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元翰: 汪洋---胡锦涛多年 力战薄周江之先锋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2-04-09

李元翰: 汪洋---胡锦涛多年 力战薄周江之先锋


概要:重庆前公安局长王立军逃亡美国领事馆避难的国际丑闻,宣告薄熙来文革式“唱红打黑”运动彻底失败,决定了薄熙来“重庆模式”与汪洋“广东模式”长期争斗的胜负。而薄熙来作为江泽民、周永康的马前卒,掀起“唱红打黑”矛头直接针对的正是汪洋。
汪洋何以成为江派仅次于胡锦涛最恨之人?作为胡的安徽同乡、团派嫡系,汪洋一直是胡力战江派的主将先锋,他不仅为胡清洗了大批政法系周永康人马、江派广东帮贪腐高官,并把肃贪之火延烧周永康,而且在广东发起“解放思想”,挑战江的政治命根子“三个代表”,试图把广东建成胡的“科学发展观”实验基地。
汪洋由此成为胡团派继李克强之后推出的第二号总书记人选,他在广东率先进行了行政体制改革试点,树立乌坎选举样板,受到中央保守派阻力,汪洋喊出了要为政改“杀出一条血路”、“向党和政府开刀”等。
直到王立军丑闻爆发,过去力挺薄的江系人马才纷纷倒戈,他们有的被一些媒体高调炒作、甚至被渲染成倒薄周的主要功臣,而薄“唱红打黑”矛头直指的主角,与薄熙来、周永康、江泽民力战多年的汪洋,却反遭媒体边缘化。有分析指出,胡主将先锋汪洋未受到公正对待,对阻碍拘捕周永康产生了重大影响。
汪洋发起“解放思想”挑战江“三个代表”
在中共十七大,江泽民、曾庆红以“一下三上”为交易,迫使胡锦涛接受了江的“大内总管”曾庆红退出政治局常委,习近平、贺国强、周永康三人进入常委会,并以习近平取代李克强作为下届总书记候选人。江系在常委会占绝对优势,让胡温继续处于“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被动局面。
十七大后2007年底,胡调派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汪洋,出任广东省委书记。在胡的授意下,汪洋一到广东就发起新一波“解放思想”,吹响了胡江斗法的号角,用当时广东省委的说法:在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方面为全国探路,做出示范。
33岁就出任安徽铜陵市长的汪洋,1991年曾在铜陵发起“思想解放”,引起全国重视,并获得邓小平的赞许。1992年初,邓南巡视察安徽合肥,特地接见了这位“娃娃市长”,认为他是个人才。第二年,38岁的汪洋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副省长。
中共最高领导人向来以树立某种理论来标榜领袖地位,在“邓小平理论”之后,江泽民于2000年提出“三个代表”,十六大写入党章,2004年写入宪法;胡锦涛于2003年提出“科学发展观”,十七大写入党章。
胡试图以汪洋在广东发起“解放思想”,抬高他的“科学发展观”,摆脱江的“三个代表”的桎梏和阴影。胡的“科学发展观”本身就是针对江的“三个代表”而提出的,指责江泽民片面强调GDP高增长的不可持续发展路线,造成了中国巨大的环境灾难、严重的通货膨胀、贪污腐败和贫富差距。
《中国事务》主编伍凡指出,胡锦涛企图依靠汪洋来提出一个“腾笼换鸟”的经济政策,代替现有的高能耗、高投资、低效率、以出口为主的,而牺牲环保、牺牲工农利益的经济模式,让广东成为实现他的“科学发展观”的基地。这成为后来“广东模式”的一部分。
20071228日,新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广州日报》发表文章《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努力争当实践科学发展观的排头兵》。《南方日报》围绕汪洋的文章,专门组织了系列“解放思想讨论”。
江泽民对汪洋“解放思想”中暗藏的政治杀机,十分恼怒。2008初,江泽民借到深圳避寒为名,质问汪洋“解放思想”解放的是谁的思想?是不是要从“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中解放出来?!
