用武力胁迫下操纵民主选举选出来的;要在今天选出希魔式人物上台执政,机会微乎其微。
民主只是理论上“可能”选出魔鬼,事实上并非如此;专制极权不仅是理论上“可能”选出魔鬼,事实上也是如此。事实是专制极权出魔鬼比比皆是,民主选出魔鬼当政者凤毛麟角;专制出魔鬼与民主选魔鬼应是一万比一。民主与专制极权谁优谁劣,定论昭然若揭。
从这个角度看,民主又是选出好人的制度,也是选掉坏人的制度。
其二,但是,人们总不能保证民主不会选出魔鬼,怎么办?
办法有二。
一是民选者都受民监督。即使选出了魔鬼,也没有由专制极权所出的魔鬼为害大。因为凡民选者都受民监督,在选民监督下,魔鬼为害能量和后果都会受到很大限制。
二是,作恶时间不会长,到期就有可能佊选下台;所以,可避免长期为害的风险,危害不会很大。专制极权出的魔鬼不受人民监督、作恶没有限期,所以,作恶能量极大,危害极大,而且无了期。
民主社会不会出现三面红旗大跃进大饥荒、不会出现文化大革命、不会出现讯息封锁、不会剥夺言论自由…而这一切都在垬的极权社会出现。民主与专制极权谁优谁劣,定论昭然若揭。
其三,民主社会无需垬式维稳;不会产生“上访民族”,不会出现群体事件,也没有必要围观;民主社会没有人钻进外国驻本地使馆、领馆要求保命;民主社会公民不会用脚投票到专制极权社会里去;民主社会官员、富人不会把钱保存在专制极权社会的银行里以求保险…有的全是反向事实!民主与专制极权谁优谁劣,定论昭然若揭。
还可以一大串地举证下去,但是这里可以举三反万了。
[]不能你按你意愿选就是民主,别人按别人意愿选就不是民主
再举实例谈谈民主是“谁选”,不是“选谁”。人们最常举的是阿拉伯世界出现选出原教旨上台的事实说明民主之害。
我想说的是:只要是由一人一票自由、有竞争的选举,他阿拉伯世界出现选出原教旨领袖上台,和你美国人选出华盛顿、奥巴马上台是等价的,都是货真价实的民主。至于原教旨反人类文明、危害世界、与时代潮流对抗,那是价值观问题,是国际间意识型态斗争问题,是国与国之间的斗争问题;而民主是国内问题。
原教旨妇女没有投票权,不平等;原教旨没有言论自由;是反人类价值的民主,是反自由的民主,是反平等的民主,是反人权的民主,是充满负面价值的民主。那是不平等不自由等等问题,我们应该反对它;但是不能因此否定别人也是民主──只能说别人的民主是残缺的民主,我们可以反对民主中的残缺部分,不应该反对民主本身。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民主是自由载体,没有民主自由就难保障;这是普遍现象。但是,民主不是自由的专用载体,民主也可能是反自由的载体,民主也可以保护反自由的意识型态;虽则这只是极少数。
明智者应该反对原教旨反自由反平等反普适价值反人权,不是反对他们选出他们想选的原教旨领袖的民主选举;不是反对某些阿拉伯原教旨民主。我们应该关注的是“谁选”,既然是由这个地区、国家的人民一人一票自由选出的,就应该承认它是民主。
常识是,民主不是完美无缺的政治制度,民主是有缺陷的政治制度,民主是可以被操纵利用的政治制度;只是,在目前它的缺陷和被操纵利用的可能性比任何其它政治制度都小和少,所以民主是目前所有政治制度中最不坏的制度。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