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章天亮:拿下周永康 胡温当前唯一一步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27

章天亮:拿下周永康 胡温当前唯一一步棋

转发此新闻:

近来大陆学者和一些文化人士对拿下血债派的薄熙来感到又惊心又庆幸。他们认为,胡温倒薄没让中国走向极左,是真正的“天佑中国”。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教授章天亮博士提醒这些学者不要高兴太早,什么才是真正的护佑中国,能不能跳出共产党的原教主这个圈子就极其重要,但当前胡温唯一的一步棋就是先拿下血债派另一重量级人物周永康。 
《联合报》的文章表示,胡温倒薄是一个精心的布局。文章说,许多大陆自由派的知识分子都非常担心。不仅是几个极左派网站、知识分子如孔庆东等,被薄熙来所收拢,帮〝重庆模式〞树碑立传、摇旗呐喊,更让人担心的是,他们从律师李庄事件里,看见知识分子的无力与无奈。 
知名的几个文化人私下议论着:如果薄熙来真的在十八大后,进入权力核心,成为政治局常委,就得准备流亡了。 
现在倒薄成功,学者们认为,中国避免走向了极左路线,保佑了中国。 
章天亮表示,胡温没有走上极左的路,当然是一个庆幸的事情,但是在关键问题就在于,如果胡温不能抛弃共产党的话,他对极左势力的清算就有一定的限度。 
“比如真正薄熙来的总后台像周永康这样的,就没办法去动,所以他们觉得好像把一个薄熙来搞定之后的话,好像极左的势力就被清除了一样,其实不是这样的。” 
章天亮明确指出,要对整个极左思潮的进行清算。共产党真正建立意识形态的基础,其实就是极左那一套, 
他说:“一方面的话是对人的清算,像薄熙来、周永康,另外一方面还有一个意识形态的清算,其实所谓的极左,它是共产主义、共产党的原教主。薄熙来所谓在重庆搞唱红打黑,大家说是搞极左,其实不是,它搞的就是共产党的那一套,它所谓的唱红就跟共产党搞的文化宣传,它这种每天歌颂共产党,什么报喜不报忧,它都是共产党的这一套宣传的方式。” 
章天亮分析,薄熙来所谓的打黑,“就是把有钱的人那些钱都抢过来,然后给有钱的人安上一个罪名--黑社会,把人抓起来,甚至给你枪毙掉了。” 
他认为,这样跟共产党当年夺取政权之后搞的公私合营,镇压资本家、镇压反革命,把当时城市和农村有钱的人都抓起来杀掉,这个做法是一模一样的。 
章天亮说:“其实薄熙来搞的那套东西,是真正的共产党的东西,薄熙来他所做的那一套,它不是把自己叫做薄泽东,它搞的那一套就是毛泽东的那一套,那个是共产党原教的东西,所以其实把薄熙来抓起来,但是要不清算毛泽东或者整个共产党这个意识形态的话,其实抓不抓薄熙来都一样,今天抓了薄熙来明天还会出另外一个人,也会做这样的事情。” 
“抓了一个薄熙来的话远远不够的”,章天亮强调:“要从意识形态上把共产党原教的意识形态都去清算!” 
章天亮建议胡温,先把周永康抓起来再说,“抓了周永康才有后面。” 
他说:不管胡温要做什么,现在不管谁给胡温出什么样的主意,说你这么做的话是对中国有好处的,或者那么做是对整个民族都有好处,这都不行,现在太早了说这个问题。” 
章天亮再次强调,现在对胡温来说的话,有一个必走的规定动作,是必做的一个动作,就是不管你想做什么,都得先把周永康拉下来,现在这个是一个关键问题。 