汪洋由此成为江派仅次于胡最恨之人。江泽民、周永康向接替汪洋任重庆市委书记的薄熙来交底,薄随即从2008年开始发动“唱红打黑”运动,清洗汪洋提拔的重庆旧部,收罗整汪洋的黑材料,进而提出“重庆模式”,向汪洋的“广东模式”叫板,真正的意图则是挑战胡锦涛的权威,进军中南海。
薄熙来掀起“唱红打黑”矛头直指汪洋
薄熙来20086月从辽宁调来王立军担任重庆市公安局长,将“打黑”作为首要任务,有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支持,薄、王肆无忌惮。据《新华网》报导,王立军上任后,到089月底仅在两个多月内,重庆警方就称破获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9512人,重庆的看守所几乎爆满。
20098月,与汪洋走得近的重庆市司法局长文强被薄、王密令逮捕。薄、王成立了329个专案组,抓捕了包括亿万富翁黎强、龚刚模在内的近600个“黑社会”,其中许多是民营企业老板,没收其资产上千亿,制造了成百上千冤案,到2010年底已判处死刑57人,13人已被执行死刑,包括文强等人。
被处决的樊奇杭等许多人都遭刑讯逼供。为龚刚模案辩护的北京律师李庄,遭重庆法院以伪造证据罪判刑一年半,被称为“中国第一案”,引起法律界对重庆未审先判、践踏法律、法治严重倒退的忧愤。而李庄律师证实,龚刚模确向他述说被吊打了88夜,大小便失禁,还被裸体吊打。
《博讯网》消息指出,薄熙来打掉的所谓“黑社会”几乎都是前任重庆市委书记汪洋与贺国强时期提拔的干部,他们的家属找到汪洋与贺国强哭诉,连血书都呈上了,酷刑逼供,血迹斑斑。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非常气愤,于是在“广东模式”上与重庆较劲。
江系在政治局的势力指责重庆黑社会是在汪洋主政时期坐大,而胡锦涛采用围魏救赵的策略,揪住中纪委书记贺国强不放,称重庆黑社会的兴起,始于十年前贺国强主政重庆时期,并把责任推向考核重用贺国强的江系前中组部长曾庆红。
原香港《文汇报》东北办事处主任姜维平200910月撰文指出,这次薄熙来打黑声势浩大,想以江泽民为靠山,爬上高位,并用文强等人坦白的更高层次官员的问题,摆平胡锦涛、贺国强对他和妻子谷开来贪腐受贿的调查,阻断汪洋等团派的上升趋势。胸有成竹的胡温则静观其变,以兵制动。
2009年“十一”刚过,胡锦涛派出曾查处陈良宇有功的中纪委副书记刘峰岩,带领中央第三巡视组赴重庆督查。薄熙来随后在1030日改口称:打黑除恶不是重庆的发明创造,是在中央的统一部署下进行的。他并称赞汪洋等先后四位重庆书记,打黑除恶力度大。
2012/04/07/20120407234901746.jpg
汪洋、薄熙来在今年两会上交错。
胡推举汪洋上位汪与薄唱反调
作为力战江派的先锋,汪洋的沉浮直接关系到胡锦涛团派的盛衰,胡一面派大员督查重庆,一面部署舆论为汪洋造势。2009年底,新华社旗下《财经国家周刊》创刊号发表长篇文章《汪洋粤政》,人民日报社旗下《大地周刊》同时发表题为《“少帅”汪洋》的文章。
此时,汪洋已为胡清洗了大批江派政法系、广东帮贪腐高官,包括公安部长助理、经侦局长郑少东、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前广东省公安厅长陈绍基、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兼北京直属总队总队长项怀珠、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影等周永康人马,并把肃贪之火烧向政法委头目周永康。
《大地周刊》的文章说:“政情人士分析,汪洋曾历任安徽省副省长、国家计委副主任、国务院副秘书长、重庆市委书记、广东省委书记,在地方打滚过,也在中央历练过,既有鲜明的团系色彩,又是难得的财经好手,前途无可限量,未来当有想象空间。”