------------------------------
章天亮:关于周永康的最离谱故事


今日看到台湾联合报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胡温铲薄,精心布局”,里面编造了一个迄今为止关于周永康的最离谱的故事——所有周永康力挺薄熙来的做法,都是周永康奉了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命令后故意所为,为的是安抚薄熙来,免得他在重庆举旗造反,分裂中央。
只有周永康亲自去重庆安抚薄,薄才敢到北京开会,胡温才有了轻松逮捕薄的机会。 
文章还说:“签署此次逮捕行动,是政治局常委胡锦涛、习近平与周永康,执行者是周永康。逮捕薄熙来夫妇后,再召集政治局常委会议,周永康把收集好的资料证据,放在其他政治局常委面前,处理方案已经做出,请所有常委一起签字。事后证明,从头至尾,周永康是中央指定的重庆重案中央领导小组组长,辖下是国安部归他指挥。他所有行动,都来自中共中央胡、习的授意。” 
那么我们不禁要提出下列问题: 
第一、既然周永康是主要执行人,在“倒薄”事件上不遗余力,从程序上,王立军应该一开始就向他自己的顶头上司周永康汇报薄的罪证,为什么王立军不找周,而要跑到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呢? 
第二、不仅是从公事公办的角度王应该找周,从私人关系上来看,王和周关系也非同一般。周永康曾任盘锦市委副书记和市长,而王立军曾经在盘锦打黑。当地的黑社会遭扫荡后向后台周永康求救,于是周永康把王立军召到北京。
王放过周的马仔,周给王提供升迁机会,从此二人开始勾结。周永康是20033月到北京任公安部长的,盘锦的打黑也随之结束。王立军在20035月升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一直干到了20086月。 
博讯爆料说:王立军去重庆实际上是周永康推荐给薄熙来的。这条消息的可信之处在于,从王立军的简历来看,他在去重庆之前,并未在大连和沈阳工作过,也就是薄并未做过王的顶头上司。
而薄熙来要王立军去重庆做的事,却是枉法清洗重庆官场,必须交给心腹之人去办。既然薄与王未在一起共事,那么就必须是一个对薄和王都很了解、薄又非常信任的人推荐,薄才能接受王。看来看去,政治局常委这一级也只有周永康符合条件了。 
王和周有这么深厚的交情和渊源,他却不向周去汇报,到底王害怕什么? 
第三、在同一篇新闻中,作者又说“刚刚把王立军移送到北京后,薄熙来就想求见周永康,要北上见面说明。但周永康拒绝了”。这句话疑点重重。
薄熙来为什么要求见周永康说明情况?重庆市是直辖市,属于中央政府管辖,从政务系统来看,薄熙来的顶头上司是温家宝;从党务体系来看,薄熙来是政治局委员,辖区发生大事,他应该向总书记胡锦涛说明情况。
周永康既不负责政府工作,在常委中又不分管重庆市委,薄找周说明什么情况?说明王立军的情况?王立军已经被国安带走,由胡锦涛审问,王的情况他自己就说了,用不着薄熙来去找周永康。 
第四、如果周是为了把薄熙来诱至北京逮捕,那么周当时为什么拒绝了薄熙来要来北京的请求?如果说当时是因为对王立军的调查没有结束,逮捕薄熙来的条件不成熟,那么两会召开的时候,时机总算成熟了吧(否则贺国强三月四日就不会在去重庆代表团驻地时大谈天气,暗示薄会出事了),周永康为什么三月八日还要去重庆团对薄熙来大加表扬? 
第五、报道暗示,处理薄,是胡、习、周三人的决定。那么温家宝呢?这个“倒薄”最坚决的人,为何在报道中只字不提? 
有关周永康,有太多他和薄熙来勾结谋反的消息,譬如《纽约时报》报道的周是唯一一个反对调查和处理薄的人;周和胡温为争夺“政变”的重要知情人徐明,319日晚动用武警和中纪委对抗抢人;《朝日新闻》、美联社、《金融时报》、《每日电讯报》等都有关于周遭到调查的消息。 
《联合报》的这篇报道实在太过离谱,以至于违背了基本事实和逻辑。或许不是记者傻到这个程度,调查出这么个荒谬的结果,而是中央有人给记者放料,而记者不假思索就吃下去了(也许还有其它记者不便于说的原因)。 
但是从报道内容来看,周永康已经竭力在撇清自己,放弃“保薄”的努力了。外传周永康“检讨过关”。
我看周永康检讨大概是做了,否则现在不会一再示弱,包括散布这样的假消息,但“过关”则绝没有。如果周已过关,可熬到十八大退休的话,就不需要这种荒谬的消息来支撑自己了。 
应该这么说,周为自保而放假消息放得越多,就说明他的地位越不稳。而胡、温应该把这些消息拿给薄熙来看看,听听薄熙来会说些什么。也许薄就会吐露更多周不可告人的阴谋和秘密。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