姜维平20101月撰文指出:薄熙来内斗失败,重庆打黑倍受指责,中央高层已达成共识,转向力挺汪洋,故舆论高调肯定广东;为防止薄熙来兵变,胡温先把武警总队政委易人,近日又任名王廷彦为重庆公安局副局长,等等。
香港《动向》杂志20104月号来发表题为《汪洋势头压住薄熙来》的文章说,来自北京高层的可靠消息表明:李克强已经放弃了总书记职务的竞争,转而提前进入总理角色,汪洋成为团派推出的第二号总书记人选。汪洋被宣传成邓改革开放政策的实践者,牢牢地靠住了邓钦点胡的法统体系。
2010年下半年到2011年上半年,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李长春、习近平、贺国强、吴邦国、贾庆林先后到重庆视察,高度评价肯定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只有胡、温、李克强一直不表态,胡江派系争斗再度处于胶着状态。而当时力挺薄的江系人马,有的后来被一些媒体渲染成倒薄周的主要功臣。
20116月,薄熙来率领千人“红歌团”到北京演出,结果中南海领导人全部缺席,薄精心策划的“逼宫”宣告失败。汪洋626日表示:“增强忧患意识比歌颂辉煌更重要”,直接针对薄“唱红”提出批评。
随后,胡锦涛在“七一”中共党庆90周年讲话中,特别提到了两个《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指出应对曾经犯过的文革和左倾错误“牢牢记取”教训,被认为是对薄“唱红打黑”正式定性。胡下半年开始部署整治薄熙来的一系列计划,汪洋同时加紧了对薄的舆论攻势。
汪洋向薄“重庆模式”叫板胡力挺汪洋
薄熙来“唱红打黑”遭到胡温派系抵制,薄另起炉灶,搞出了“共同富裕12条”等新举措。《广州日报》报导,汪洋109日强调:“不能用运动式的方式解决民生问题”,外界议论汪暗讽薄熙来的“重庆模式”。
汪洋掌控的广东媒体一直是对抗薄“唱红打黑”、“重庆模式”、揭露江系的喉舌。汪洋在10月的内部会议上布置暂停新闻管制禁令,《南方都市报》1115日发表文章首次赞扬胡耀邦、赵紫阳的改革功绩。
111718日,把薄熙来捧为“薄泽东”的“毛左”们,在山西、河北公开焚烧南方报业的报刊,大骂南方报刊是“汉奸报系”、“受美国操控”、“铲除卖国贼”等等,与北大“五毛教授”孔庆东挑动汪洋整顿南方报刊相呼应。
《南方周末》2009年发表文章《解读重庆模式》说:政府主导的城市基础设施投资,让重庆经济长期严重依赖投资,尤其是政府投资,投资占GDP的比重达到六七成,本地产出却严重不足。在民营企业之间流传的说法是:“国企把肉都吃了,我们只能喝汤。”
“蛋糕论”成为薄“重庆模式”与汪“广东模式”多次论战的焦点。薄熙来提出,重庆这几年的思路是先将“蛋糕分好再做大”。汪洋则强调要注重民生问题,提出“要做大蛋糕仍然是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就是说分蛋糕不是重点工作,做蛋糕是重点”。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痛批薄熙来“蛋糕论”说:“没有财富的生产,哪来财富的分配。”他指出,重庆大力发展国有企业,国进民退,恰好是降低生产效率的一种方式。
新华社记者周方抨击“重庆模式”是“劫富、共贫、假大空”,他披露薄熙来提出建设“五个重庆”为名,到处“借、骗”,导致重庆市政府总债务已高达5000亿元,更严重的是公检法系统被彻底搞乱。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何兵估算,薄熙来“唱红打黑”花了2700亿。
胡锦涛近两年内三次视察广东,力挺汪洋和“广东模式”。王立军丑闻事发后,薄熙来在今年两会上,回答记者提问为何胡还没有去过重庆时表示:“相信胡锦涛最终会去重庆视察的”。薄“逼宫”几天后,温家宝在记者会上批评重庆市委市政府,薄随后被早已部署周密的胡拘捕。
薄熙来、周永康被曝贪腐达几十亿,结党凌驾法律长期与汪洋交战,挑战胡锦涛权威,已经彻底落败,军方力挺胡使江系大势已去,江系人马纷纷倒戈自保。汪洋力战多年的周永康,成为胡锦涛下一个拉下马的目标。